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经济

人民币汇率不应是唯一焦点

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埃尔-埃利安: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全球变更,把 对这场变更的分析局限于人民币汇率,就会掩盖 其它风险。

两个主要因素将决定工业化经济体维持中期高速增长的能力,以及金融市场的哪些领域最终获利最多:一是世界如何适应亚洲在全球经济舞台的崛起;二是工业化国家如何消除资产价格泡沫。

迄今,政策和金融圈子在这两个问题上几乎没有达成共识,这增加了政策出错或市场意外的风险。短期内,卡特里娜(Katrina)飓风还加剧了风险。飓风导致了惨痛的人员伤亡,还带来了一连串经济混乱。

通过经济增长、贸易和国际金融流动的同时作用,亚洲在全球舞台上的崛起已达临界点。过去15年里,该地区的年平均增长超过5%,占全球贸易的份额一直在稳步增长。该地区的低成本结构减轻了全球通胀压力。而且随着亚洲的国际储备快速增加,亚洲各国央行已成为影响全球利率和货币的巨大力量。

这些事态从结构上改变了由来已久的各种关系,有助于解释当前具有历史意义的各种反常现象。在美国,这些事态解释了为何制造业的就业增长相对不振,为何许多企业无法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冲击转嫁给消费者,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走势,以及为何美元没有出现持续贬值(考虑到巨额经常账户赤字,美元应该出现贬值)。

亚洲的崛起总体上反映了全球供应冲击,也对各经济体内不同产业的相对表现产生了重要影响。某个产业是融入亚洲地区的生产链,还是与之竞争,这十分重要。难怪大宗商品企业和新兴市场国家兴旺发达,而许多制造商则在苦苦挣扎。

亚洲的全球影响具有多面性,但这一点没有反映在政策和金融圈子的辩论中,这些辩论都过分关注中国汇率问题。中国7月份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体系后,这种片面的看法非常盛行,但事实上,该体系尚未得到全面理解,而且很可能只是过渡方案。

目光狭隘会带来巨大风险。首先,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全球转变,把对这场转变的分析局限于一种价格(即汇率)的失调,就混淆了一系列结构变化。其次,它过度简化了辩论的政治角度,增加了“双输”贸易保护主义的可能性。第三,它破坏了解决国际收支失衡所必需的那种国际政策协调。最后,它助长了金融市场对流动性、波动和企业信贷风险的错误定价,从而加剧了资产价格泡沫。

还有一个系统性因素也推动了泡沫的产生,即金融创新,它大幅降低了某些市场的门槛。这在美国住房市场最为明显,只付利息的贷款现在占加州新按揭贷款的70%以上,在某些地区,这种贷款已在立即置业和长期负担能力之间打进了一个日益增大的楔子。与此同时,潜在风险(underlying risk)被出售给持有人,而他们很可能低估了相关的信贷风险。

美国的连续加息,可能不是处理第二个因素的高效率方法。的确,仅仅依靠加息这一相对生硬的工具,会让美国经济的其它部分有失稳风险。而且,由于卡特里娜飓风造成油品价格猛涨,风险已上升了几个台阶,因为美国家庭消费面临新的潜在威胁。

更广义地说,目前世界上似乎缺少一种应对挑战的综合方法,而卡特里娜飓风使这些挑战更为棘手。原因是相互作用的历史力量错综复杂,而新的现实未被接受。因此,需要有这样的政策领导:认识国际结构变化相互关联的实质、消除某些泡沫的监管因素,以及灵活应对卡特里娜惨剧造成的不断演化的挑战的必要性。涌现这种领导的时机越晚,经济显著减速和金融市场混乱的风险就越大。

作者是投资管理企业“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董事总经理。

译者/李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