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方汇率操纵指控毫无根据

刘国强:美国政府使用“汇率操纵国”这一标签与基本经济情况背道而驰,并且无视国际共识。它还可能进一步影响人民币走势。
2019年8月15日

人类与AI融合无异于大脑自杀

施奈德:这样的愿景看似诱人,但如果用人工智能零件来替代大脑,总有一个时刻,你会相当于杀死了自己。
2019年8月15日

中美贸易战的四大关键问题

沈建光:中美贸易局势的最新演变说明,中美之间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经贸联系体现的越来越充分;美国内部也越加分化,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
2019年8月15日

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不保的风险

刘英:美联储由于受到政府干预和人事威胁,其货币政策独立性不保,这将给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巨大风险隐患。
2019年8月15日

中国央行会降息么?

周浩:中国央行是否降息,应考虑内外经济局势。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选择降息似乎是个可行选项,但降息可能代表着此前整体策略的变动。
2019年8月14日

贸易战数据戳破特朗普的大话

金奇:美中贸易战打了一年,从目前的结果来看,美国没有获胜。贸易战的作用看来还不像特朗普说的那么好。
2019年8月14日

家族企业扩张经营战略的风险管理

吴飞、张茜:家族企业管理通常追求的是,在规模不断壮大的同时,期望“基业长青”,但实际上这两个目标很难获得平衡。
2019年8月14日

智慧城市仍需以人为本

桑希尔:多伦多与巴塞罗那都有改变城市运转方式的雄心,但是却反映出关于智慧城市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构想。
2019年8月13日

市场不应对中美贸易僵局风险放松警惕

麦肯齐:货币宽松政策以及债券收益率的走低,不会改变美中贸易争端的态势,也难以阻止下一轮因贸易问题引发的市场动荡。
2019年8月13日

准备好迎接全球性低迷

福鲁哈尔:上周的市场波动表面上由美中贸易战再次升级引发,本质上却因当前所有指标显示全球性低迷早已开始。
2019年8月13日

印度富人不快乐

卡兹明:莫迪连任后,印度一些商界人士曾谨慎乐观地认为,总理将把注意力转向重振经济。但这一希望落空了。
2019年8月12日

无限增长只是个神话

斯米尔:摩尔定律只是特例,绝大多数有形事物不会以那么快的速度增长,其年增长率大多在1%至3%这个区间内。
2019年8月12日

欧元须准备迎接多重冲击

布恩:诞生20年来,欧元被证明具有韧性。未来几年将有进一步的考验,但也将是改进单一货币治理架构的契机。
2019年8月12日

投资者必须考虑通胀上升风险

雷德伍德:投资者需要自问,货币和财政刺激政策能否达到预期?宽松举措是否会用力过猛,从而改变发达国家多年来低通胀的局面?
2019年8月9日

人民币汇率破7,意味着什么?

伍治坚:人民币汇率是一个“重器”,需要慎用,若用人民币汇率应对中美贸易摩擦,肯定不是最佳策略,其示范作用甚于实际效果。
2019年8月7日

人民币破7的四大问题:下一步如何走

徐瑾:人民币破7,主动还是被动?贬值对抗关税,有用没用?人民币下一步如何?投资者如何应对?人民币决定因素,是中国的资产回报率。
2019年8月6日

人民币“黑天鹅”为何再飞起?

周浩:人民币破7,事实上打开了贬值空间,市场将出现更多的波动;剧烈波动并非常态,最终市场仍然会在一个新波动水平上寻找到均衡。
2019年8月6日

贸易战为美国制造业套上枷锁

格林:贸易摩擦不仅导致中国对美国商品的需求下降,还扰乱了美国制造商的供应链和库存管理。经营企业就像挂着重物参加铁人三项比赛。
2019年8月5日

海外资金为什么投资中国?

赵雪:贸易摩擦升温,引发外资撤离中国金融市场的担忧。只要大环境不发生显著改变,境内金融市场对外资的长期吸引力只会越来越大。
2019年8月5日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哈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2019年8月1日

从政治局会议看下半年政策走势

沈建光:扩内需稳外贸是“六稳”的重要抓手。制度性改革与扩大开放是下半年经济工作重点;这对短期有一些挑战,长期来看是重要的发展机遇。
2019年7月31日

贸易战如何推动全球政策调整?

戴维斯:人们原本以为,贸易战会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对美国和欧元区只会造成轻微和短暂的影响,然而结果可能正相反。
2019年7月30日

“中美脱钩“论折射了什么?

邢予青:无论是经济脱钩论还是技术脱钩论,根源是重商主义思维者的失落感;只要中国敞开大门,中美经济就无法脱钩。
2019年7月30日

从“斯普尼克时刻“到“华为时刻”,中国企业如何提升竞争力?

夏春:对于中国大部分中小企业来说,相比难以实现的科技创新和难以改变的制度因素,他们实施优质的管理实践“知易行易”。
2019年7月30日

中美货币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邹至庄:中美两国货币政策制定执行有何不同?关于制定货币政策的方法,经济学界有两派不同的意见。这两派被称为规律派与酌处权派。
2019年7月29日

两率并轨仍任重道远

胡月晓:只有统一的金融大市场,才能有完善的利率传导机制,才会有完善的利率体系。进而实施两率并轨,实现最终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
2019年7月29日

对鲍里斯•约翰逊首相任期的三个预测

斯蒂芬斯:英国正经历严重危机,退欧使联合王国本身的联盟处于险境。保守党却把蔑视真相、没有底线的约翰逊送入唐宁街10号。
2019年7月29日

让负利率变得可信

穆加达姆:即将离任的德拉吉能给拉加德留下的最好礼物,就是建立一个让负利率变得可信的机制。这意味着欧洲央行需要克服两个障碍。
2019年7月29日

长安十二时辰之外的安禄山

徐瑾:历史大剧中,看不见的趋势播种者往往更重要。随着安史之乱,盛世的五光十色,旦夕间犹如灯灭。真实的安禄山如何上位,其人如何?
2019年7月25日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中国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国

渥克:美国面对金融风险时所表现的无所顾忌,让中国非常担心。触发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引爆器,很可能就是美国满不在乎的态度。
2018年11月15日
|‹上一页‹‹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