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经济

德国增长模式转型并非易事

明肖:我不鼓励读者轻率地预言德国增长模式气数将尽。我们既要理解它过去的成功,也要弄清它现在面临的问题。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上月柏林举行的西巴尔干峰会间隙发表了一通发人深省的评论。马克龙表示:“德国的增长模式可能已经走到尽头。”我觉得,这是来自一位法国总统的一份颇为非同寻常的声明。此言表明,他一定已对这一问题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同时还表明,法德之间的“伟大爱情”已经结束。显然,法德关系正在进入一个新阶段。

德国增长模式的死亡未必是一场灾难。如果一切顺利,德国超级竞争力的逐步消失甚至可能成为引发欧元区经济发展水平趋同的幸运事件。但在一块并非事事都时时一帆风顺的大陆上,事态可能朝非常不同的方向发展。

德国模式有两个相互作用的组成部分——技术和宏观经济。德国正受益于历史上的种种伟大发明,并在许多专业工程学科中成功地保持了市场领导地位。长期以来,这一直是一个成功的产业战略。支撑德国模式的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基础架构:从以技能为基础的技术培训,到高科技应用研究机构,以及对产业友好的政府政策。千万不要认为德国高速公路不限速只是选民偏好。

我不鼓励读者轻率地预言德国增长模式命数已尽。我们既要理解它过去的成功,也要弄清楚它现在面临的具体问题。它植根于那些已被证明具有持久经济价值的发明。我们目睹了一代又一代的智能手机制造商的兴衰,但是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仍在销售卡尔•本茨(Karl Benz)最初于1886年获得专利的燃油汽车。

为德国工业续了一条命的是全球化,这一进程大幅增加了对德国机械的需求,而且催生了高度整合的全球供应链。我承认,当我在10多年前预测德国经济模式走到了生命尽头时,我没有看到供应链的作用。

新的趋势可能会出现,从而进一步延长德国增长模式的生命周期。但从长远来看,马克龙说的没错。德国模式将走到尽头——“可能”——他明智地补了这个词。

预言这种情况的理由是,这个“模拟时代”的世界冠军难以跟上数字化的脚步。德国汽车工业如今正在电池技术领域努力追赶,而这项技术掌握在美国和中国手中。在无人驾驶汽车研究领域,德国也在奋力追赶。在许多层面上,德国未能实现向21世纪的转型。在最具价值的十大德国品牌中,软件公司SAP排名最高,同时也是最年轻的公司——如果不算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的话。SAP成立于1972年。德国上一个伟大的实业成功案例都有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了。

随着工业出口下滑,德国过多的经常账户盈余也应随之减少。但德国可以通过削减工资或增加财政盈余实现补偿。德国即将超额完成欧元区的财政目标,即把公共部门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削减至60%。

大联合政府目前的做法——如果无限期地推行下去——将帮助德国消除所有债务。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预计,法国的债务与GDP之比徘徊在100%左右,且没有发生变化的任何迹象。意大利的债务水平比法国高得多,而且还处于上升之中。

良性的场景是,德国咬牙接受其增长模式的衰落——为了消除大家的发展水平差距,为了让欧元区放弃对外部盈余的依赖,并产生一种程度更高的共同经济身份。

这种场景不可能出现。正如我自己几乎每周都在专栏里写的,一份欧元区安全资产对于实现欧元区可能想要的一切——从经济和金融稳定,到将欧元用作地缘政治工具的能力——是绝对不可或缺的。

不那么良性、也是我们更熟悉的的场景是,出现相反的状况。成员国相互竞争,将各自认为自己具备的竞争优势最大化。失衡加剧,金融体系仍易于发生危机。当金融危机最终爆发时,欧洲央行(ECB)现任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将不再在行长的位置上“不惜一切代价”消除危机。

我的直觉是,德国不会轻松地或体面地实现现有增长模式的转型。马克龙的分析无疑是正确的。但更有趣的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将扮演什么角色?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