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跳出贸易框架看人民币汇率

奥瑟兹:人们往往从贸易政策的视角看待中国的每一步金融举措,或认为那是某个庞大计划的一部分。实际并非如此。

就像我们的身体有脉搏一样,金融世界中的“率”和“流动”也会影响世界经济的健康。

人们早就知道,某些利率对我们的金融健康极其重要。从我、我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们花费大量时间讨论它们就可以认识到这一点。联邦基金利率决定了全球资金的价格;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全球金融交易设定了“无风险”基准;黄金价格走向告诉了我们很多关于市场对风险水平的看法、以及对当局控制通胀的信心的信息。

所有这些利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要么由那里的官员决定,要么由官员与一众在美国的投资者的互动决定。在欧洲的投资者可能会特别恼怒于美国的中心地位,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当金钱可以互换,并且很容易在国家之间流动时,全球经济的生命体征更多来自美国,而不是其他任何地方。

然而,在过去十年中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例外。中国的货币在很大程度上设定了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贸易条件。虽然人民币汇率受到市场压力的影响,但仍然主要是受到控制甚至“受到操纵”的汇率。它的走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群其他国家的人几乎无法理解其说话的官员。它提供了一种可以对抗贸易关税这种愚蠢工具的不透明机制。

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的最初几年,人民币毫无疑问受到操纵,通过贬值来帮助中国制造业获得竞争力,并使中国劳动力在以外汇计价时看起来更便宜。

一些投资者仍然认为,中国在2008年夏季危机期间故意利用其货币来设计了油价下跌和美元上涨。它宣布停止对美元的稳步升值,但保持人民币对欧元升值,从而带动了美元升值。

2015年,人民币在没有任何警示的情况下突然贬值,随后在2016年1月再次出人意料地下跌,推动全球风险资产进入上一次重大调整。

那么过去两个月的事件应该让我们得出什么?自今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超过10%,从1美元兑6.24元人民币跌至上周五的最低点1美元兑6.897元人民币。人民币现在已经接近10年前中国当局暂停人民币对美元逐步升值时的水平。

如果上周五没有干预——当时用远期做空人民币的难度被人为加大——人民币可能很容易跌破10年前的水平。随着1美元兑7元人民币的整数关口临近,允许贬值也很有可能被视为对美国最新贸易恫吓行为的直接反应。

显而易见,人民币确实构成了似乎正在改变金融和贸易规则的国际博弈的一部分。但这也是中国在习近平领导下试图遏制10年前为了躲避危机而加大投放的信贷的结果。削减信贷通常意味着利率升高和货币走强。

但我们从可见的金融指标可以看出,今年中国增长引擎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涵盖上海和深圳“A股”市场最大盘股票的沪深300指数(CSI 300)在6个月内下跌了25%。铜价自今年6月以来下跌约17%——中国需求旺盛的工业长期以来一直是铜的边际消费者。

中国曾经采取激进措施以着眼于长远并防止陷入信贷危机,但现在似乎发生了逆转,银行准备金率向着再次允许加大放贷变动。

所有中国以外的人(当然还有那些经常阅读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推文的人),会忍不住从贸易政策的视角来看待中国的每一步金融措施。同样他们还会忍不住将中国的每一个金融举措视为由紧密协作的技术官僚制定的大规模协调计划的一部分。

这两种看法都不准确。中国的银行业体系混乱,同时,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中国的政治似乎就变得复杂得多。现在开始出现、并见诸于外国媒体的对习近平的批评,似乎表明他的地位不像外人所认为的那样稳固。中国的金融政策往往不是精心设计的长期计划,而是一系列见招拆招以确保共产党继续生存的应急措施。

这些都不会降低人民币汇率的重要性。它们只是让人民币汇率比联邦基金利率或美国国债收益率更难理解。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努力去理解它。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