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稳定的边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恰如《言论的边界》所述,稳定是为了公共利益、民众福利和自由生活。以稳定之名伤害这些,稳定就失去了正义性。

《言论的边界》

[美]安东尼•刘易斯 著 徐爽 译

法律出版社

2010年5月第一版

定价:25元

阳光明媚的7月23日,如果说不是全体中国人心中的伤痛日的话,那么也是多数中国人的。甬温线动车追尾事件不仅仅在遇难者和受伤者的家属心里扯开了一道口子,事故之后的拯救和处理过程的重重迷障,在渴望真相的中国人心上,也扯开了一道口子。

虽然从中央到地方的许多媒体,冲破了地方以及相关部门的封锁,对事故进行了诸多报道。然而,包括伤亡人数、救援过程、事故原因、动车高铁系统安全性等等关键性疑问,依旧在遮遮掩掩的官方说法中无从明了。

根据以往的实践以及对媒体行业的管理惯例,公开的秘密是:“稳定”,乃是对媒体无法充分自由报道的一道永恒紧箍咒。任何负面信息冠以如此诉求,似乎控制便都顺理成章。

诚然,从1978年的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在社会、经济和文化上所取得的成就,是无法再承受一次全面的暴力革命或武装抗争。然而,以稳定之名对于言论和新闻的封锁,真的能对“稳定”起作用吗?或者说,稳定的边界在哪里?

两届普利策奖获得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安东尼•刘易斯2007年的作品《言论的边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虽然说的是美国的事情,却对这个问题能一针见血地回答。虽然刘易斯是在回顾宪法第一修正案从1789年诞生以来的历史课,其实他在上的却是言论自由课。

与中国的“稳定”一词可以勉强对应的,是美国主流人群对于“法律与秩序”这样一个概念的执着诉求。他们坚信无论社会如何变革,维持法律与秩序的运行,乃是保证国家得以正常运作的前提。宪法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的核心话语只有14个字:“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出版自由……”,却因此而引发了政府、法院、立法机构、媒体、公众、个人、社会……几乎整个国家无休止的斗争和妥协。

任何一个社会,其构成的元素是复杂的,而人与人之间的思想之间有着极大的差异性。因此,对于社会稳定与发展这样的命题,也自然有着不同的理解与构想。即便法律与秩序是多数人的诉求,但是,如何达致这样的目的?媒体无休止地对政府的问题和丑闻进行挖掘、社会繁杂无章的或理性或冲动的言论、公众对于八卦和丑闻的天然热爱,难道不是对于法律和秩序的极大挑战?

20世纪初美国伟大的最高法院法官、现代美国言论自由理论的奠基人温德尔•霍姆斯在这个问题上如此表述:“所希望达致的最终的善好应该通过思想的自由交流来实现,对真理的最好检验是在市场竞争中让思想本身的力量为人们所接受,真理是人们能够安全实现其愿望的惟一基础。”

因此,稳定与秩序所依靠,乃并非对于思想和真相的统一性管制,而毋宁是通过市场竞争而使真相浮现,从而达到社会的共同认识与基础,这才是终极性的秩序。

那么,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善意合法、坚强有力的管理者或者政府,来对社会进行规制,并且执行法律与秩序,对于它的挑战,难道不会使社会产生动乱?1943年,在判决一起诉讼中,杰克逊法官说道:“如果说我们的宪法星空还闪烁着永恒的恒星的话,那么它便是:任何官方、权威以及大受欢迎者都无权规定什么是政治、国家、宗教或者其他思想方面的正统,或者强迫公民用语言或行为承认其正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