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FT社评:美国商界不能对美中冷战不闻不问

美国商界没有意识到自己将成为这场冷战的附带损失,如果它们现在不站出来质疑特朗普政府,它们可能会在未来后悔不已。

两年前,美国商界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达成了一项浮士德式的交易(Faustian bargain):给我们减税,我们就支持你的政府。现在,这位美国总统得到了他应得的东西。他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已演变为世界超级大国之间一种严重、甚至可能是永久性的关系破裂。关税已变成报复性关税。供应链正在发生转变。市场也正在转变。在所有这些变化中,跨国公司的损失最为惨重,而跨国公司可以说是二战以来全球化最大的经济受益者。

数十年来,美国商界一直抱怨中国窃取知识产权,以及它们难以在“中央王国”获得平等的市场准入。这些都是合理的抱怨。然而,到了紧要关头,很少有美国公司愿意公开谈论它们所认为的不公平的贸易条件,因为它们担心失去中国市场的市场准入。

如今,一场日益危险的贸易战正对全球性企业及其股东造成沉重打击。这场冲突是由特朗普挑起的,这位总统几乎不去区分对中国重商主义的合理抱怨与非理性要求,比如期望中国改变其整个经济体系并改写法律以满足美国的需求。特朗普不仅愿意惩罚对手,他甚至还愿意惩罚欧盟(EU)、加拿大和墨西哥等盟友,将关税转变为针对完全不相关问题(如移民问题)的武器。

唯一令人惊讶的是,首席执行官们没有更早地预见到这些会到来。特朗普政府内部已经没有支持自由贸易的人士了。如今,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人拥护的反全球主义路线已成为主流路线。纳瓦罗和特朗普政府内的其他贸易鹰派人士希望打破现状。

这些鹰派人士认为,世界正走向两极化的未来,美国和中国将在经济和政治上脱钩——而且,根据这种世界观,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和中国也应当脱钩。他们想看到供应链脱钩、美国重新工业化,以准备好迎接一个更加霍布斯式(Hobbesian)的零和时代。

在这个二分式的世界里,跨国公司和中国一样会被视为敌人。跨国公司是经济“爱国主义”的叛徒,应该迫使这些跨国公司选边站,它们自身及其供应链应该与其中一方保持一致。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正通过大规模重新调整供应链来悄然地为这位总统效劳。但许多人仍然故意无视特朗普政府希望看到的全面变革——一个从根本上来说不那么开放、更重保护主义的世界。那将是一个更加黑暗、相对而言更贫穷的世界。

尽管来得有些迟,但共和党人自己已开始对总统的贸易战表示不满。然而商界尚未站起来,集体批评这位总统对中国的做法。首席执行官们仍在延续原有的路线,寄望于保住特朗普减税和去监管的好处,而不会在Twitter上招致总统的公开炮轰。

这是不明智的。特朗普几乎不在乎商业。特朗普政府内的鹰派人士想要一个去全球化的世界。跨国公司忽视了一个事实——它们将成为这场战争的附带损失。如果跨国公司现在不站出来质疑美国政府的贸易战略是否明智,它们以及它们的股东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里后悔不已。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