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杂志PK

小屁股与大脑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潘石屹公司的著名内刊《SOHO小报》,今年首期推出“小处不可随便”的厕所专题。其中,中国民政部慈善司司长王振耀的说法最有意思:“只要到中国的名牌大学看一下厕所里有没有卫生纸,就知道中国的问题所在了。”

贾樟柯突然乐了。在这个年头,一个不叫座地下导演被大洋彼岸奖了一回。他在国内只卖了一百多万票房的影片《三峡好人》,获得美国洛杉矶影评人协会颁发的“最佳外语片奖”。“我觉得我的时代已经来了”。一直把镜头对准中国人心灵的导演自信地对《青年周末》记者说,“终有一天,中国人也会认可我的电影。”他的自信并非虚妄。

2月12日出版的《瞭望东方周刊》报道说,美国电影学者安德鲁看好贾樟柯,他对记者说,贾的电影“展现了真实的中国生活”,他从中“感受到了一个原先不曾看到的中国”。

因为“现在总体的大众心态就是想笑”(贾樟柯语),大家乐于消费胡闹的电影,贾樟柯式的悲情片只好靠边站了,正不压邪啊。

专司逗乐人民的春晚,却一直被人诟病。黄平在《新民周刊》第五期上撰文,对春晚的主要节目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笔锋相当犀利。他希望“真的让春晚就是一场联欢”。第五期的《三联生活周刊》,在题为“如何为人民娱乐”的专题里,条分缕析,从导演、主创、演员到主持人诸方面,解剖制造欢乐的春晚为何变成一具怪胎,远离联欢的初衷。

春晚有一个由野入宫的过程,最初的自由活泼可爱,拜那个苏醒的时代所赐,随意与尽兴的表达,人们发自内心的快乐与渴望,既能颂也能怨,相对痛快的宣泄。官化之后,变成代表国家意识形态的宫女,一颦一笑关乎社稷安危。诸多规矩,犹如希腊神话中达玛斯贰斯那架铁床,长者锯之,短者拉之。莫名其妙的审查制度,把一个个有生气的作品斧削成僵死的东西。

主题大而空,表演夸张“青筋暴露扯嗓子”, 主持人喊叫,歌舞场面奢华。谁都明白,但谁都没有办法。年复一年,在期待与批判中走向自嘲。

另一方面,却有人呼吁给“反动言论”以自由。沈敏特教授在《北京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反动言论’能否享有言论自由”的短文,意在引起社会对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的重视。他主张实践是检验言论荒谬与否的唯一标准,排除任何权威。一篇普及常识的文章,骤然引起海内外的关注。习惯于捕捉信号的观察家,以为中国言路的缝隙又开大了一些。《凤凰周刊》今年第四期的报道称,该文无任何背景,完全是偶发事件。沈认为,阻碍言论自由的力量,更多地来自特殊利益集团,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指的应该是“老百姓的稳定,国家的稳定,而不是哪一个利益集团的稳定。”他提醒执政者注意:言论自由才是保障社会稳定的条件。

本期《凤凰周刊》还刊登了一篇相当惹眼的报道:江青墓葬现京郊。该墓躲在福田公墓的名人墓区里,石碑正面刻有“先母李云鹤之墓 女儿女婿外孙敬立”,时年为2002年。碑后不着一字。如果不知道这个名字和江青的关系,谁也不会多看一眼。这位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被送进火化炉时用的名字是“李梓”。她在遗嘱里希望能安葬在老家山东诸城,但终究未能如愿。生前呼风唤雨,死后却隐姓埋名。丈夫安居天安门广场水晶棺,瞻仰者川流不息,她背负反党集团头目的定论,难以善终。暧昧的政治人物接连成了谜,留给世人无限的迷惘。人们需要信而非遗忘。放下了历史包袱,才能坦然前行。执政者背负如此多的累赘,充当历史的挑夫,何其苦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