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凯拉韦

谁能治高管失眠?

专栏作家凯拉韦:高管缺觉会变得狂躁不安,失去理性,还可能做蠢事。怎么办?我要把一个大有“钱”途的创意公之于众。

在母亲对我的教导中,最有害的一件(实际上也是唯一有害的一件)就是:适时上床睡觉和保证8小时睡眠有多么重要。她警告说,如果不这样做,你就会疲惫不堪、性情暴躁,无法应付第二天的生活。

这条忠告令我深受其害的原因不是她错了。早睡是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一,8小时睡眠是天赐的福分。她的教导带来的问题在于,只要一想到这条忠告,我就无法遵从它。为睡了多长时间而烦恼是确保我永远睡不够的最佳方法。

我惊恐地发现,母亲的信徒们现在已经上了《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最近一期杂志,对一位男医生的专访占据了7页的篇幅,他比我母亲更沉迷于睡眠不足的负面影响。

查尔斯•切斯勒(Charles Czeisler)医生认为,睡眠不足不仅会伤害身体(使你发胖、变老、易得心脏病),还会将工作效率降低到危险的地步。他表示,剥夺睡眠的男子汉文化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它鼓励经理人全力以赴,耗尽每一分体力,坐飞机在不同的时区间穿梭,然后回到办公室做决策。他的结论是,所有负责任的公司都应当制定睡眠政策,就像它们制定了禁止吸烟和性骚扰政策一样。

同我母亲一样,切斯勒医生是对的。睡眠不足的经理人会变得狂躁不安、失去理性、脾气不佳,可能做出不合理的决策。但同我的母亲一样,他的警告丝毫无济于事。最缺乏睡眠的经理人不是那些飞机坐得最多的人,而是那些基本上可以按时上床、却无法入睡的人。高管应当多睡点的观点完全正确,但如果你睡不着,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睡眠不足8小时,你就打电话请病假,那你就根本不用去上班了。

对于失眠症患者,真正的解决办法是:接受睡眠不好的现实,学会适应。这是我的经验之谈。我的一个应对办法是倾诉。我有一群同样失眠的朋友,在我早上4点就醒来然后再也无法入睡的时候,我经常会去办公室找他们,告诉他们我感觉有多糟糕。他们通常会回答说:我也是早上4点钟醒的!然后我会说,早知道我就给你打电话了,我们可以聊会儿天。

最近,当我跟一位同事第100次重复这个话题时,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们这些失眠症患者应当建立即时消息群,它们可以像MSN之于学生一样,成为我们社交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一醒来就可以登陆上去,看看我们的熟人中还有谁也躺在那儿盯着天花板。

从理论上讲,这通过黑莓就可以实现,但我发现,在白天敲那些细小的按键就已经够糟糕的了,晚上不会再想这么做。因此,可以发明一个特殊的掌上电脑,配上大按键和有柔和背光灯的键盘,这样你就不必开灯,打扰你那鼾声震天的伴侣。

我一直在琢磨着为新产品起的Uawake??这个名字。不过,由于失眠症患者往往心情焦燥,不喜欢随意的拼写,或许YouAwake??能获得更高的品牌忠诚度。

最近,我心情激动地向两位非失眠症患者讲述了这个创意的美妙之处,但得到的反应却令人失望。他们说,如果你醒了,你肯定会想接着睡,所以靠在键盘上打字来消磨时间应该无济于事。

这暴露了对失眠状况最严重的无知。在凌晨4点醒来时,你会感到自己是这个城市中唯一一个被睡眠抛弃的人。只要知道在网线另一端还有多少朋友和同事醒着,就会给你带来安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