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凯拉韦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黑莓断网之后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断网期间我是如此渴望收到邮件,而直到上周我才猛然发现自己渴望收到的不过是一堆废话,尤其是商务社交网站的提醒邮件。
2011年10月20日

董事会应该有根搅屎棍

FT专栏作家凯拉韦:每家公司的董事会里都该有一个烂人,他们不介意惹恼别人,完全不考虑人际关系,并且很乐意充当搅屎棍。
2011年10月19日

游泳不能超过老板?

我和我的老板上班之前都会先去游泳。他一直努力想超过我,但追不上我。等到公司之后,他就开始给我“穿小鞋”。难道我非得比他游得慢吗?
2011年10月9日

上司的上司找我谈话

知心凯拉韦:我们经理的上司约我面谈,想在做年终评估前听我谈谈我们经理的工作表现。他要求我开诚布公、畅所欲言。我该如何应对?——银行家,女。
2011年9月22日

泰迪熊在办公室的遭遇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在FT新闻晨会上,记者们走进会议室时,都狐疑地看了看我摆的那些泰迪熊,然后情愿坐得离主编近一点,也不肯挨着可爱的泰迪熊。
2011年9月20日

知心凯拉韦:职场亲礼

我喜欢自己的工作,但不喜欢亲同事,对于谁该在什么时候亲谁更是一头雾水。我该怎么办呢?
2011年9月8日

办公室里的年龄差距

专栏作家凯拉韦:两位学者研究发现,员工年龄差异较大的机构,不是令人愉快的工作场所。但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年龄差异,而在于情绪。
2011年8月29日

佩奇的空话套话

FT专栏作家凯拉韦:上周,谷歌CEO拉里•佩奇的一段话在全世界的报纸上不加批判地广泛转载,但没有一个人停下来琢磨一下,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2011年8月24日

我该回到原来的公司吗?

半年前,我跳槽到了一家业内顶尖公司,但新工作令我大失所望。我听说原来的老板想让我回去,我该回去吗?
2011年8月23日

全职妈妈的苦恼

提问凯拉韦:我怀了第三个孩子。上两次生完孩子,我都回去工作了,但这一次,我有点不想回去了。我担心的是,不工作会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公司律师,女。
2011年8月9日

边休假,边工作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向员工付薪水为的是取得成果,而不是要求他们坐在办公桌前。多休一些“工作假期”与取得大量的成功完全可以并行不悖。
2011年8月3日

全世界反PPT者联合起来!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PPT降低了讨论的质量,导致了糟糕的决策,对经济造成了损害。对这样一个无聊至极的软件,我们要与它对抗到底。
2011年7月21日

妻子临产,我还出差?

妻子即将临产,我却要陪老板去洛杉矶出差。我担心如果不去的话,会给人留下对工作不认真的印象。可妻子分娩时我不在,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
2011年7月16日

戒酒史写上简历

我想自己酗酒并戒酒的经历告诉未来的雇主,可是这些应该写在简历的什么地方呢?有没有办法让我既坦白过去,同时又能表明自己有光明的未来?——读者
2011年7月14日

不要成为邮件控

FT专栏作家凯拉韦:TED大会策展人安德森提出制定电子邮件宪章,这个设想从根上就是错误的。不应要求发信人自愿改变,而应把绝对否决权交到收信人手上。
2011年7月5日

大家都有“取悦病”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在高度竞争的现代企业界中,取悦他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时髦。除非我们都患上取悦病,否则办公室生活根本玩不转。
2011年6月28日

空洞的商务电邮声明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几乎每封商务电子邮件的结尾都附有难以执行的声明。实际上人们都都对这类声明熟视无睹。
2011年6月20日

办公室里觅幸福

《冲刺》一书认为通往幸福的真正道路正是工作。压力会让我们幸福,竞争是有益的,忘我地工作更能让人满足。
2011年6月16日

交通违章的CEO

我是一家上市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我们即将任命我的一个相识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但此人在超速驾驶后,让自己的妻子顶了包,我该任命他吗?
2011年6月15日

我可不愿顶替卡恩

FT专栏作家露西•凯拉韦:被邀请顶替卡恩这样的大人物,理应感到无上荣光。但事实上并没有。因为这感觉更像是个意外,而不是一种恭维。
2011年6月2日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