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企业

西方不应打造“国家冠军企业”

福鲁哈尔:在美国和欧洲,创建“国家冠军企业”的呼声升高,中国崛起是明显的触发因素,但这种对策并不可取。

美国的企业集中度一直在上升。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美国和欧洲公司的盈利和亏损比二十年前更加集中。那么,为什么创建“国家冠军企业”(national champion,受到国家保护和支持的大公司)的呼声也在升高?

欧洲政策制定者希望创建能够与美国或中国大公司相竞争的法-德企业巨头。德国政府可能利用其在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的股权,促成该行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合并,从而创建一个由国家支持的企业巨擘。在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宣称,分拆像Facebook或谷歌(Google)这样的公司可能意味着输掉与中国的技术竞争。美国政府官员敦促石油行业支持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并威胁包括德国和英国在内的国家称,如果它们与中国的华为(Huawei)做生意,就会失去美国的情报信息。

中国崛起加上其国家支持的资本主义模式是明显的触发因素。尽管北京方面现在有意淡化《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中国制造2025》助长了美国和欧洲的经济民族主义——但它支持本土企业的基本战略没有改变。美中贸易战可能进一步割裂市场,欧洲人和发展中国家将不得不就他们想要使用哪一方的5G网络、芯片和数字技术做出决定。

考虑到围绕数据保护和所谓的“监视资本主义”(surveillance capitalism)的不同国家哲学,其中一些做法是合理的。但在人们对数字竞争感到担忧之前,国家对个别行业的支持就有所加强。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和欧洲都对银行和汽车制造商进行了纾困。

即使在危机缓解之后,人们仍有一种必须进行更多政府规划的挥之不去的感觉。从法国到日本,各国政府试图加深与商业的联系。在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呼吁政界人士就“战略性产业作出战略决策”,尤其是争取公众对制造业的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曾谈到支持锈带,虽然他的“机遇地带”是高度政治性的,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打击中国而不是重建美国方面。

国家增长战略并非坏事——如果它们支持受全球化影响最严重的社区和行业,那么它们对国家和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是积极的。如果各国希望保护自由民主,就必须设法缓和公众对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抵制。这将需要国家和私营部门在教育和培训等领域加强合作;摩根大通(JPMorgan)上周公布的为期五年、耗资3.5亿美元的教育计划(其中包括投入资金改善社区大学职业培训)就是一个例子。

明智的产业政策是有价值的。寡头垄断没有价值。看看波音公司(Boeing)的安全丑闻吧,这一丑闻突显出美国联邦航空局(US 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工作人员的警告,即该公司在安全认证方面有着过大控制权。

同样,德国创建一家更大的“太大而不能倒闭”银行的想法让我不寒而栗。没人记得德国国有的地区性州立银行是2008年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吗?

比起制定并通过明智的国家增长战略,屈从于民粹主义、支持国家冠军企业要容易得多。在美国尤其如此——在美国,科技、金融和医疗保健等行业的大公司为了自己的目的花费巨资用于游说和政治捐款。

这种行为是引起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全球化的反弹情绪,从而最终损害到企业的因素之一。公开证据表明,富裕的公司和个人在从大学录取到政治门路等各个方面都获得优待,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让市场极化的极端主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