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IMF

FT社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IMF总裁?

在拉加德被提名为欧洲央行下任行长之后,围绕IMF新总裁的角逐已经开始。考虑到IMF面临的艰巨任务,我们应该选个能干的。

无声的发令枪已经打响。在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被提名为欧洲央行(ECB)下一任行长之后,接替她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的角逐者已投入竞赛。这是一个关键的角色。IMF是多边秩序的支柱,而如今这种秩序正面临多重挑战。美国人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被任命为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让美国得以延续这种非正式的双头垄断中属于美国的那一头,另一头则是由欧洲人执掌IMF。然而,鉴于IMF未来面临的任务之艰巨,至关重要的是,IMF总裁的角逐要真正开放,并择优选定候选人——不管其是不是欧洲人。

首要品质是领导能力与魄力。作为75年前的这个月诞生于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会议的首要机构,IMF正在国际合作这一原则受到威胁之际支撑着国际合作。新任总裁将需要处理来自现有及新兴经济大国时常相互矛盾的压力,同时维护IMF的核心原则,即合作、理性决策与经济开放。

第二个重要的品质是政治影响力。一名欧洲的IMF总裁将拥有该基金最大投票区的支持。但如果该机构要在全球维持可信度——并防范中国可能另起炉灶、建立自己的全球性货币机构——就有充分理由要将影响力延伸到欧洲以外的地区。然而,要想成功开展工作,这位新总裁必须在欧洲和美国眼中都是完全可信的。

其次是技术能力。拉加德已经表明,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重要性不似一度看上去那般重要。不过,IMF总裁也确实需要对经济学有足够的了解,才能有信心做出重大的技术性决策。

考虑到可能面临的任务,情况尤其是这样。全球经济正处于拐点。美中贸易紧张局势正在危害增长。IMF新任总裁上任之际,可能需要对宏观经济政策做出重大改变。经合组织(OECD)已呼吁各大经济体做好准备,采取协调一致的财政政策激励手段。IMF应准备好自身的应对举措。随着全球信贷繁荣拉开帷幕,一些新兴经济体可能需要实施一些计划。

考虑到所有这一切,拉加德与欧洲央行行长、当今最重要的经济技术官僚之一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换一下位置似乎是理想的结果。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对该职位有兴趣。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是最早表示对该职位感兴趣的人士之一。如果可能的话,一位竞争力更强的英国候选人可能是前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他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团结世界各国领导人共同采取刺激措施。即将离任的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拥有很多良好品质——并持有爱尔兰、英国和加拿大三国护照。出生于保加利亚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琳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拥有广泛的多边机构工作经验,且来自东欧,目前还没有一位欧盟最高职位领导人来自该地区。

除了欧洲的候选人外,新加坡高级部长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有许多仰慕者,如果获得中国和印度的支持,他将是一位颇具吸引力的候选人。印度的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是一位一流的经济学家,但可能得不到新德里方面的支持。来自墨西哥的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行长阿古斯丁•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非常能干,但他在2011年就未能获得新兴经济体的支持出任IMF总裁一职。

比国籍更重要的是完成IMF首要任务的能力:利用IMF的影响力来捍卫开放的世界经济,并帮助维持全球合作。这尤其意味着,要处理好与白宫之间的艰难关系——现在是如此,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如此。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