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中国不了解中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西方出版业对中东的关注可谓汗牛充栋,但中文世界的中东,大多猎奇与无知的文字,或大段抄录美欧学者的见解。

一片那么邈远而陌生的土地,突兀地以如此暴烈与血腥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当我们还来不及知道它以往的形状的时候,它就以凤凰涅磐式的重生展现新的面貌。

仿佛我们并不是生存在同一个地球之上,仿佛我们不是一样呼吸着空气吃饭喝水的人类,仿佛他们不是和我们一样由血和肉构成的脆弱身躯。

我们以近乎游戏的方式冷漠地观赏着在利比亚发生的革命与战争。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死,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革命。当反抗军冲入的黎波里,卡扎菲不知去向的时候,中国民众尚且在官方与民间迥异的表述中混沌着,无从判断。

可这难道是第一次吗?直接导致利比亚革命的,是中东;利比亚的命运本身就与中东不可分割。可是对于中东,我们知道多少?那一个个然而实际陌生的名字,埃及、突尼斯、也门、叙利亚、以色列、伊朗、伊拉克……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与我何干?

20世纪在西方具有重大影响的两个保守主义政治理论,萨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和弗兰西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事实上都在阐述西方政治价值观如何在21世纪维持世界独占地位,但是他们内心身处,都是以伊斯兰文明作为假想敌的。伊斯兰文明的故园和载体,正是中东。

亨廷顿与福山的理论虽然带有严重的WASP(美国早期主流移民构成,White Anglo Saxon Prostant盎格鲁撒克逊血统、新教徒、白人,延伸为美国保守主义主流思想)情结,在学术界中也广受诟病,但在美国主流社会中甚为吃香。这个血统也甚为好莱坞所接受,在多数的反恐怖主义影片中,伊斯兰极端分子往往是反派主角。

然而,这并非是西方和美国了解中东的惟一途径。事实上,从出版的角度上看,在反伊斯兰与同情伊斯兰的书籍上,并没有明显的一边倒趋向。西方最著名的两大独立知识分子,一个是埃德蒙•萨伊德,一个是苏珊•桑塔格,他们在何为伊斯兰以及如何理解伊斯兰上,对于普通公众有着巨大的影响。萨伊德的祖国是巴勒斯坦,但是出生和教育在美国,他一生付出了大量的精力为伊斯兰正名。他曾经出版过一本著名的作品,《遮蔽的伊斯兰》,痛斥西方的媒体与文化,以偏见掩盖了真相,扭曲伊斯兰在公众中的形象。桑塔格并不是研究伊斯兰方面的专家,可是当9•11发生之后,她立即在《纽约客》发表文章,指出恰恰是由于西方对于中东的挤压和榨取政策,才使得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矛头对准了美国。在她的遗作《同时》中,关于西方对于伊斯兰的误解与挤压,占了偌大的篇幅。

偏见与恐惧并非与生俱来,而往往是来源于无知。公众对于陌生地域的探索,无非多数来自于媒体与出版。西方的出版对于中东的关注,若不能够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也足够给于公众一个全面的理解。事实上,在欧美国家都有着大量的中东书写者,无论是政治还是文艺。2001年9•11之后,对于阿富汗、对于中东,大量的书籍被出版,其中许多都畅销一时,包括了《在德黑兰教洛莉塔》、《追风筝的人》等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土耳其作家奥尔汗•帕穆克的作品早就风靡一时,《伊斯坦布尔》曾经在各大图书销售排行榜上长期占据首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