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片星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阅读,令你心里有世界,眼中有他人

徐海娜:在阅读上不要单纯追求数量,而是要给孩子们充分的时间咀嚼和消化,去体会复杂的情境和情感,这样他们日后才不至于变得情感粗糙和审美无能。
2019年9月3日

在“后真相”时代,该如何教孩子们独立思考?

徐海娜:在这个事实可以被人任意装扮的“后真相”时代,我们该怎样回应孩子们的疑问,该怎样教育他们构建和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
2019年8月23日

为什么学生越来越难教,老师越来越难当?

徐海娜:我想就这一普遍困惑,结合社会现象,从特殊教育设计、课程结构、家教趋势,以及教师心理等角度谈谈看法。
2019年7月25日

辱骂学生的老师受罚之后,值得思考的两重矛盾

徐海娜:很多人都说现在的孩子“难管”,却很少认真思考一下为什么“难管”?他们成长在现代社会,父母和老师从小教育他们要文明,而文明的要义首先就是“平等”和“自由”。
2019年7月16日

再议志愿:学生如何具备知识和视野去理解未来的职业

徐海娜:学生如果要具备对未来职业的认识,必须从小就接触。这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想从亲身呆过的香港、美国和新加坡三个地方的所见出发,谈谈我的看法。
2019年6月17日

高考后的志愿抉择,个人意愿到底重不重要?

徐海娜:在这件中学阶段最后的“人生大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他人评价的角度给意见,而没有看到有人提及学生自己的兴趣和意愿。
2019年6月13日

参与童年者,请对孩子持最大同情

徐海娜:现实中的儿童处在成年人各种以教育之名的控制之下。参与他人童年者,只有对儿童持有最大的同情,才能真正建立和儿童的积极互动关系,使教育真实有效地发生。
2019年5月30日

体育课真能让孩子爱上运动吗?

徐海娜:中国的教育体系一向重视体育,但学校里的体育课是否真能培养起孩子对运动的热情,却要打个问号。
2019年5月16日

预防青少年自杀,要先解决两个问题

徐海娜: 我想谈两方面感受,一个关于人生价值和意义,另一个关于如何有效与青少年沟通。父母子女一场是相扶相携,不要“相爱相杀”。
2019年4月22日

别让教育成为桎梏:从高校里的“告密者”谈起

徐海娜:如果我们的基础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到了高等教育阶段仍然对何谓“正确”有着“非黑即白”的认识,那么一定是教育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
2019年4月2日

“长大”是孩子不容忽视的权利

徐海娜: 有些父母将孩子不愿意接受照顾等同于“不珍惜付出”,他们和孩子争夺“控制权”,却很少意识到“长大”也是一种权利。
2019年3月12日

如何让不爱读书的孩子转变?

徐海娜:只要有心寻找,总会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方法。如果家长有时间便滑手机,宁可打麻将看视频也不给孩子读一个故事,却指望着孩子“看书学习,自动自觉”,还真是天方夜谭呢。
2019年2月20日

想象一个没有作业的寒假

徐海娜:父母和老师忘记了终日努力的孩子也有疲劳需要休息的时候,更加忘记了课业并不是学习的全部,还有自然、家庭、社会等更广的天地需要孩子们探索和学习。
2019年1月22日

孩子“勤奋”的底线在哪里?

徐海娜:我们从小就一直被鼓励要勤奋,但孩子们的努力究竟有没有底线?真的是“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吗?
2019年1月9日

20年后,想要学生如何记起你?

徐海娜:男子殴打20年前老师的事件,令许多做老师的思考,希望学生如何在二十年后记起自己。
2018年12月25日

“天赋”不是开端——正确认识“天赋”如何帮我们教育孩子

徐海娜:我们越来越发现,孩子学不会,很有可能真的是我们不会教。当我们把教育的目标落实到个人赋能,而不是训练考试机器的时候,才能得到真正的人才。
2018年12月12日

育儿道路上,爸爸的作用比想象的还要大

徐海娜:爸爸在育儿中是不可忽略的存在,但是男人常常不知道自己究竟可以怎样参与育儿,而同时不被太太抱怨。实际上,男人们往往比自以为的更有能力使整个家庭快乐。
2018年11月29日

少年自杀,是因为缺乏“挫折教育”吗?

徐海娜:“挫折”不等同于羞辱、责骂、体罚、语言暴力,而且真正需要挫折教育的是孩子,还是成人呢?究竟是孩子们不能面对失败,还是家长不能面对失败?
2018年11月15日

除了惩戒,还能怎么面对“不听话”的学生?

徐海娜: 要求“惩戒权”的和”必须让学生有所惧怕”的,都没有认识到教师特有的专业性何在,所以他们才想象不到,除了惩戒与规训之外,还有很多令学生“听话”的方法。
2018年11月9日

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好老师”?

徐海娜:老师也是一种“专业”,信任学生、善待学生,为学生创造公平教育机会,都是专业精神应有之义。
2018年10月24日
徐海娜,前电视媒体人,曾任栏目主编等职,后赴港读书将自己归零。香港城市大学硕士毕业后开始对儿童教育感兴趣,之后又取得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特殊教育文凭”。曾担任儿童导师,做过儿童教育课程设计。在香港BROADLEARNING教育机构eClass平台出版电子互动童书10本。同时还曾担任香港杂志及报纸的特约记者和长期撰稿人。2017年迁居新加坡,从事特殊儿童教育、童书以及绘画创作。同时也是一位普通的妈妈,愿意在此专栏将育儿的那些成功失败的经验和对教育的观察与大家分享。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