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发展新潜力:缩小地区差异

汇丰高级经济顾问简世勋:在中国,贵州人均收入仅为天津的25%,中国地区之间的差异比发达经济体大得多。但这也意味着,只要拆除地区之间的人为边界,中国拥有比其他多数国家更快扩张的潜力。
2016年2月4日

熊彼特的中国药方

北溟: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核心可概括为“均衡的经济不发展,发展的经济不均衡”;借其理论视角,可以深刻地理解中国经济“行”和“不行”。
2016年2月4日

权利秩序:医疗领域的治道变革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医疗领域的治道变革是要把权力的秩序结构转变为权利的秩序结构,衍生出复杂的内生治理机制,让官僚无法干预,突显医生和经营者的作用。
2016年2月4日

如何应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周皓、张际:对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引起的恐慌,主流经济学家提出哪三种政策建议?各有什么后果?利率扭曲操作为何可行?
2016年2月3日

中国为何不应实行资本管制?

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日本呼吁中国实行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这再一次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多么奇怪的时代。但是,资本管制可以给中国一些喘息空间的观点是错误的。管制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2016年2月3日

互联网改善性别不平等?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互联网交易淡化了性别差异,也许有助于两性平等。但互联网经营因更为隐蔽,更可能违反劳工标准,也可能造成对劳动的滥用和对女性的压榨。
2016年2月3日

中国如何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经济学家王小鲁:中国收入差距过大的局面一直没有根本改变,出路只能是综合性改革、多方面的体制改革,而不是调一调薪酬、改一改个税的税率就能解决问题的。
2016年2月2日

全球经济寒冬后,暖春还会远吗?

工银国际研究部程实:2016年的第一个月,全球各地都感受到不同于以往的寒冷,金融市场也不例外,汇率波动剧烈,股市普遍大跌,大宗商品萎靡加剧。
2016年2月1日

世界应该“戒掉”货币刺激之瘾

前世行行长佐利克:世界需要摆脱对非常规货币政策的依赖,实现私营部门主导的增长。美联储加息犹如吹响了号角,中国市场遭受重创则是一记警钟。
2016年2月1日

用大数据解决人才发现问题

中国人才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任王通讯:过去发现人才,一要大师推荐,二要同行评价,三要实践检验,这些方法都有局限,今天要用大数据发现人才。
2016年1月29日

不应高估中国对国际市场影响

高盛私人财富管理部莫萨瓦尔-拉赫马尼:中国GDP增速下降1%,对美国GDP增长的影响仅为0.1%。但如果市场反应过度,这一影响就有可能扩大到0.47%。
2016年1月29日

中国公司债违约风险升高

FT新兴市场编辑金奇:如今,中国公司债务的违约风险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据预计,今年中国企业的债券违约案例将大幅增加。
2016年1月29日

亚投行环境标准存在制度性风险?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编辑刘琴:亚投行官网上的一个环保文件引发众多环保组织热议,他们呼吁亚投行能够以更加透明公正的态度展开新一轮磋商。
2016年1月29日

人民币贬值五大弊端

麦格理证券经济学家胡伟俊:中国目前应保持汇率稳定,每一个百分点贬值都伴随着亿万市值消失;央行能够以不贬值向市场传达决心,央行可信度是最有力的武器。
2016年1月28日

谨慎执行是金融改革成败关键

中金公司梁红:中国资本市场虽经历动荡,金融改革仍取得实质进展,人民币加入SDR是去年主线;金融改革从长远来看有利于经济发展,但短期内或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2016年1月27日

油价下跌对中国经济影响的另一面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这一轮油价大跌,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短期内会一次性地表现为贸易上的获益,但过度的下跌终将会影响到经济增长上。
2016年1月27日

一次意味深长的赎回举措

FT专栏作家邰蒂:一家中国企业日前悄然宣布提前赎回3.5亿美元的未偿美元票据。此举虽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却能揭示出全球资本流动方面的重大趋势。
2016年1月26日

中国经济新常态所需的企业家精神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新常态是要建立一个公共治理的权利秩序,来支撑市场秩序的常态化发展。为此企业家须关注治理秩序的扩展,以降低治理意义上的风险。
2016年1月26日

方星海说什么,不如港币重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比起官员清谈,市场已经释放了足够多信息。港币格局注定其对市场反应更为敏感,堪称矿井中的金丝雀,风吹草动也反映市场对人民币的担心。
2016年1月25日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因何受限?

埃坎诺皇家学院奥特罗-伊格莱西亚斯:“强大的国家拥有强大的货币”,中国当然配得上拥有强大的货币,但这需要付出代价。若中国希望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就必须从制度上转变政府角色,使其从金融体系的主角转变为主要监管者。
2016年1月25日

如何拯救人民币的“失血恐慌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用技术解决根本问题,向来是中国改革的首选。但技术与创新的背后应是市场与制度,缺少健全的市场机制,人民币的实力和信用就难以真正树立。
2016年1月25日

投资者要对今年全球金融市场保持警惕

安邦咨询:当前国际金融市场蕴藏着很大风险,美国、欧洲等主要经济体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对投资者而言,高度警惕风险、保持谨慎将是明智的策略。
2016年1月25日

印度首都“限号治霾”的争议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为应对空气污染,新德里力排众议试行了一项激进的交通管制措施——汽车单双号限行。有人质疑,此举逻辑上可行,但并没有显著减少雾霾。
2016年1月22日

船运业的全球化困局

FT专栏作家邰蒂:全球贸易增长曾比全球经济增长快出不少,但近年来已急剧放缓。这一现象背后的结构性转变,导致船运业陷入了困境。
2016年1月21日

资本管制可能卷土重来

FT专栏作家明肖:自撒切尔时代以来,资本自由流动成为现代全球资本主义的信条之一。但取消用于实施资本管制的政策工具是否导致了一系列金融危机?
2016年1月21日

中国需继续破除“公有制迷信”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当前中国面临的经济困难,病根子在于仍然没有突破对公有制的迷信。该公有的就公有,该私有的就私有,实事求是,才是正确的做法。
2016年1月20日

重新定义中国经济结构变动

北京大学教授张帆:中国长期发展依赖于结构更新,增长点需要通过与其他行业关联实现扩散。对产业结构升级途径和新增长点的寻找要基于中国特点。
2016年1月20日

切断ISIS的经济命脉

英国能源专家巴特勒:空袭改变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的游戏规则,使ISIS依靠石油获得收入的商业模式不再可行。但ISIS未被击溃,它仍构成严重威胁。
2016年1月19日

好莱坞与“中国钱”

裘伯纯: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将目光转向好莱坞。好莱坞对新晋金主一贯欢迎,但好的生意不等于好的投资机会,他们应谨慎,以免重蹈历史覆辙。
2016年1月19日

全球市场动荡传递了什么信息?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新兴市场已难再扮演世界经济引擎角色,不仅遭遇大规模资金外流,信贷泡沫也迅速破裂。作为新兴世界的最重要成员,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境并非技术官僚可以快速解决。陷入泥潭的世界经济,能否找到强有力的新需求引擎?
2016年1月14日

俄罗斯干预汇率失败对中国有何启示?

德国商业银行周浩:干预是央行面对汇率波动的本能选择,俄罗斯曾大幅干预汇率;市场最大启示是提高风险管理意识,干预并非长久之计,中国企业也要改变不愿管理汇率风险的习惯。
2016年1月29日
|‹上一页‹‹28428528628728828929029129229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