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蓬佩奥与特朗普的相处之道

蓬佩奥擅长在自己的本能立场与总统的本能立场之间进行平衡。但与总统搞好关系的代价是他不得不软化自己的鹰派立场。

在成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第二任国务卿之前,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曾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16个月,在此期间,别人看到他出现在白宫走廊的时候比出现在中情局走廊的时候多。

前国务院官员罗伯特•博斯钦斯基(Robert Berschinski)表示:“据许多人描述,他在白宫向总统作简报的时间比他待在中情局总部的时间还长。”

与特朗普打好关系为蓬佩奥带来了回报:他享受着一种他的许多内阁同僚都很想得到的奢侈待遇——总统的坚定支持。

这使得蓬佩奥得以在过去一年部分恢复了国务院在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任国务卿期间失去的秩序——这位被特朗普炒了鱿鱼的前国务卿曾经是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董事长。

但这种密切关系也是有代价的。已将伊朗和朝鲜问题列为自己要解决的标志性议题的蓬佩奥,不得不软化自己的鹰派立场,以赢得反复无常的老板的欢心。

在担任国会议员期间,蓬佩奥是奥巴马(Obama)时代达成的伊朗核协议的强烈反对者,他自然而然地在伊朗问题上与特朗普总统站在同一阵线。特朗普即将在越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第二次峰会,而总统希望与平壤方面达成一项去核协议的急切心情,很可能令蓬佩奥为难。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外交政策分析师汤姆•赖特(Tom Wright)说:“他不得不在明知去核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围绕去核进行对话。”

在叙利亚问题上,蓬佩奥似乎也在忍气吞声。有高级官员表示,美国政府在叙利亚的部分既定任务是将受伊朗指挥的部队驱逐出叙利亚。作为对伊鹰派,蓬佩奥不大可能支持撤军。

蓬佩奥和美国国务院称,他们对金正恩的全面去核化承诺有信心。美国国务院将从ISIS的控制下解放6.8万平方英里土地列为蓬佩奥的最大成绩之一。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时期的前国家安全官员彼得•菲弗(Peter Feaver)指出,虽然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成绩单“相当短”,但“避免与朝鲜开战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虽然所有国务卿都是为总统服务,但考虑到特朗普不容忍异见,蓬佩奥做事的自由度似乎没有他的一些前任那么大。

一名外交官表示:“我们不推动任何议题。一个被普遍认同的观点是,国务院接受白宫的行军令,对于这些命令应该是什么没有多少不同意见。”

与蓬佩奥共事过的人形容他礼貌且冷漠,比较务实,会为了短期内生存下来做必须做的事情。面对记者,蓬佩奥可能更易怒。去年,当被问及美国将如何核实朝鲜的去核化时,他对一名记者说:“我觉得这个问题带有侮辱性、荒谬,而且坦率地说,可笑至极。”他厉声道:“别说傻话。”

奥巴马政府前高官菲尔•戈登(Phil Gordon)表示,蓬佩奥的本事在于能够处理好与自己在白宫的老板的关系。“蓬佩奥真正擅长的是在自己的本能立场与总统的本能立场之间进行平衡。”

担任国会议员期间,蓬佩奥曾就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遭袭事件抨击时任国务卿、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因而声名鹊起。特朗普胜选后任命蓬佩奥为中情局局长。

蓬佩奥希望平衡自己和总统的世界观,这一点在他小心翼翼驳斥中情局一份情报档案时体现得淋漓尽致。该情报档案认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与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之死有关联。蓬佩奥坚称“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沙特王储与谋杀卡舒吉一案有关,但参议员们在听取中情局的简报后驳斥了这一说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