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杂志PK

失控的本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要颁发一个诺贝尔“概念”发明奖,定非国人莫属。一个个简单的产品,被各种“概念”罩住,不是靠基本性能赢得消费者,而是用所谓神秘的添加功能夺人钱袋。

如果要颁发一个诺贝尔“概念”发明奖,定非国人莫属。产品营销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编故事。一个个简单的产品,被各种“概念”罩住,不是靠基本性能赢得消费者,而是用所谓神秘的添加功能夺人钱袋。从“三株口服液”“绿谷灵芝孢子粉”到“蒙牛OMP”,手段如出一辙。擅长编情节剧的好莱坞大碗,在中国营销专家面前,恐怕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了。

按照《青年周末》的报道,一年前就有人质疑“蒙牛OMP”,《中国新闻周刊》今年第六期的专题“蒙牛新风波”,则把时间推到了三年前。最早怀疑这个新功能的是一位中学生,经打假英雄方舟子披露,引起“奶业第一炮筒”王丁棉的注意。王发现,这是一种违规添加化学品,“这种谁也说不清的物质,存在着极大的安全担忧”。他发现了蒙牛的用心:用一个暴利产品保本,然后用其他产品打价格战,逼迫其他企业也不得不动歪脑子,添加这样那样的物质来应战。身为广东省奶业协会副会长的他,2007年7月6日向卫生部送交了一份《关于核查蒙牛特仑苏奶有关情况的报告》。没有任何回音。他开始孤军奋战,把自己的研究文章挂在南方奶业网上。总计11篇质疑文章,在半个月赢得2400次点击后,就被迫撤掉。一瓶牛奶,十二部委共管,但蒙牛OMP照样天马行空,赚足了消费者的银子。在民间打假者质疑二十个月后,相关部门才做出“违规”判定,蒙牛只是个犯小错的好孩子。

我们应该把最大的敬意送给方舟子。他一直把OMP作为靶子,决心打鬼。他研究发现,这个所谓的“造骨牛奶蛋白”主要成分就是IGF-1,能引发多种癌症。在他面前,蒙牛的虚假宣传伎俩无所遁形。他愤怒发问:欺诈性营销为何无人监管?“要考虑经济危机这个背景下,民族产业保护的问题。”质检总局一位官员的话可谓标准中国式答案。宁愿让民族企业害人,也不能让他倒下。一些肩负为公众把关的政府部门,一屁股坐在企业那边,你还能指望谁呢?

蒙牛的崛起曾经是一个奇迹,在这场风波之后又将如何?《中国新闻周刊》编者的话一锤定音:它苦心经营的品牌如今已经变得“风雨飘摇”。

被溺爱的所谓民族企业任意而为,基本不受约束的企业高管在薪酬上更是探囊取物。当媒体爆出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年薪6616、1万之后,全社会为之震撼。银行、证券、保险已经成为高管薪酬最高的行业。在舆论压力下,政府不得不出台了“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限薪令,规定最高年薪不得超过280万元。这依然是个叫人咂舌的数字。凭什么?为什么?老百姓想不通。第八期《瞭望东方周刊》的社评指出,区分国家资源与高管人员的贡献应当是中国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薪酬设计的常态,但长期被视而不见:一方面,高管充分享受了其所在垄断企业业绩的好处,另一方面,在一些企业中,往往看不到业绩与大部分高管本人密切相关的证据。“如此一来,高额薪酬退化为利益分配的工具”。国企如此,非国有金融企业高管薪酬更容易失控,因为“内部制衡机制不健全,自定或变相自定薪酬严重”, 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研究员孙群义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