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我的公民阅读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公民修养是一生的功课。我的公民阅读课包括《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异端的权利》、《万历十五年》等等。

“公民”是一个好词。但是公民并不是一个崇高的词。在西方的语境里,公民乃是一个迹近于天赋的概念。所谓迹近于天赋,多数人只要出生在这个国家里并且得以长大成人,便获得公民权利。所以,人们几乎没有什么场合会使用“公民”这个词,除非“迹近”的一个特殊情况,当一个外国人要争取“公民权”,也就是成为该国的“公民”的时候,这个词才会频繁出现。

所以,他们所使用的词是很平淡的:citizen。这个词可以翻译成公民,也可以翻译成市民,并且几乎是混用的。

成为公民既然是一个天赋(我们暂且搁下特殊情况)权利,然而真的每个人都便是“公民”了吗?其实,就像龙应台所说的那样,自由也是一种天赋人权,可是行使自由却需要太多的能力。我以为,公民是需要长成或养成的。而我也以为,成长成为一个公民,阅读是一门很重要的功课。

当然,我并没有那样的骄傲,声称自己便已经是一个好公民。好公民是一生的修炼。然而,即便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都需要有一些基本的常识和知识。在中国的语境中,公民养成的素养和教育是一件尚未开展的工作,我自己是在无意和摸索之间,通过阅读而逐渐获得所谓公民的一些常识,在这个混沌、嘈杂而失序的时间里,期待提高和分享。

《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英国哲学家卡尔•波普尔著。这几乎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书。我在大学中第一次读到这本书的时候,恍如晴天霹雳,它彻底地改变了我对于人生、理想和世界的看法。它使我开始全面地质疑我在之前的所有教科书中所得到的知识所奠基的基础。我们以为历史的发展有一个方向性,并且认定了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人生有一个必然的趋势,如果不是因为我自己太过愚笨和轻信的话,那么这至少是我小学、中学乃至大学的教科书中所要告诉我的哲学基础。

我以为我从这本书中学到了公民素质中最为重要的一课,那就是质疑。这也使我获得了成为一个媒体人的必要素质。我们可以相信一个社会的善意,但我们无法相信一个政府或者政权的善意。每个政府或政权都必然宣称自己是善意的,并且为了所有公民的福利和未来所着想。然而,当我们用波普尔的标准来衡量的时候,我们却会发现他们所宣称的、所建设的“善意”,多数并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所要求的、所值得拥有的善意。“一切看起来完美的东西都是可疑的”。如果公民无法学会用质疑、挑剔的眼光去看待自己所生存的社会,那么,往往便会在遍地的政权谎言之中迷失。公民会支持压迫他人(多数情况下是少数人)的政策、方法与手段,从而使整个社会成为一个虚假的、暴力的和冷漠的场所。学会质疑政权,才能够学会热爱祖国。

《异端的权利》,奥地利小说家斯蒂芬•茨威格所著的一本关于宗教宽容的历史书。在加尔文登上宗教领袖的位置之前,他也是一个遭受迫害的宗教改革家。然而,当卡斯特里奥出现的时候,加尔文就变成了一个施暴者。他曾经是一个英雄,一个将中世纪的繁琐、压制和单一的基督教教义掀翻在地的革命者。可是,当他登上了权力的巅峰的时候,他一样采用了暴力,来摧毁他的反对者。我丝毫不怀疑加尔文所具有的宗教虔信和忠诚,但是他恰恰要以用自己的虔信来消灭所有一切的异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