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谁能提醒特朗普一件事?

邰蒂:美国政府目前每天为公共债务支付14.3亿美元利息。谁能向总统展示这一令人瞠目的账单,然后敦促他与国会合作采取对策?

上月,在美国中期选举临近之际,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分析师公布了一项本应让美国选民感到不安的计算结果。结果显示,美国政府目前每天(是的,每天)为公共债务支付14.3亿美元利息——是七国集团(G7)其他任何国家的10倍(在这一令人郁闷的排名中,美国遥遥领先于排在第二位的意大利)。

即使考虑到美国经济的规模,这个数字也是惊人的。但更发人深省的是,这10亿美元级的利息发生的时候,利率按历史标准衡量仍是相当低的。这就给美国国会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如果(或者当)利率上升至更正常水平,这些债务和偿债成本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直到不久以前,投资者和选民似乎都不是特别关心这个问题。毕竟,近些年来,在美国债务规模已超过15万亿美元之际,资产管理公司却在争相买入美国国债。去年,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政府宣布大规模减税、从而进一步增加债务时,那些一度令人惧怕的债券“义务警员”似乎不见动静。

但市场正变得更加动荡不安。想想上周中期选举期间发生了什么。随着周二晚全国各地的点票结果陆续公布,每当共和党候选人传来捷报,债券收益率就会飙升。然而,随着政治版图渐渐变蓝、民主党人拿下众议院,债券收益率开始回落。

乐观主义者也许会轻描淡写地将这些波动归因于“仅仅是”一种印象,即共和党人更倾向于支持经济增长。的确,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除了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收紧政策外,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今年小幅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投资者喜欢共和党减税政策带来的经济扩张。库德洛还对减税措施正在造成财政威胁的观点不屑一顾,辩称从长期来看,美国应该能够“通过增长来摆脱”债务。

但对上周波动的另一种解读是,有些投资者终于对财政态势变得如此不安,以至于他们希望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会制衡特朗普的权力。很容易看出为什么这些投资者也许开始担心了。

再考虑一下每天的债务利息金额。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债务的净利息支出总额将达到约3180亿美元。目前,相对于美国的总体预算,这个数字似乎是可控的。

但CBO估计,按照当前政策轨迹,并假定10年期国债和3个月期国库券的收益率分别回升至3.7%和2.8%的长期平均水平(即略高于当前3.2%和2.34%的水平),那么到2028年,美国偿债成本的规模将增长两倍,接近1万亿美元。

如果是这样,利息支付将很快成为预算中的第三大项目,甚至会超过军事支出。然而,如果利率上升速度快于CBO预期,情况将会更糟。美国债务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其平均期限只有6年,比大多数欧洲国家都要短。而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平均债务期限——可悲地——缩短了。

例如,在中期选举前,美国财政部(US Treasury)悄悄透露,财政赤字将有史以来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为了填补这一缺口,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计划发行830亿美元的债券,达到创纪录规模,甚至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发债规模。令人吃惊的是,姆努钦预测,这一数字中的近一半(约370亿美元)将只有三年的期限。这种短期限使债务更容易面临展期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