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历史在轮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中国始终没有进入现代社会所要求的制度化、系统化和法律化管理。《大义觉迷录》中人的命运,难道不足以镜鉴?

《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录》(Teason By The Book)

(美)史景迁著 温洽溢、吴家恒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年2月第一版

定价:38元

美国的汉学领域是蔚为大观的,它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圈子,既有对中国的现实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等做深入的研究;也有对古代中国极度沉迷的。事实上,在美国政治的决策圈里,就经常有汉学专家的身影。

在这样一批人中,史景迁应该算是一个异数。尽管近些年来关于中国的话题日益进入了美国的寻常百姓家,但是真正能够进入普通阅读的中国话题却屈指可数,它多数还是停留在研究和政治层面。而史景迁40年来的中国史学著作,几乎本本都能进入到畅销书的行列。

史景迁的历史著作题材选择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有时候是宏大奇伟,比如《天安门:知识分子与中国革命》、《大汗之国》;有时候却见微知著,管中窥豹,比如《王氏之死》、《前朝梦忆》。

《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录》应该算是他后一种作品,通过一个案件的娓娓道来,去讲述一个时代和一种文化。这本书的原名是Treason by the Book,直译是“以书谋叛”,实际带有多重涵义。汉语译名乃是在台湾出版时所取,更加直观道出本书的主题。英文第一版出版于2001年,在史景迁著述中属于较晚的(他第一部引发出版界关注的《康熙自画像》出版于1974年)。

书中所叙述的案件本来案情十分简单,一个叫曾静的知识分子,叫人投书给镇守陕西的将军岳钟琪,岳飞的后代,鼓动他谋反。岳赶紧上报皇帝雍正,然后套出了所有涉案人员,其后在皇帝的亲自办案之下,所有罪犯无一落网。

放在一般情况下,龙颜震怒,咔嚓咔嚓一批人头落地,一批人株连九族,一批人家属没官,这事就算结束了,历史上自然也不乏这样的例子。谋反是王朝时代最大的罪案,这样的处理方式,朝中自然没人会说什么。即便在历史之中,这么做的皇帝,也没有几个收到了历史的审判。

但是奇异的就在于,这个似乎在历史上以“残暴”著称的皇帝,却一五一十地开始和曾静这个罪犯辩论上了,而且还和朝臣展开了一场杀与不杀的拉锯战。他不但针对的是曾静指控他的、当时在社会上流传广泛的篡改康熙遗诏夺位的“谣言”,而且针对的是对于整个大清历史的指控。

他把审讯曾静、以及和曾静的辩论过程编辑成了一本《大义觉迷录》,广泛分发给地方,同时还组织了“宣讲团”,到各地去宣讲这本书的道理,远至新疆边陲。

雍正为什么要赦免这个大逆不道的“叛乱分子”?史景迁说得很清楚:只有用正当的儒家道统击败了曾静,所有对他雍正,以及从清朝入关以来的所有对于清政府的政权合法性的指控,才会烟消云散。也就是说,这是一场争夺政治合法性的斗争。一方是掌握了朝政已经几十年的政权的最高统治者,一方是手无寸铁无缚鸡之力的边远山村的书生曾静,和他那一班不坚定和不成材的盟友和弟子。雍正执意要开展一场覆盖全国的“政治思想教育”,目的是广布天下,清政权建立的基础是汉民族已经薪传了几千年的正统儒家思想;而他雍正是历史传说中的“明君”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