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有人说将毁灭于冰。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这些精彩语句透露出世界可能的经济前景。有人警告说,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在通胀的烈焰中。还有人预言它将毁于通缩的寒冰。而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等一些人则比较乐观:经济既不会被烧毁,也不会被冻坏。相反,它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就像熊宝宝的麦片粥一样,至少在那些拥有财富和智慧能用自由创造的货币借钱的国家是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在2007年-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就有先见之明地警告了金融风险。去年,他警告可能发生另一场危机,指出非金融部门债务持续上升,尤其是高收入国家政府的债务,以及高收入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的债务。新兴国家的企业尤其脆弱,因为它们的很大一部分借款是外币。这会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错配。与此同时,货币政策会助长冒险行为,而监管则抑制冒险——这是导致不稳定的因素。

先说说通胀之火。现在发生的大部分事情让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早期:一位不把道德准则放在眼里的美国总统(当时是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决心实现连任,向美联储(Fed)主席(当时是阿瑟•伯恩斯(Arthur Burns))施压要求制造一场经济繁荣,他还通过贬值和贸易保护发起了贸易战。随后是十年的全球性混乱。这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很少有人预料到20世纪70年代会发生通货膨胀。目前情况也差不多,通胀长期处于稳定的低水平,消除了人们对通胀飙升的担忧,尽管失业率已降至较低水平(在美国,失业率处于自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有人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反映失业与通胀之间的短期关系——已死,因为低失业率并没有伴随着通胀率升高。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它正在睡觉。通胀预期现在可能处于稳定状态。但倘若需求激增,就仍有可能使这些预期消失。

从某些方面来说,通胀上升是有益的。通胀的突然上升将减少债务负担,特别是公共债务,就像20世纪70年代通胀所起的作用那样。此外,中央银行知道如何应对通胀飙升。然而,通胀率升高也会导致长期名义利率上升,这往往会影响到前期偿债的实际负担。短期利率也会像20世纪80年代初那样大幅上升。风险溢价会上升。高歌猛进的股市可能会崩盘。劳资关系将更容易发生冲突,在政治上也一样。这种混乱造成的冲击将是不均衡的,从而导致货币动荡。人们将会对公共机构(尤其是中央银行)严重失去信心。最终,可能的滞胀将会以严重衰退结束,就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

现在说说通缩寒冰。这可能从一场严重的负面经济冲击开始:贸易战恶化、中东战争,或者私人或公共财政危机,可能发生在欧元区,那里的央行受到较大约束。结果可能是深度衰退,甚至陷入通货紧缩,从而加重债务负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