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特朗普正在分裂西方

卢斯:不能指望特朗普的美国在危机时伸出援手。特朗普的目标是创造一个像做生意一样相互打交道的世界,每个国家自己保自己。

对即将离任的英国驻美国大使金•达罗克(Kim Darroch)表示同情?还是省省吧。他是带着其他外交官的赞扬离开的华盛顿,在离开英国外交部(Foreign Office)后会活得很好。他的职业生涯如此突然地结束但声誉却得到了提高,这实属罕见。对英国来说,情况就不一定如此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对达罗克爵士职业生涯判下的死刑,已经令即将上台的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假设他能在保守党党魁角逐中胜出的话——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匈牙利的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和意大利的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站在特朗普这边是一回事。本月底前将当上英国首相的约翰逊也加入这个阵营,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这与特朗普上任之初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那时候,特朗普在西方领导人中形单影只。当时有人说,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正领导一个新的道德超级大国。几个月后,法国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加入默克尔登上了指挥台。就连如今即将离任的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也含蓄地指责了特朗普。

外交政策是英国政治中尚未受到民粹主义破坏的一个因素。过去3年,在气候变化、伊朗核协议、以色列的两国方案以及支持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等问题上,英国与欧洲伙伴保持了高度的步调一致。如今这一切可能即将改变。

约翰逊在某种程度上将以特朗普的人质的身份开始他的工作。由于未能维护达罗克爵士,他在进入唐宁街之前就已经把英国决策的控制权让给了美国。他已经疏远了布鲁塞尔方面,这让他只能投奔一个地方——华盛顿方面。没有人能免费得到特朗普的帮助。代价将是接受无协议退欧,而这是约翰逊承诺可以避免的。没有这一点,特朗普就无法达成他想要的美英贸易协定。反美人士过去常说英国是美国的贵宾犬。约翰逊可能一上台就成为特朗普的叭儿狗。

特朗普最终打的什么算盘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他呼吁过其他国家退出欧盟。他将欧盟称为地缘政治“敌人”。与在公开场合一向对特朗普政府彬彬有礼的达罗克爵士不同,特朗普手下的大使们经常对东道主冷嘲热讽。美国驻英国大使伍迪•约翰逊(Woody Johnson)公开宣称自己支持无协议退欧。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是德国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公开朋友。没有人经历过达罗克的遭遇。特朗普的特使们在公开场合说的话,远比达罗克爵士在私下里说的话严重。

这并不是说,特朗普正在打造一个连贯的替代方案,以取代现已残缺不全的西方。他的目标是创造一个像做生意一样相互打交道的世界,每个国家自己保自己。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认为这种状态是非常自然的。美国优先、英国优先、意大利优先、匈牙利优先,这些主张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厌恶那些仍然重视西方联盟的国家。在蔑视他国这一点上保持一致,与拥有共同价值观完全不是一回事。你无法指望这个新的美国在危机时伸出援手。盗贼之间可能尚有道义。叛徒之间毫无仁义可言。

上周发生的两件虽小但意义重大的事件表明,形势变化得多么快。第一件事是一个22国组成的联盟,谴责中国在新疆囚禁100万或更多的维族人。除意大利、匈牙利和美国外,大多数西方国家都签了字。梅领导的英国确实签了字。换成约翰逊是否会签这个字就说不好了。特朗普甚至没有假装关心中国在发生的事情。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上周报道的那样,特朗普向习近平表示,他将撤回美国对香港抗议者的支持,以换取贸易让步。

第二件事是“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的成立——不可剥夺权利的意思是特朗普认为他喜欢的那些人权。关于该委员会的路线,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说得很清楚。他说,权利应该建立基于“自然法”,言下之意就是反对堕胎、同性婚姻和其他“引发对立”的权利。此举争取的是美国福音派教徒的选票。世界各地的专制统治者将成为主要受益者。按照特朗普目前的节奏,用不了几年,西方就会像达罗克爵士一样退休了。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