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

不再当“怨妇”

凯拉韦:越来越多的女性工作更出色,生活更好

前段时间,我收到了一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寄来的电子贺卡。贺卡中是一枝兰花,下面附有一行字:“恭祝国际妇女节快乐!”

我的确过了一个相当愉快的妇女节,不过,这似乎与时代潮流不符。对西方的大部分职业女性来说,今年的妇女节只是糟糕透顶的年年岁岁中,又一个糟糕透顶的日子而已,这种日子似乎永无止境。

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最近一直在认真研究针对女性经理人的一系列最新调查。每一项调查都证明了女性们的生活是何等不如意,它还反映出,尽管有一套套慷慨激昂的长篇大论,女性的生活依然没有太大改变。女性经理与男性经理之间的收入差距依然存在。女性对于工作前景的悲观程度依然超过男性。她们仍然无法进入C-suite行列(即最高管理层,但愿它们依然是这种叫法)。

有一项调查甚至发现,女性最大的敌人就是她们自己,并引用如下事实作为证据:欣赏理查德•布兰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身价高达42亿美元的全球性企业家)的女性人数超过了欣赏凯伦•布莱迪(Karren Brady,这位声名不及前者的英国女企业家如今正参与一档电视竞赛节目)的人。小说家凯西•列特(Kathy Lette)在一篇专栏文章中总结了这种负面情绪,她写道:做女人的麻烦就在于,当你的脑袋撞到玻璃天花板时,同时却还要拿着吸尘器继续干活。

正如我所说,对我而言,今年的妇女节我过得相当愉快,既没有做家务,我的头也没有撞上任何东西。唯一的遗憾是,我得知一位担任高级职务的女同事最近一直在议论我,而且是以我不太喜欢的方式。我花了15分钟给她写了一封电子邮件,本想告诉她我们女性是如此聪颖——外表友善而内心却极度龌龊——但随后,我想起自己不久前刚刚写了一篇提倡八卦的文章,于是,我深吸一口气,点击了“删除”。

除此之外,做女人是一件乐事。我去气氛友好的办公室上班,做着我喜欢的工作,还被邀请发表了一次演说——如果我是一位男性,就永远不会受邀发表这一演说。我受邀出席在英国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举行的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en Freud)预展以及女性早餐会。活动结束,回到家中,由于购买的东西已经被送到家中,剩下的就是一些小事了,我要做的全部工作就是煮一些意大利面,然后洒上调味汁。结果,意面有些煮过了头,可家人们还是吃了,没有人抱怨。

要说一切都没有改变,显然不对。几年前,超市里还买不到现做的意面酱汁,而且也不提供外送服务。我在工作中看到的一切(上述调查除外)都告诉我,越来越多的女性干得更加出色,生活也过得越来越好。

为了证明这一看法,我翻阅了20年前我为本专栏约的一系列文章。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专栏的标识——这是一张交通标志,画中是一名穿着裙子的女性,下面印有一行字:“职场女性”。

画中这位女性装腔作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它传递出一种极不恰当的画外之音:对其他道路使用者来说,职场女性就像是“马路杀手”。而我那会儿竟然同意采用这样一幅插图,说明当时的世界和现在是何等的不同。

当时的文章也是如此。有一篇长篇特写讲述了一名女性每周可以在家工作一天,这在当时算得上是一件相当新鲜的事。还有一篇满是溢美之词的文章是关于刚刚兴起的女性社交网络,那里提供“打折自信心训练课程 . . . 品酒活动以及保时捷试驾”。

不过,最令人瞠目的区别在于当时的女性退出职场的原因——不是因为孩子,而是由于偏见和孤立。正如一位女性股票经纪人所说:“让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你是女人这样一个事实上,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

在这些多年前的老文章中,唯一让你觉得熟悉的是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那种悲观情绪——以及认为一切都没有改变的固执看法。不过在当时,大部分雇主甚至都无法意识到问题所在,而如今,几乎没有一家公司会忘记发一篇新闻稿,表示自己一直致力于帮助女性成长。

尽管其中的多数内容都是公关说辞,但它至少表明,这场以改变人们态度为目的的抗争取得了胜利。改变已经发生,而且我想,还会继续改变下去。没有必要再无谓地抱怨下去。你可以找到更有意义的追求,并为之奋斗。

若是想到我自己的孩子,想到幸运的他们今后将如何在社会上谋生,其中有两个孩子是我不会担心的:我的两个女儿。

译者/薛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