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IMF应欢迎人民币登上世界舞台

IMF中国部前负责人普拉萨德:正式认可人民币崛起,对IMF而言十分重要。由于迟迟没有改革、也未给予新兴经济体应得的投票权,IMF的合法性已遭质疑。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可推动中国及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应当受到欢迎。
2015年6月17日

亚投行:双赢的中国-欧盟关系

史志钦、齐思源:虽然美国不欢迎欧盟国家加入亚投行,但这并不会导致欧洲牺牲其在亚洲的核心经济利益。亚投行将会成为中欧双赢的合作机会。
2015年6月17日

外资离场之忧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小彩: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当下,中国或面临外汇资产流动性和货币错配的挑战。外资希望在人民币贬值前撤离,现在是“候鸟”飞走的时候吗?
2015年6月16日

气候变化:人类应为“不确定性”而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迄今为止,所有气候会议几乎都是“一个白痴讲故事,充满喧嚣与愤怒,却什么也说明不了”。有什么能真正改变人类的轨迹?答案只能是技术。
2015年6月15日

奥巴马应向马云学习

FT专栏作家邰蒂:就所展现出来的乐观情绪而言,马云比许多现代美国领导人更像美国人。如果奥巴马想在未来说服选民相信贸易的益处,他可以从三个方面向马云学习。
2015年6月15日

中国乐见股市泡沫?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泡沫常常是经济艰难转型的副产品。中国如今需要从投资转向消费。此前投资繁荣产生了一批亏损国企,而泡沫化估值可以降低资本重组的难度和成本。
2015年6月11日

印度城市化为何输给中国?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黃育川:印度调整GDP计算方式后,一些人宣称,印度可能已经取代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但若想像中国那样取得持续成功,印度需要反思:印度城市化进程为何无法与中国相提并论。
2015年6月10日

美国抵制亚投行是战略性错误

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奥巴马政府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反应消极,这是一个战略性错误。虽然中国一些举措可能带来不稳定,但亚投行的倡议本应受到欢迎。
2015年6月9日

金融世界过度膨胀的先兆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企业跨越了一座里程碑:美国国内并购交易价值在今年5月达到2430亿美元,创下单月最高纪录,但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对此的解读并不一致。
2015年6月9日

“中等收入陷阱”并不存在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朱天:中等收入只是一个经济发展阶段,而非增长陷阱。今后15年,中国的最大挑战不是如何跨越这个阶段,而是建立一个廉洁、民主和法治的社会。
2015年6月5日

中国股市狂欢到何时?

FT亚洲版主编皮林:现在的中国颇有世纪末的意味,增长迅速放缓,但股市似乎有些不理性地高歌猛进。中国当局陷入了困境。它们愈是让市场力量来决定,经济就愈加放缓,从而迫使它们采取“粉饰和延期”的管理措施。
2015年6月5日

新兴市场外汇储备的下降趋势

惠誉全球主权评级主管麦克名:部分数据显示,新兴市场外汇储备仍在下降,而且依然是普遍下降。预计,中国和俄罗斯下降趋势很快发生改变的可能性不大。
2015年6月5日

未来伟大的城市仍将在西方

FT专栏作家库柏:芝加哥全球性城市论坛与会者称,未来全球性城市的特点是又富裕又充满乐趣。而今后几十年,大多数伟大城市都将位于西方。
2015年6月5日

泡沫有什么不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宁:泡沫,是金融市场最难判断的事物之一。预测泡沫何时破灭,不仅会让国际著名金融学家做出误判,也常常令中央银行家们迷失方向。
2015年6月4日

希腊违约的后果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希腊处于违约边缘,但相关各方仍有可能避免灾难发生。一旦欧元被视为是可逆的,推动欧洲一体化的经济力量就会逆转。
2015年6月4日

金融过度发达不是好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金融过度发达将损害经济稳定和增长,扭曲收入分配,动摇人们对市场经济的信心,催生政坛腐败,最终导致几乎肯定无效的强化监管。
2015年6月3日

中国老龄化问题的解决之道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人口老龄化正在损害中国的经济增长。中国应考虑放弃计划生育政策,延迟退休,提高年轻人教育水平,加大研发支出。
2015年6月3日

牛市不需“国家战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A股走高导致国内外投资者的态度出现反差。A股低位反弹源自流动性宽松和改革预期,但面临较大风险时,政府与投资者应该防范股市风险与泡沫的积聚。
2015年6月17日

美国应换个角度审视TPP谈判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TPP谈判僵局,让美国在国际贸易的主导地位再受重挫。与其讨论TPP能否为未来贸易协定树立典范,不如想想在国际贸易格局发生巨变的今天,贸易协定该扮演什么角色。
2015年6月16日

“经济处方”难解决中国老龄化问题

FT中文网撰稿人聂方义:解决中国老龄化问题,需要首先改变凡事从党国角度寻求解决方案的思路,应从最根本的个人和家庭谈起,“经济处方”固然重要,却是片面的。
2015年6月15日

对企业家的盲目崇拜

FT撰稿人威尔克斯:据传小布什曾说,法语没有企业家一词。真遗憾,此说纯属虚构。说遗憾,是因为这段逸闻突显了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缺点。
2015年6月12日

生态城,成不成?

英国《独立报》前记者麦克贾克:新书《梦幻岛》通过解读上海东滩生态城的教训,探究其他大型生态城市项目的命运为何也会殊途同归。
2015年6月12日

汇丰归来:环球网络的本地麻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汇丰表示做“中国的国际银行”,业务重心重返亚洲,汇丰总部是否再度搬回香港?回顾历史与现实,汇丰应该重新思考,对自身最有利的资源在哪里。
2015年6月11日

不要走进通缩长夜

中国工银瑞信基金游凛峰、林念:当经济学家还在争论是收缩还是紧缩时,政策制定者已有行动,欧元区量宽如何评价? 在通缩背景下,未来中国央行全面量宽也不意外。
2015年6月11日

匈牙利U型大转变的启示

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匈牙利发生的事情不可掉以轻心,属于北约和欧盟一员的匈牙利,正在抛弃过去取得的巨大成就。地缘政治对于匈牙利有什么影响?对匈牙利的未来有何启示?
2015年6月10日

美国对华政策不应被媒体左右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波拉克:美中两国必须加强沟通,化解冲突。国家间的沟通应通过官方、非公开的渠道进行,而不应通过国际会议或媒体报导的渠道。
2015年6月9日

中国经济发展慢了吗?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GDP的增加源自劳力与资本增加及技术进步。中国经济速度到2013年为止没有减少,但当中美生产技术水平接近后,技术进步与国民所得增速将会降低。
2015年6月8日

与伯南克探讨美国危机之源

北京大学卢锋、张杰平:伯南克中国行不忘大萧条,本次金融危机根源何在,美国做错了什么?全面理解金融危机,不得不谈美国世纪初的激进宽松货币政策。
2015年6月4日

中国如何挑战“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东方证券邵宇:“中等收入陷阱”背后是传统增长模式枯竭与转型升级失败;跨越关键在于提高中国在全球产业链条上的定位,对内改革升级,对外优化贸易结构。
2015年6月3日

日本对外投资以抗衡亚投行?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黄日涵:日本首相安倍最近宣布了今后5年投资大约11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经济不景气的日本,这么做为了什么?
2015年6月2日

人民币国际化:不必太在意SDR

FT中文网撰稿人赵庆明:SDR曾被寄予厚望,人民币是否成功加入SDR,也被视为其国际化的重要条件。但SDR仅仅是符号,人民币国际化归根到底取决于内功。
2015年6月2日
|‹上一页‹‹27027127227327427527627727827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