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非关系

美国正在丢掉非洲数字市场

乔治:未来10年非洲电子商务行业将急剧扩张。在争夺即将开始之际,华盛顿方面却在阻碍美国科技巨头参与其中。

长期以来,非洲一直是中国和美国争夺影响力的战场,而这场竞争的最新阶段是数字化。

华为(Huawei)——作为非洲最大的手机基站建造商(约占70%)、非洲最受欢迎手机的制造商,以及在该地区开发5G技术的关键参与者——成了美国在非洲的数字化雄心的绊脚石。这自然使它成为了特朗普政府发泄愤怒的目标。

华为在非洲的迅猛增长并非孤立现象,而是中国眼下才刚刚成熟的整体数字战略的一部分。过去10年,中国一直在建设该地区的数字基础设施。华为和传音控股(Transsion Holdings)这两家中国公司占据了非洲手机市场将近一半的份额。

传音竭尽全力地了解非洲消费者,在尼日利亚和肯尼亚成立了研究中心,在埃塞俄比亚建立了组装厂。这使得该公司能够生产出适合当地市场需求和收入水平的手机。

传音的“智能手机”(支持联网的功能手机)售价仅为20美元,而且每一次更新换代,其质量都在不断提高。它们配有防尘屏幕、续航时间长的电池和多个Sim卡插槽,这些在非洲市场至关重要。去年,传音在非洲销售了逾1000万部Tecno和Itel手机,占据了该地区智能手机市场三分之一的份额。

不断降低的成本和现成可用的中国手机技术,是推动非洲移动互联互通的关键因素。拥有手机的非洲人比例,从2000年的1%左右,飙升至目前的50%左右,在很多城市,这一比例达到了100%甚至更高(因为很多非洲人拥有多张Sim卡)。

手机还为10%的非洲人提供了接受金融服务的平台,而且这一比例正在逐年上升。这使得中国科技成为了普惠数字和金融服务的关键组成部分,并为中国企业在非洲培养了信誉。

大力宣传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也是中国推动数字化的一项举措。“一带一路”链上的每个现实枢纽都是一个数字化枢纽,通过一个庞大的网络将数据路由回中国。亚洲大部分地区正在被整合进这个数字网络,比什凯克和德黑兰设有陆上枢纽,吉隆坡、雅加达、加尔各答和科伦坡设有海上枢纽。

东非——重心在肯尼亚——是这条数字链的下一个环节。肯尼亚的贸易基础设施与东非、中非和南部非洲紧密结合,是非洲数字化和移动技术最先进的经济体之一。肯尼亚在数字化“一带一路”中的地位,可能为中国提供一个以数字化方式进入所有非洲市场的入口。

随着数字网络的建立,以及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非洲人接入这个数字网络,这为下一波伺机而动的中国科技巨头——如BAT(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的到来奠定了基础。BAT的平台上拥有逾15亿用户,这是全球逾一半电子商务交易都发生在中国的关键原因。

BAT的数字服务无可匹敌,它们将亚马逊(Amazon)、eBay、优步(Uber)、谷歌(Google)和爱彼迎(Airbnb)等众多公司提供的各种服务整合在一个单一平台上,同时提供聊天、支付以及最近出现的数字银行服务。BAT三家公司都拥有自己的电子银行——百度的百信银行(aiBank)、阿里巴巴的网商银行(MYbank)以及腾讯的微众银行(WeBank)。它们在中国提供服务的实力和经验,使它们有能力服务于非洲新一代电子消费者。

2017年,阿里巴巴率先行动,为南非的中国游客提供支付宝(Alipay)服务。微信紧随其后,于去年11月与肯尼亚无处不在的支付平台M-Pesa建立了合作关系。中国与东非之间每年有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商品和支付流动,其中大部分由单独的贸易商和中小企业处理,而微信与M-Pesa的联合网络有潜力获得其中的最大份额。在这个过程中,两家公司可以推动目前以现金、易货或哈瓦拉(hawala)非正式转账系统进行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非正式贸易实现数字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