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保罗•沃尔克留给我们的遗产

沃尔夫:除了低通胀和杰出的公共服务记录外,这位前美联储主席还证明了拥有独立的央行和一流技术官僚的益处。
3天前

以历史视野看中美贸易战

梁国勇:“第一阶段协议”能否尽快签署,进而阻止关税升级非常关键。否则,仅仅一份“停火协定”,贸易谈判的前景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3天前

投资者应关注东欧与高加索地区

查克拉巴蒂:与欧盟建立合作关系的“东部伙伴关系”六国近年取得了重大进展,是值得值得关注的投资对象。
4天前

WTO改革2019新进展(下篇)

卢锋:随着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成员发展,WTO成员收入水平差距初步减少;这些变化既是WTO部分促成的结果,又反转对WTO提出改革要求。
4天前

中国经济2020:下滑时代罗曼史

徐瑾: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5天前

解振华和他留下的气候外交资产

中外对话: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交棒之际,李婧勾勒了这位《巴黎协定》缔造者之一的气候外交足迹。
5天前

格力股改:走完国企改制的“最后一公里”

郑志刚:格力股改围绕国企改制如何走完“最后一公里”,以及如何设计股权结构加强公司控制等,突破了以往固有的模式,开展了积极和有益的探索。
2019年12月6日

企业无法独自应对气候变化

波尔曼:各国政府应该利用监管和财政杠杆,激励企业迅速行动。明确减排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可信计划,是一个开始。
2019年12月5日

2020年:中国经济需要“保6”吗?

沈建光:明年不应“保6”,原因在于中国已经采取刺激措施,但效果不佳;外部环境仍存较大不确定性;过去强刺激措施留下诸多后遗症。
2019年12月5日

美中“脱钩”已成现实

福鲁哈尔:在国家资本主义盛行的当今世界,美国需要一套更连贯的国家经济战略,这正在成为一种共识。问题是如何形成和贯彻这种战略。
2019年12月4日

2020年全球展望:“收官年”与“大选年”

周茂华:2020年全球经济逆风不减,中、美分别面临“收官年”与“大选年”考验,主要经济体政策如何应对,经济走势如何及其对市场的影响?
2019年12月4日

气候变化是否即将无可挽回?

阿胡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为兑现2015年《巴黎协定》承诺所做的努力“完全不够”。
2019年12月4日

负利率究竟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现阶段负利率主要存在于欧洲和日本,而且负的幅度有限,但负利率对于普通老百姓和经济的影响,远远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
2019年12月4日

中国智库酝酿一带一路低碳化政策框架

中国能否利用其对外援助资金撬动亚洲邻国向低碳能源转型?气候能源专家正就此出谋划策。
2019年12月3日

WTO改革2019新进展(上篇)

卢锋:去年各方注重讨论WTO改革原则,今年议题更为具体。美国率先出牌,中国系统表态,发展中国家频频发声。
2019年12月3日

桥水基金达利欧:为何我不看空中国?

刘裘蒂:达利欧认为中国的成就反映了其值得尊重的文化和模式,中美应该相互学习、合作和竞争,而不是互相撕裂。
2019年11月29日

欧元区不应自满

明肖:意大利和法国的右翼政客不再威胁退出欧元。我们应该松口气吗?关键在于你如何定义欧元区面临的威胁。
2019年11月27日

“金砖”问世十八年再访金砖之父

静楠:在过去十八年间,奥尼尔不断更新他对“金砖”的看法,正值“金砖”概念诞生十八周年,“金砖” 是否褪色? “金砖”体系是否成熟了?
2019年11月27日

亚洲可持续投资蓬勃发展

陈敏兰:亚洲转向可持续投资最初是自上而下的推动。如今随着私人和机构投资者寻求更佳的ESG信息披露和实践,一种自下而上的机制正迅速发展。
2019年11月27日

复杂国际形势下企业如何开辟新蓝海?

苗绿:推进全球化进程,使各国在合作中共克时艰,共享发展机遇,需要进一步凝聚各界力量,发挥国际多边主义优势。
2019年11月26日

谷歌智慧城市:反乌托邦噩梦还是未来城市典范?

邰蒂:如果获得批准,谷歌的Sidewalk将在加拿大多伦多创建西方最先进的“智慧城市”之一。
2019年11月26日

蚂蚁森林何以成功?

王晨:获得联合国最高环境荣誉的“蚂蚁森林”为什么能够在中国获得成功?又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2019年11月26日

金融市场对去全球化有免疫力?

普伦德:到目前为止,金融似乎相对未受到美中贸易紧张的波及,也未受到“去全球化”的影响。跨境“套利交易”是原因之一,但也潜藏巨大风险。
2019年11月22日

为什么阻止创意流动是徒劳的?

沃尔夫:中国不会接受永远处于劣等地位。我们应该希望勤奋的中国人民借鉴和发展我们的创意。进步就是这么来的。
2019年11月21日

中国入世后的巨大收获

中国在“入世”近20年里发展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并由此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但中国在贸易上可能正迎来见顶时刻。
2019年11月21日

世行营商环境报告可能已被部分中国人误解

朱长征:没有重视法治指标、没有容纳更多评判内容,这不是说世行营商环境报告不好,而是说不能只看这一份。解决中国营商环境问题,需要其它行动。
2019年11月21日

陈启宗:中美角力下的两岸三地

刘裘蒂:陈启宗认为从大变局的角度来说,贸易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科技和资本市场的竞争才是大变局的重点。
2019年11月21日

中国央行降息有何新特点

沈建光:中国本轮降息已经开始。中国央行为何在此时降息?本轮降息与以往又有何不同?中国货币政策框架的演进,意味着什么?
2019年11月20日

中国平安的“象群效应”(上):深圳森林

一篇关于深圳“失速”的文章引发广泛争论,人们关注深圳,某种程度上也希望从这里找到中国经济通向持久繁荣的钥匙。
2019年11月18日

中国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沈建光:在经济下行态势仍未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中国央行无疑面临抉择。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是“保增长”还是“防通胀”?
2019年11月6日

不必担忧日本爆发债务危机

哈丁:20年来对日本“财政末日”的警告不绝于耳,但债务危机从未爆发,反而是对危机的不合理担忧导致了政策错误。
2017年9月14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