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哈啰出行

哈啰出行:悄然崛起的共享单车后入局者

以价格战和烧钱为标志的共享单车竞争时代见证了许多知名企业的倒下,而获蚂蚁金服投资的哈啰出行正在悄然崛起。

中国最知名的一些共享单车公司在烧掉了投资者数十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后,在去年陷入破产境地。但有一家公司已悄然超越了该行业的早期入行者,每天向用户提供2000万次骑行服务。

哈啰出行(Hellobike)聚焦较小的城市和城镇,在那里投放约800万辆共享单车。外界用“农村包围城市”来形容哈啰出行的这种策略——这是中共领袖毛泽东提出的、让中共在1949年取得内战胜利的策略。

但现在,哈啰出行瞄准上海等中国一线城市。现年30岁的哈啰出行首席执行官杨磊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去年开始在大城市启动运营,但是……直到今年规模才扩大。”

该公司在自2016年以来7轮融资中总共募得18亿美元。阿里巴巴(Alibaba)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是其最大股东,持股36%。哈啰出行的服务与蚂蚁金服旗下拥有逾7亿用户的支付宝(Alipay)应用相结合。

中国的无桩自行车行业自2015年开始蓬勃发展,但投资者对ofo的失败感到失望。ofo是该行业的早期领军企业之一。在对用户进行大量补贴后,去年该公司承认已接近破产。

ofo仍然在一些城市运营,但是在一家未获得ofo付款的供应商向法院提出申请后,上个月天津的一家法院认定ofo无财产可供执行。

其他一些共享单车公司,如悟空单车(Wukong),也宣布破产。

但哈啰出行坚称,有关共享单车行业消亡的报道夸大其词了。据中国媒体报道,该公司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希望筹集5亿至10亿美元资金。

对此,哈啰出行拒绝置评,不过阿里巴巴已证实,正在考虑参投该融资轮。

哈啰出行首席财务官陈晓东(Fischer Chen)表示:“过去两年里,这一行业经历了合理化和稳定化。”他补充称,以价格战和大笔烧钱为标志的激烈竞争时代已经结束了。

哈啰出行表示,哈啰单车服务的收费高于竞争对手,一次出行一般收费约1元人民币(合0.14美元)。该公司向将单车停放在服务区外的用户收取额外费用,从而减少了调度自行车所需要的人工成本。

杨磊说:“过去,消费者认为共享单车应该免费,我们正在改变这种看法。”他表示,该公司在其入驻的360个城市中的一些城市实现了盈利,但总体上仍在亏损。

中国咨询公司Trustdata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共享单车用户中,约72%来自中国二线及更低线城市。哈啰出行表示,其模式在较小城市更可持续,因为那里的公共交通设施不那么发达。

纪源资本(GGV Capital)是哈啰出行的早期投资者。纪源资本的符绩勋(Jixun Foo)说:“我支持它们,因为它们的运营效率比大多数公司高,可以更准确地定位自行车,提高每辆自行车的骑行频率。”

符绩勋认为,共享单车公司可以以每次骑行0.80元的成本实现收支平衡,这一成本低于哈啰单车在上海等城市的收费标准。

哈啰出行已与中国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合作,在中国各地投放逾100万辆两轮电动车。用户可以购买月卡使用这种电动车,同时哈啰出行应用还可以叫出租车。

哈啰出行没有透露其单车的成本,但表示成本低于其主要竞争对手摩拜单车(Mobike)。据报道,摩拜每辆单车的成本为1500元人民币。哈啰出行表示,其单车投放数量少于摩拜,但去年在每日骑行次数方面超过了摩拜。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教授林宸曾研究过该行业,林教授表示:“哈啰出行是最后一批入局者之一,并且存活了下来。”

“他们已将自己重新定义为一家多元出行企业。”她补充称,“只要他们拥有来自阿里巴巴的资源,他们就仍然有机会。”

路易丝•卢卡斯(Louise Lucas)香港补充报道

图片由哈啰出行提供。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