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航空公司如何应对“飞行罪恶感”?

随着消费者开始重视碳排放,更多人加入了不坐飞机的行列,航空公司已注意到这一问题,但还没有短期内能够奏效的解决方案。

当自行车手安娜•休斯(Anna Hughes) 10年前不再乘坐飞机时,这似乎是个激进的想法。但现在,这位Flight Free UK的创始人说服了许多人加入她的行列,以减轻航空旅行对气候的影响。

她的运动只是在欧洲快速蔓延的不坐飞机运动的一部分,并催生了一个新词:“飞行羞耻”(flygskam),意思是对乘飞机度假有罪恶感。“一想到假期就想到飞机,这已成为一种社会常态。”休斯表示,“多数人不清楚飞行如何影响环境。”她不再去任何骑自行车、坐火车或乘船到不了的地方。

然而,这种意识正在迅速增强,公众因为担心对气候的影响而强烈反对乘飞机旅行,这在一年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最知名的支持者之一是16岁的瑞典活动人士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她上月坐船到纽约,参加9月的气候峰会,因为她已经放弃了航空旅行。

对于航空公司而言,这场运动的突然出现带来了一个可能很危险的挑战。在“飞行羞耻”流行的国家,航空客运量增长出现疲软迹象。去年,瑞典10个国有机场接待的国内航班乘客数量同比下降3%。这项运动不仅针对夏季假日航班,还针对包括伦敦希思罗机场(Heathrow)在内的机场扩建计划。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关乎生死的问题,”总部位于斯德哥尔摩附近的北欧航空(SAS)首席执行官里卡德•古斯塔夫森(Rickard Gustafson)表示:“如果我们不明确告诉大家一条通往可持续航空业的道路,就有问题了。”

他表示,当他在自己所在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董事会上提出乘客对碳排放的态度问题时,这并没有被视为一项优先任务。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古斯塔夫森表示:“6个月后,这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尽管没有影响利润,但航空公司高管们已开始更严肃地考虑排放的影响和气候方面的风险。欧洲廉价航空公司易捷航空(easyJet)首席执行官约翰•伦德格伦(Johan Lundgren)承认:“航空业需要改变。”

航空业面临的问题是,目前几乎没有将帮助减少排放和应对潜在的消费者反弹的技术解决方案。

“根本问题在于,人类还没有想出如何在不烧掉数以百吨计化石燃料的情况下,让一架客机长途飞行,”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教授、碳足迹专家迈克•伯纳斯-李(Mike Berners-Lee)表示,“对于航空的现状我们只能忍受,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以低碳的方式飞行。”

航空公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占全球的2%。但这个总数掩盖了航空旅行的更广泛影响。当飞机在空中飞行时,它们还会释放出其他具有显著增温效应的物质,比如氮氧化物和飞机尾迹(因水蒸汽遇冷形成的长长的稀薄的云,在地面上就可以看到)。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飞机对气候的影响大约是其二氧化碳排放影响的两倍,占到由人类造成的气候变暖的近5%。

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LR)大气物理学教授福尔克尔•格雷韦(Volker Grewe)表示,这些“非二氧化碳效应”,如颗粒物排放、二氧化氮和飞机尾迹,是让飞机产生增温效应的主要因素。

“飞机在10至12公里的高空飞行,在这个高度产生的排放物在大气中停留的时间较长,”他表示,“这是航空和地面运输的巨大差别,后者不会产生这些额外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