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凯恩斯在1919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政治家关心政治得失,外交官争论礼节,经济学家着眼全局和未来设计政策方案。当凯恩斯的“伟大方案”无疾而终,就有了《和平的经济后果》。
2014年7月21日

中国不应让银行获得新资本

财经分析师张化桥:抑制中国信贷泡沫的唯一现实途径,就是不让银行获得新资本。我有三条建议:第一,禁止银行融资;二,不鼓励银行发行优先股;三,强令银行把大多数净利润用于派息。
2014年7月14日

信任是欧元区最稀缺资产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有关欧元区财政规则的分歧并非不可妥协。若想在经济稳健和政治可持续之间找到平衡,最重要的是建立信任。
2014年7月14日

中国宏调:刀刃上的平衡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对李克强海外演讲的解读,折射了中国目前宏调政策兼顾避免刺激和稳定增长目标的两难处境,其直接原因是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目前所处微妙形势所致,深层根源则是经济正经历调整早先失衡问题的阶段性特点使然。
2014年7月11日

国际清算银行的警钟敲错了吗?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国际清算银行正确指出了货币政策蕴含的诸多风险。但认为面对着由资产负债表杠杆过高引发的危机,最佳对策是撤回对需求的支持,乃至直接进入通缩,这种观点似乎太奇怪了。
2014年7月11日

中国汇改下一步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者张斌: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宽幅波动的汇率形成机制,能最大程度地落实此前提出的汇率改革目标。不仅能更多发挥市场供求力量,而且能起到优化经济结构、为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以及诸多金融市场化改革松绑的目的。
2014年2月11日

世界经济与四强分立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邹至庄:中美经济力量到2020年将会相等,世界上将会出现四强对立,这对全球经济的发展趋势有何影响?
2014年7月22日

把握人民币国际化良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金融危机与量化宽松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讨论的导火索,人民币海外欢迎程度超出预期,2020年有望步入国际储备货币行列。
2014年7月21日

中国影子银行风险被高估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黃育川:中国影子银行真正高风险的部分占GDP比重并不高,只有在这些资产表现异常糟糕,政府又管理不力的情况下,才会对银行体系构成威胁。
2014年7月21日

欧盟需要资本市场联盟

《去留抉择》作者狄克逊:欧洲领导人应将建立资本市场联盟作为他们的优先政策目标,这不仅有助于为增进就业以及促进经济增长提供资金,还能把英国留在欧盟以内。
2014年7月21日

张维迎林毅夫在争论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张林之争与其说是学术之争,不如说是观念之争。公共议题更重要的是常识维度,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中国情景下该如何解读,值得思考。
2014年7月18日

金砖国家“平行金融体系”三大隐忧

中国农业银行研究员王静文: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是金砖五国经济金融合作的阶段性成果,仍面临着巨大不确定性,未来的理性选择是什么?
2014年7月17日

金砖银行面临投资回报考验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金砖银行目前的民主治理结构可能对投资回报造成挑战。金砖国家之间需要展开更为深入合作,从低效的基础设施投资带动的经济增长中再行获取回报。
2014年7月17日

哈耶克与凯恩斯的论战(二)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哈耶克与凯恩斯的第一次会面是在1928年伦敦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会议主题是“商业周期”。一见面,这两位高个子经济学家之间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辩。
2014年7月17日

德国能否留住黄金时刻?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无论是在绿茵场还是其他政治经济领域,德国无疑都处在黄金时刻。但也有足够的理由担心,德国赖以成功的许多优势将随着时间推移而消失。
2014年7月17日

企业家将决定中国增长潜力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来自于如何挖掘中国国内市场,而核心问题是,开发国内市场靠政府刺激内需完全是误导,甚至根本是错误的,开发市场要靠企业家。
2014年7月16日

利率市场化为外资银行带来机遇

安永主管合伙人蔡鉴昌:外资银行在中国发展并不顺利,十年市场份额仅增0.32%。但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也许能为外资银行带来稳定的盈利引擎和弹性商业模式。
2014年7月16日

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探因

中国社科院张斌:目前中国经济主要面对三重压力,外部经济环境的周期性变化、收入增加所导致的国际竞争力下降以及经济刺激政策的后遗症影响。
2014年7月16日

如何让全球经济“脱碳”?

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萨克斯:“深度脱碳道路项目”旨在寻找基于低碳能源的经济发展之路。这将需要全球紧密合作,而且还要在明年的气候变化大会上拿出设计新颖的气候协议。
2014年7月16日

对纪念杨小凯的感想

华裔经济学家黄有光:杨小凯的贡献很大,但还没有获得学界足够的承认与发扬。林毅夫与张维迎关于市场与政府的论争,显然存在意识形态的因素。
2014年7月15日

中国财税体制改革应以史为鉴

FT中文网撰稿人叶檀、马贤明:中国历史上几次著名财政改革均难逃失败,具有约束力的公共财政制度、法治税收意识如天方夜谭。今天的改革不应成为历史“变法”的延续,而需要根本制度的转型。
2014年7月15日

别了,全球化3.0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金融危机本质是贸易和金融债务的失衡。全球从近代到现在经历过三次重大失衡,中国必须为即将到来的全球化4.0时代未雨绸缪。
2014年7月15日

应对气候变化美国举足轻重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最近出炉的《总统气候行动计划》和《风险下的商业》如果能带来改变,我们逃离危险的几率就会上升一点点。
2014年7月14日

低波动性不一定是坏消息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对金融市场来说,低波动性应使我们感到紧张,因其可能滋生风险;而在实体经济领域,低波动性则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是实实在在的好消息。
2014年7月14日

为什么中国需要绿色商业?

“中外对话”总编辑希尔顿:无论是在国外的中国企业,还是在中国的外国企业,都必须展示出它们在资源限制内经营的能力,以减少其造成的环境损害。
2014年7月11日

法国缺乏挑战美元的道德权威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埃森格林:法国财长萨潘呼吁使用欧元和“新兴国家的主要货币”,以对美元地位进行“再平衡”,但法国巴黎银行严重违反国际准则,让法国失去了道德权威。
2014年7月11日

“机制”比“对话”更重要

旅美时评人龚小夏:经常听到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无成效”、“浪费”的批评,但两国各级官员若能因此建立起私交,对促进双边关系的发展恐怕作用更大。
2014年7月10日

中国杠杆风险加大

Orient Capital Research董事总经理科利尔:中国过去一直对经济中的杠杆持相对谨慎的态度。但近来这种谨慎有所减退,这有可能把中国引入危险境地。
2014年7月10日

中国反危机的经验与决策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潘英丽:中国面临金融危机的潜在威胁,如何既控制系统金融风险又有效促进经济转型,已成为本届政府面临的重大挑战。
2014年7月9日

杨小凯:经济学家抑或思想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今天是杨小凯逝世十周年。作为思想者的杨小凯与作为经济学家的杨小凯,学术与思想如何取舍定位?“中国向何处去”的追问,仍在追求共识之中。
2014年7月7日

“私营企业主的黄金都是黑的”?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改革阻力重重,在目前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中,不改变“相互伤害”的政商关系,则无法解决未来二三十年中国的经营大环境问题。
2013年11月11日
|‹上一页‹‹24925025125225325425525625725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