劳伦斯•萨默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萨默斯:对中美关系的四个观察

萨默斯:美国应更谨慎地制定对华政策,否则美国就可能生活在他对自己的预言里,而离对话交流的道路越来越远。
2019年3月27日

一场衰退或许正在酝酿

萨默斯: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已出现倒挂,中美实际经济指标都令人担忧,当前实行过度紧缩的政策比挥霍要危险。
2019年1月9日

美中大较量:美国应见好就收

萨默斯:美国可以逞一时威风,但在一个全球化的经济中,它无法阻止中国崛起。应趁中国还愿意议和时见好就收。
2018年12月5日

理性看待美联储的独立性

萨默斯:美联储过快加息的风险已经不容小视。虽然应该尊重美联储的独立性,但它也有必要与民选政府相配合。
2018年11月7日

一次横穿美国的旅程

萨默斯:我开始比过去更深刻地理解到,在与土地的联系更为紧密的小地方,那些祖祖辈辈过着同样生活的人们是什么样的。
2018年10月22日

取消季报无法阻止企业短视

萨默斯:“短视的市场迫使企业放弃极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这个命题逻辑不通,也得不到证据支持。
2018年10月9日

特朗普为美国经济表现抢功过猛

萨默斯:美国经济表现不错,特朗普把功劳全揽在自己头上,但认真分析一下,我们才发现,实际情况并不尽然。
2018年8月17日

就业保障在美国可行吗?

萨默斯:如果美国能够以显著增加就业的方式来保障就业,那将是件好事。但我们必须仔细考察就业保障的可行性。
2018年7月19日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毫无战略性

萨默斯: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违背了所有战略准则,他做到了美国的对手未能做到的事:让全世界团结起来反对美国。
2018年6月6日

特朗普的贸易威胁可信吗?

萨默斯:随着中美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日益上升,双方你威胁我,我反制你,市场动荡,经济逻辑和真相似乎首先牺牲。
2018年4月10日

美元汇率向美国经济发出警示

萨默斯:过去一年中诸多因素本应推高美元,但美元依旧疲弱。除了经济基本面因素外,这也反映出市场对美国政策的担忧。
2018年3月6日

“接棒”耶伦,鲍威尔接过了什么样的经济命题?

萨默斯:耶伦的成功,取决于她意识到美国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变化,并不再遵循传统模型。新任美联储主席的挑战在于,如何维持增长与稳定的平衡。
2018年2月6日

美联储下任主席将面临更大挑战

萨默斯:耶伦的主席任期明年2月结束后,新主席将面临经济、金融和政治上的挑战,需要创造性、非正统的应对办法。
2017年8月18日

特朗普大讲西方文明的虚伪

萨默斯:从特朗普在波兰的演讲中可以了解他的世界观。他将自己的外交政策根植于西方价值观,非常虚伪。
2017年7月17日

特朗普G20峰会表现令人担忧

萨默斯:特朗普在峰会期间的言行令美国盟友不安,并证实了一些人的担忧,他们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是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
2017年7月11日

质疑耶伦和美联储的五个理由

萨默斯:美联储“基于菲利普斯曲线抢先狙击通胀”的策略存在问题。更佳选择是“看到通胀的确凿证据再开枪”。
2017年6月19日

中美最新贸易协议将让谁获益?

萨默斯:这项贸易协议“空有其表”,一个致力于帮助美国劳动者的严肃政府可能不会接受这项协议,也肯定不会炒作它。
2017年5月26日

特朗普预算案中的初级错误

萨默斯:特朗普预算看上去存在一个初级逻辑错误,这似乎是我追踪总统预算案近四十年以来发现的最糟糕的错误。
2017年5月25日

美中应尽早开启战略性经济对话

萨默斯:有关中美关系,很多美国人所忧虑的问题要么没有根据、要么并不重要,中国带来的真正经济挑战,还远未得到应有关注。
2017年4月11日

对机器人征税不合逻辑

萨默斯:我通常认同比尔•盖茨在公共政策问题上的看法,但他最近提出的对机器人征税的构想严重离谱。
2017年3月16日

期待商界领袖向特朗普讲真话

萨默斯:今天见面时,他们会对特朗普拆欧洲一体化墙角、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中国、阻止穆斯林入境表达担忧吗?
2017年2月3日

幻灭达沃斯

萨默斯: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美国商界领袖们迎合特朗普政府的错误政策方向,让我感到担忧和失望。
2017年1月23日

别对特朗普上台后的政策太乐观

萨默斯:特朗普执政的政治基础非常薄弱,他不太可能有能力兑现选举承诺,且很可能在国际舞台上采取冒险行动。
2017年1月18日

特朗普税改有利于富人

萨默斯:特朗普的税改将有利于收入最高的1%人群,导致联邦债务爆炸性升高,对刺激增长却几乎毫无作用。
2016年12月8日

特朗普的经济计划真会造福劳动阶级?

萨默斯:打着造福劳动阶级旗号的经济计划,短期内往往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中长期却会带来灾难性打击。
2016年11月16日

美国亟需加大基础设施投资

萨默斯:不管大选结果如何,美国总统和美国国会应该在2017年春季出台一项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
2016年9月21日

美联储政策信号令人失望

萨默斯:我对美联储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度研讨会曾经寄予厚望,但这次会议未能认真考虑重大政策改变。
2016年9月1日

美国必须出台新增长政策

萨默斯:国家收入流向富人和穷人的比例固定不变,这在美国本是“不证自明的事实”,但如今一切都已改变。
2016年8月11日

世界需要负责任的民族主义

萨默斯:英国退欧和特朗普赢得共和党初选,这两件事说明,条件反射式的国际主义需让位给负责任的民族主义。
2016年7月18日

特朗普当选将威胁美国和世界经济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预计美国18个月内将陷入旷日持久的衰退,受到损害的将远不止美国,全球经济也将势必受到严重影响。
2016年6月7日

如何应对下一场衰退?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历史证据表明,美国有超过一半的几率在未来三年正式陷入衰退。当下一场经济衰退来临时,美联储很可能不会有太大降息空间。经济学家需要重新评估自以为已经了解的宏观经济政策,并开发新方法来思考波动和通胀。
2016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