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互联网

我们需要IMF来监管互联网吗?

邰蒂:政策制定者能否从金融历史中汲取教训,在冲击发生前创建数字世界的全球协调机制?如果IMF不适合牵头,谁适合?

75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时,来自同盟国(Allied nations)的代表们相聚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商讨创建一个监管国际货币体系的框架。

当时他们认为,监督货币对于促进和平、缔造增长至关重要。这可能并不令人意外:二战后迫切需要通过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重启全球经济。而且,尽管接下来几十年里经历了不少波折,这件事也实现了。当IMF和世界银行本月召开春季会议时,华盛顿市中心到处张贴着庆祝“75年合作”的标语。

但在庆祝活动中,有个问题值得一问:现在是IMF超越货币范畴来思考其他问题的时候了吗?黑莓(BlackBerry)背后的加拿大公司RIM(Research In Motion)前联席首席执行官吉姆•巴尔斯利(Jim Balsillie)认为是这样的。

去年,IMF举办了一个研讨会,讨论新的数字经济。在讨论期间(我也在会上发了言),巴尔斯利提出了一个新颖的呼吁:他称,现在IMF是时候帮助协调全球数据规则并制定应对技术影响的联合国际战略了。

对于习惯关注货币的经济学家来说,这个想法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巴尔斯利认为,如今数据的流动对全球经济的推动作用不亚于金融对经济的推动作用,以至于就创造价值而言,数据往往被描述为新的石油。他指出:“1976年,标普500指数(S&P 500) 16%的市值是无形资产,(但)今天,无形资产几乎占标普总市值的90%。”

这使得数据治理成为了一个关键的政策问题。但美国、欧洲和中国在这方面似乎存在顽固的分歧,这有可能撕裂互联网。事实上,风险如此之高,以至于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等硅谷知名人士警告称,我们可能正在走向一个“分裂网”(splinternet),即被各国壁垒割裂的网络。

因此,正如IMF等机构试图为货币制定促进发展的规则一样,它们现在也应该为数据制定类似规则。巴尔斯利向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只有关键决策者召开一次历史性会议,才能为数据推动型经济……建立一套全新的全球框架。”他呼吁创造“一个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时刻”。

我对该想法是否会成为现实表示怀疑(尽管拉加德本人太过圆滑而没有在当时直接这么说)。处理传统金融和经济问题已经够IMF忙的了,而且其工作人员都是经济学家,而非技术专家。

此外,目前尚不清楚,老谋深算的拉加德是否能够把人们团结到一起打造一项数据协议——即使她有意如此。现在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倡议是由在战场上并肩作战过的44个同盟国共同发起的。如今,地缘政治对抗——尤其是中美对抗——更有可能压倒任何共同目标。

然而,我认为若忽视巴尔斯利的呼吁将是一个错误,原因至少有两点。第一,我们都需要认识到数字革命如何正在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经济的看法——以及在这个数据几乎与金钱同等重要的时代,价值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IMF在本月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表示,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垄断权力感到担忧,因为它担心这可能会破坏未来的增长和创新。

第二,巴尔斯利的建议暴露了有关全球治理的更大问题。或许,想象IMF设定全球数据标准,似乎有些奇怪。但更奇怪——也更令人担忧——的是,其他机构其实都不具备做这件事的条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