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第二次特金会与“顽固性牛皮癣”

薛力:长远来看,第二次特金会不过是千回百转的“弃核进程”中形式大于实质的一场政治秀而已,不可寄望过高。
20小时前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3天前

当心中国在贸易谈判中的“红线”

米强:特朗普政府认为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在中国看来是主权权利,这些权利对过去四十年中国取得的经济奇迹至关重要。
3天前

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对内,修复人心,修复社会,改变“强权力,弱市场,无社会”的结构;对外,与美日等国合作,遵从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4天前

“头腾大战”的新药方

许可:头腾大战中不管微信如何强大,它都不能、也没有阻止消费者对多闪或抖音的访问:只要有浏览器,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键入网址进入或下载。
4天前

麦克法夸尔:文革起源的探索者

许成钢:文革结束40年了,但学界的研究仍然是肤浅和有局限的。在有限的研究成果中,麦克法夸尔的贡献不可磨灭。
4天前

我的新年期许:缩小对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吴思:2012年之后,中国社会对改革与自由的认知持续向上,实际感受却总体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缩小知行剪刀差,回归改革开放。
5天前

全面封杀中国科技企业毫无意义

汉尼根: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从未发现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通过华为进行恶意网络活动。一项基于企业国别的全面安全禁令毫无意义。
5天前

怀念我的导师麦克法夸尔先生

欧阳斌:2010年我负笈哈佛,当时麦克法夸尔是我的学术导师。收到通知,便应立即与导师约见。第一次见面,不免紧张。
5天前

美方谈判声明逻辑:何为“结构性”问题?

邵宇、陈达飞:所谓的“结构”,相对于宏观总量而言,可能体现在结果上,如贸易结构的失衡;也可能体现在程序上,如歧视性规则、不公平竞争的政策。
5天前

央行何时开启降息窗口?

刘利刚:人民币及资本管制将使中国获得更高货币政策独立性。除非PPI通缩且经济放缓超预期,否则央行不会将稳健货币政策态势改为宽松。
5天前

社保不是税

盛洪:用收税的形式征收社保资金,不管叫什么,实际上是增加了一种“税”,因为由国家“强制性征收”的就是税。
5天前

特朗普的谈判策略与美中经贸谈判前景

邓聿文:特朗普既要显示自己讲信誉,又要避免谈判破裂影响总统选情,美中贸易谈判延期的可能性很大。
5天前

美中冲突似曾相识

福鲁哈尔:美中冲突与上一轮全球化浪潮中的英德冲突很相似,后者不仅引发了战争,还导致全球贸易和金融资产的长年衰退。
6天前

从“自然利率”到“实际利率”

韦森:货币理论是经济学中最艰深部分,货币制度也是市场经济运行轴心;要“实际利率”围绕“自然利率”制定政策,对中国来说还很遥远。
2019年2月11日

中国经济遭遇下行压力的根源

刘海影:中国经济遭遇下行压力的根本原因不是产能过剩,不是债务过高,不是房地产独大,而在于中国急剧恶化的投资回报率。
2019年2月2日

“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包天民访谈

薛力: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包天民表示“一带一路”的总体方案很好,但存在着接受国能力不足等问题。
2019年2月2日

粤港澳大湾区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有何挑战?

鉴于科技创新能力是国际核心竞争力的基石,因此是否能够成功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是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建设成败的一大关键。
2019年2月2日

中国货币政策新取向:跃过“负债”端

周浩:中国货币政策已经出现了新的取向:央行更多考虑对银行资产端进行定向支持,如果见效,信用宽松将成为本轮货币政策宽松的最显著特征。
2019年2月2日

对杜克大学的意见,不能停在邮件本身

Angelina Xu:美国高校学术和生活的文化包容与多样性所存在的问题,远比那封“肇事邮件”要令人担忧的多。
2019年2月1日

中国商业地产投资前景

中国人口增长高峰期已过,相比住宅,商业地产市场化程度更高,这意味着一二线城市优质商业地产具备较高投资价值,中长期也不存在绝对供应过剩问题。
2019年2月1日

“科创板”应避免创业板和中小板的悲剧

苏培科:高层应深度思考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构架和各板块的差异,避免同质化,尤其不要把科创板搞成上交所与深交所抢生意的工具。
2019年2月1日

中国特色的中产阶层与消费降级

高利民、聂日明:中国的中产阶层大多数是社会流动的结果,家庭的历史财富积累较少,大多要靠后天努力完成阶层流动。
2019年2月1日

2018:教育类公共事件评点

李继威:由于缺乏人文关怀,在教育的过程中,受教育者的权利和自由没有得到保障;从教育的结果看,我们也没有培养出在社会生活中尊重他人和秩序的个体。
2019年1月31日

WTO前总干事拉米:中国不能只做国际贸易的“索取者”

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未来经济增长仍然需要依赖出口,依赖全球自由贸易的大环境。中国有责任、也有义务维护全球贸易开放、公平的基础。
2019年1月30日

与FT共进下午茶:郝景芳

《北京折叠》的作者希望,北京能够允许人口更自由进出。通过控制供给强迫人们离开北京,不现实也不正确。
2017年4月10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