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则横议》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用结构性对等原则替代总体关税对抗

盛洪:减少中美间贸易差额的公平规则是中美间实行对等关税率和其它非关税安排,中国首先可以将关税率降到美国水平。
2019年5月29日

英国脱欧可否采取“特区制”?

盛洪:北爱尔兰暂不脱欧是较好的解决方案。当英国在脱欧进程中形成两个不同区域后,不同制度的优劣就会逐渐显现。
2019年4月29日

法治才是核心技术

盛洪:科技竞争最终是制度竞争,一个企业或国家最重要的是炼“内功”,即自身的制度环境和科研组织的建立和改进。
2019年3月29日

权力短暂,天道永恒

盛洪:法首先是天道之法,是自然法。天道之法基本上在成文《宪法》中体现,其核心部分就是对公民宪法权利的确定。
2019年3月11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温改革精神

梁治平:在我看来,改革精神就是确立尊重和保障个人权利的“公”,建立作为天下共信之物的“法”,和以还人民思想和实践自由为特征的“解放”。
2019年2月21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建“共和”信念

蒋豪:中国在名义和机构设置上,都是一个共和政体,但有多少人在真正践行共和理念?不置身公众事务,对不义之事漠然,那我们就不配称为共和国公民。
2019年2月20日

我的新年期许:回归古典文明

盛洪:古典文明原则是基础且普适的人间规则,是人类文明的底线,人类近世的许多灾难,乃因现代人在解读经典时偷运私货、偏离这些原则所致。
2019年2月19日

我的新年期许:重建诚信、倡兴法治

张曙光:榆林矿权案暴露了中国社会诚信阙如、法治不彰。法治乃立国之基,诚信乃做人之本,我期望这“基”这“本”,能早日在神州真正确立。
2019年2月18日

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被奉为治国法宝,时轮至此,早该用两张“票子”——钞票与选票取代它们,驯化不可一世的公权。
2019年2月15日

我的新年期许:把“人”放在第一位

李楯:对内,修复人心,修复社会,改变“强权力,弱市场,无社会”的结构;对外,与美日等国合作,遵从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是我的期待。
2019年2月14日

我的新年期许:缩小对改革的知行剪刀差

吴思:2012年之后,中国社会对改革与自由的认知持续向上,实际感受却总体下行。我的新年期待就是,缩小知行剪刀差,回归改革开放。
2019年2月13日

社保不是税

盛洪:用收税的形式征收社保资金,不管叫什么,实际上是增加了一种“税”,因为由国家“强制性征收”的就是税。
2019年2月13日

如何扭转经济颓势?

盛洪:能够真正扭转经济颓势的只有大规模减税,通过给出强烈信号的方式让企业和居民明确看到充分的利润空间。
2019年1月22日

用法治之战化解华为危机

盛洪:说孟晚舟案应是一场法治之战,不仅指在加拿大或美国法庭上的诉辨对抗,还是指两个法律体系之间的和平竞争。
2018年12月20日

中美关系是改革开放的国际环境基础

盛洪:较之美国,中国更应珍视改革开放与中美合作的互补结构,这个互补结构才是中国人最大的价值和财富。
2018年10月19日

房租暴涨、消费降级与“金融难民”

张林:房租暴涨、消费降级与“金融难民”是一个源头的三条支流,贫富差距拉大、社会收入结构恶化就是源头。
2018年8月24日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市场

盛洪:中国需要走向大国模式,不仅让大家分享本国市场,而且建立起真正的保护产权和维护公正秩序的制度规则。
2018年8月10日

P2P接连爆雷,监管为何缺位?

蒋豪:金融压抑下的畸形发展,使投资人在遭受正常经济风险之外,还要承担因体制机制不到位产生的监管风险。
2018年8月6日

开放向右,改革向左

张林:2001年以来对外开放的跳跃性扩大成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增长动力,但与此同时国内改革的步伐似乎越来越慢。
2018年4月28日

只有用宪法,宪法才有用

盛洪:宪法需要普遍地用才能起作用,用宪法的最好行动,就是对违反宪法的法律法规和行政文件提出合宪性审查。
2018年3月5日
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提供。“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引自《易经》“文言”,“乾元用九,乃见天则”,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横议”源自《孟子•滕文公下》,“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 意为知识分子纵论时政。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人员轮流撰写。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