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5:中国将轻改革重增长

《中国投资参考》研究总监哈尔平:疼痛是2014年中国经济的一部分,很大程度上这是改革导向的政策造成的。我们认为,2015年,中国政府很可能会先稳定增长,后推动改革,经济增长不会偏离7%的年度目标太远。
2014年12月31日

全球经济将加剧“分化”

安联集团埃利安:随着发达世界内部在经济和政策上的差异化日益加剧,新兴经济体间的差距也将逐渐拉大。中韩等国如能推进各自的结构性改革,将进一步提高其全球经济地位;在另一端,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则将面对衰退、通胀和金融不稳定的多重威胁。
2014年12月29日

迎接“新的”新兴市场

瑞银财富管理首席投资官马里斯卡尔:新兴市场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愿意为更好的教育、医疗、住房和基础设施付费。这些“公共”行业代表着发展中世界最具活力的领域,堪称“新的”新兴市场。
2014年12月26日

不应高估欧元区通缩风险

德意志银行哈菲兹:历史数据并未给出通胀优于通缩的证据,欧洲在通缩期的产出增长高于通胀期。通过激进货币刺激来避免通缩是没有必要的。
2015年1月9日

污染付出高代价的时代已经到来

《中外对话》:江苏污染企业被判天价赔偿,显示在中国环境污染须付出高代价的新常态已经启幕。新环保法具有可执行的强制条款,让相关企业不得不提高警惕。
2015年1月9日

警惕世界经济的通缩威胁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如今几乎全球都处在需求不足的困境之中,这将导致通胀速度减缓。若无强有力的政策出台,世界经济可能滑向难以消除的通缩和长期的低收益率状态。
2015年1月8日

2015:中国与全球化展望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企业国际化、人才国际化和家庭的国际化流动,将使中国进一步融入国际社会;也使世界经济更多的得益于来自中国的增长动力。
2015年1月8日

宽松货币救不了中国经济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甘洁:我们对两千多家中国企业的调查显示,目前问题不是融资难,而是需求弱。中国政府应该明白这一点,只是经济之差迫使它重走宽松之路。
2015年1月7日

中国经济超美的意义

美国普林斯顿教授邹至庄:中国经济已是世界双强之一,中美两国虽不会发动武力战争,但在经济上是对立的,各自通过经济力量辅助和影响后发展的国家。
2015年1月7日

改革中国的二元金融体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宁:中国市场参与者对风险存在扭曲的判断;理顺中国经济金融体系中的隐性担保及其蕴藏的重大风险,应成为今年改革的重中之重。
2015年1月7日

委内瑞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

加拉加斯资本市场管理合伙人达伦:委内瑞拉能否撑过2015年将几乎完全取决于原油价格。这个世界上原油储量最大的国家有可能因油价继续大跌而债务违约。
2015年1月7日

泡沫经济下中国金融改革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陶然:经济出现泡沫是金融改革滞后的后果,但在泡沫形成且经济已下行的时点,过快推进金融改革、特别是全面利率市场化,其潜在风险也不容忽视。
2015年1月6日

中国创新到底怎么样?

苏州大学董洁林:论文和专利常被当作“科技创新”的指标,但也有短处。判断中国是否进入“创新型经济”,用载入史册的科技创新来衡量或更具有历史理性。
2015年1月6日

美国经济复苏的“坏消息”

FT专栏作家卢斯:美国的经济体系仍有办法创造增长,但增长的收益几乎会被顶层独吞。2015年将是美国十年来最好的年头,但大多数美国人却无缘从中受益。
2015年1月6日

金融制裁是一种信用透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由于对美国金融制裁的担忧,多国开始尝试以欧元,甚至新兴市场货币结算,减少依赖。金融制裁是用得很爽,不过,该剁手的时候还是剁手吧。
2015年1月5日

中国经济如何延续高增速?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卢锋:中国仍具备高储蓄率与较高投资回报率。若能把海量储蓄转为高效资本、激活企业创新能力并推动产业结构进步,中国经济仍有望维持高增速。
2015年1月4日

中国增长不再依赖货币贬值

FT首席金融记者桑晓霓:投资机构都在预测人民币存在走弱压力,但考虑到中国正在推动经济转型、建设更健康的国内市场,其经济对廉价货币的依赖将越来越小。
2015年1月4日

2015:中国四条投资主线

摩根大通朱海斌:预计中国政府将在2015年下调经济增长目标,并将继续推动经济改革,但全球经济的变化将给人民币汇率政策带来新的难题。
2014年12月31日

世界能源业的“帝国之战”

FT专栏作家卡拉夫:国际石油市场上的争夺命系中东未来,作为欧佩克首领,沙特正在主导这场战争。但与美国页岩油的对抗无疑会旷日持久,“能源之王”的意志与智慧均面临考验。
2014年12月31日

“一带一路”折射的中国外交风险

中国社科院薛力:“一带一路”是中国从地区大国转变为世界大国的尝试。在无更好选择的情况下,只能努力推进,但应避免成为“沿线国发改委+财政部”。
2014年12月30日

中国国企改革的轨迹与正途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陶然:若混合所有制改革仅在垄断国企的非关键业务引入少数私有股权,就难以达到打破垄断、增加竞争的目的,更无法带动产业升级与经济增长。
2014年12月30日

辞雄心虚的普京

加拿大议员弗里兰:普京的民族主义言论掩盖了俄罗斯的深层次脆弱,他的裙带资本主义让少数窃国者致富,这些人在遭遇危机时却一窝蜂抛售卢布,加剧了国家困境。
2014年12月30日

新兴市场国家需要各自“突围”

FT国际经济编辑贝蒂:支撑大宗商品热潮和廉价信贷的支柱正在坍塌,新兴市场作为一个整体的安逸日子已经结束,各个国家应专注本国的经济基本面,建立各自声誉。
2014年12月30日

混合所有制改革须谨防侵犯产权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核心是产权改革,但如今中国实行混合所有制需要谨慎,更应防止以国有化为名侵犯产权的违宪行为。
2014年12月30日

中国金融改革将在谨慎中推进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2015年将是中国金融改革的推进落实年,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中国的金融改革将会谨慎前行,但也蕴含着一些发展亮点。
2014年12月29日

外企要面对中国反垄断“新常态”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利普斯基:今年中国的反垄断行动让外企认清:中国并非国际实践的严格遵循者,其执法机构复杂却总能找到合理理由,外企需要找到相适应的法律对策。
2014年12月29日

普京唯一的武器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让尼:普京只剩下资本管制这一个选择了。这一招对俄罗斯会不会奏效?有可能,但必须配合相应的政策调整,从根本上解决导致危机的问题。
2014年12月26日

警惕中国通缩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经济顾问乔治•玛格纳斯:中国通缩将给世界经济带来通缩压力。中国进口需求下降和人民币贬值,也会对其他国家产生深远影响。
2014年12月26日

中国农业须增强适应气候变化能力

中外对话:中国农业的特性决定了它在面对气候变化时的脆弱性,中国应该积极主动地适应气候变化,避免延误适应最佳时机而支付过高的代价。
2014年12月26日

大学生就业难与中国劳动力变局

瑞银中国证券研究主管侯延琨:随着老龄人口增长,年轻劳动力以更快的速度萎缩。大学生就业难揭示劳动力市场近年巨变,不能小视其背后的巨大社会问题。
2014年12月22日
|‹上一页‹‹25725825926026126226326426526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