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刺激计划何时会变得过度?

埃里安:货币政策顺利向财政政策交班,否则金融不稳定随时可能破坏经济福祉。
1天前

拜登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是一项有风险的实验

沃尔夫:疫情与金融危机或战争不同。如果美国财政刺激方案的规模最终比现在提议的小一些,或许不是件坏事。
1天前

展望2021:如何设定经济目标

李永宁、温建东:建议“十四五”前几年中央政府不设置具体经济增长目标,而将供给侧结构改革目标量化,地方政府则应明确设置经济增长目标。
2天前

钻石式典藏、过度投资和楼市泡沫

胡月晓:楼市“房住不炒”长效机制要见效,重心在“住”,而不是“不炒”,根源在于破除闲置。如楼市全面真实居住,房价再高也无泡沫。
2天前

疫情遗留问题呼唤福利制度改革

新冠肺炎可能使无数人受到长期症状的困扰。从根本上改革社会支持体系,保障患有长期疾病的人稳定就业,从长远来看是划算的。
3天前

混改后的海航为什么依然难逃破产命运?

郑志刚:通过对海航混改案例的教训总结,我们发现,国企混改走出“海航式困境”的关键是通过引入民资背景的战投,形成制衡的股权结构。
3天前

为什么曾经辉煌的大国逐渐落后于人?

沃尔夫:近年来英国生产率增长几乎停滞不前,一个直接原因就是较低的投资水平。当一个国家失去创新力时,它就会开始陷入停滞。
3天前

房地产究竟怎样影响城市消费?

王丹:疫情后中国城市房价出现了更显著的分化,小城市低迷的房地产市场是拖累当地消费的重要因素。
3天前

2020年国家经济实力盘点告诉我们什么?

各国不应因这次排名而过于沾沾自喜或沮丧,无论如何,适应力强的政府和经济体将会获得成功。
5天前

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真的来了吗?

最近的大宗市场牛市是由多种力量推动的,但其中大多在本质上是暂时的,不足以推动超级周期的出现。
6天前

为什么经济学家总是制定错误的政策?

斯蒂芬斯:一直守护“财政审慎”原则的IMF,现在却在警告各国政府不要削减开支。经济学本质上是一门基于信仰的学科。
6天前

Lex专栏:沃尔玛涨薪如九牛一毛

沃尔玛将42.5万名员工的平均最低工资提高至每小时至少15美元,但批评人士仍不会满意。
6天前

全球化2.0:全球连通的新规则

邰蒂:新冠时期互联网流量飙升,全球各地的连通性似乎更高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共情和理解也在加强。
6天前

逆势之下,中国FDI何以跃居世界第一?

沈建光:中美贸易摩擦引发的高关税与不确定性,特朗普对华打压也层层加码,中国FDI表现却一枝独秀,外资流入不降反升,有何原因?
2021年2月18日

美国政治泡沫与疫情下,中企对美直接投资应开辟新机会

王英良:政治泡沫使美国政策会出现明显的摇摆周期,疫情又使得中美在直接投资领域更加具有对接空间。中国企业可以抓住这一历史性机遇。
2021年2月18日

疫情过后有多少人能继续远程工作?

丁格尔、奈曼:因疫情而流行起来的远程工作给企业和员工都带来很多好处,但如何使之成为新冠大流行的永久遗产?
2021年2月17日

大自然的恩惠应该成为一个资产类别

保尔森:我们可以用市场的力量来保护环境,像对待传统商品和服务一样珍视自然,将有助于我们避免下一场灾难。
2021年2月17日

比特币兴起反映出美国的衰落

福鲁哈尔: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货币人气上升,也许是一个新世界秩序的早期信号,美国和美元将在这个新秩序中扮演不太重要的角色。
2021年2月16日

让全世界都能接种上疫苗

沃尔夫:与为疫情付出的成本相比,为使所有人都能打上疫苗所需花费的资金是微不足道的。这也是彻底结束疫情的唯一方法。
2021年2月10日

“新三期叠加”挑战下,中国如何做?

梁国勇:面临发展阶段跨越期、经贸摩擦高发期和疫情冲击恢复期的“新三期叠加”,经济又到十字路口;经济发展模式对内须提高灵活性,对外须提高兼容性。
2021年2月10日

平台经济反垄断立法,如何遏制资本无序扩张?

陈建奇:平台经济特殊性决定了资本扩张的重要作用,但资本介入如能促进其健康快速发展,为什么要去管制呢?应以个性化约束性机制为抓手。
2021年2月10日

财富税是富国需要的经济缓冲

邦德:许多西方国家政府正在依靠央行的印钞机为自己融资,这不可能无限期持续下去。对富人开征财富税是明显的解决方案。
2021年2月9日

货币政策:“模糊”与“清晰”

周浩:在“不急转弯”背景下,市场似乎失去了明确的研究锚,有人把目光放在“不急”上,也有人关注“转弯”,市场的解读越来越“模糊”。
2021年2月9日

5G频谱拍卖方式危及美国数字未来

施密特:美国最近的频谱拍卖筹集到创纪录的810亿美元,这被欢呼为5G的一个胜利。实际上,这是美国及其盟国难以承受的数字挫折。
2021年2月9日

疫情叠加“春运”,是否会影响经济复苏?

邓宇:局部疫情难以扰动经济复苏的整体趋势,更难言“二次冲击”;政策转向过程中须研判信息不对称,而保持政策预期传导的精准性和政策协调性变得更加迫切。
2021年2月8日

K型增长与O型投资

程实:新冠疫情的综合效应将进一步强化K型增长的基础,进而引致O型投资的延续,唯有新冠疫情的根本性控制,才能带来KO结构的趋势性逆转。
2021年2月7日

GDP仍是衡量社会进步的良好标准

贾尔斯:且不说我们不可能找到一个完美的衡量标准,许多人批评GDP作为衡量标准不完美的证据也不堪一击。
2021年2月5日

散户抱团与监管应对(下)

夏春:无论结局如何,近期的事件都将写入华尔街历史,而事件之所以令世人瞩目,自然离不开当下全球紧张的政经环境和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
2021年2月3日

为什么市场低估了中国2020年的增长?

王丹:中国2020年的经济复苏似乎在指向新的产能扩张周期的开始,但要维持住这种增长势头仍需完成向消费型国家的转变。
2021年2月3日

展望2021:货币政策应避免急转弯

张明:从三驾马车来看,去年中国经济复苏有不均衡性,今年出口与房地产投资增速或难以继续改善。六大因素导致政策应避免急转弯。
2021年2月2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