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电子时代的传统阅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电子阅读会取代传统阅读吗?这个问题不仅在于阅读本身,而在于电子网络时代在人类精神生活中究竟起到怎样的作用。

我已经滑身进入了新媒体。

对于一个前半生浸淫在传统媒体之中,并且因此而获得职业自豪和精神支柱的人,所立即呈现的,就是各种的不适应症。尽管我在此之前,就早已经相信新媒体必将取代传统媒体,但是传统媒体如同荷尔蒙一般所散发出来的责任、理想与深刻,一再诱惑着我回头张望。而在新媒体之中,流量、数字、工具、曲线这些冰冷而理性的产品形态,取代了传统媒体温润而随意的角度、策划和挖掘。

我想,这正是包括了许多美国和欧洲的传统新闻人,当他们转型进入新媒体时代中无法生存的真正理由。媒体人纯正然而带有更多精神性追求的本质,开始蜕化成兼具内容运营和产品经理的模糊角色。可是,就我自己而言,我却更加坚定了新媒体必然是未来媒体主流形态的观点,因为当以往几乎无法触摸的读者已经成为分析工具中一个个实在可触的具体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所谓的滑身,就在于我不需要挣扎。

可是,当我看见了唐家三少成为网络首富作家,并且用写了2600多万字,来换取3300万收入的新闻的时候(http://cn.ibtimes.com/articles/17031/20121128/writter.htm ),我却固执地认为,电子阅读仍然无法取代传统阅读。

或许,是因为怀旧的原因?我留恋传统阅读所提供的美好图景:在一个温暖和煦的冬日午后,有一杯飘着浓香的咖啡,空气中漂浮着轻柔的音乐,缓慢地展阅一本写满人类过往与思索的书,该是一种怎样无上的享受?

可是,这难道不是一种非理性的抗拒吗?如果一切的场景不变,难道这样一本书,不可以在iPad或者是Kindle上阅读吗?除了展阅两个字,一切都并没有改变呀?

我没有去做一个科学的调查,也根本不知道年轻的阅读者们的习性,所以,我仅仅代表我自己,但是尽量地运用我的理性逻辑,来寻找一个可能性的答案。

在我自己的阅读经历中,我把阅读分成了轻阅读和重阅读。轻阅读并不需要我投入太多的精力和思考,而仅仅是一种从阅读中获得娱乐或者信息的行为,包括了小说、画册、杂志等等。而重阅读则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笔记甚或参考。比如历史或者哲学的研究。当然,这都不涉及所谓阅读的意义,而仅仅是在于阅读所需要的时间、精力和专心等元素。在我的移动硬盘里,保存了大量的书籍,但是我几乎没有去阅读他们,比如商务印书馆早期所出版的一系列哲学著作。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在电脑上完成了一本哲学著作的阅读?我曾经在美国的大学里完成了一篇国际问题论文,其所提供的资料基本上都由教师在网络上提供,其中包括了福山和亨廷顿。但是我几乎就是采用搜索的办法,找到了我所需要的段落而已,至于那些书的全本,我都是在传统阅读之中完成的。

我是说,对于那些重阅读的东西,至少就我而言,它们需要许多的思考、专注乃至安静的环境和状态。而电子阅读本身所具有的喧嚣、快速和疲劳,就会消解阅读的有效性。而网络的碎片化思维模式,更加与重阅读所指向的思维本质,格格不入。

自然,电子阅读和网络出版,已经大大地改变了知识传播的形态,创新几乎是电子阅读的生命线。但是,创新并不是电子时代的专属。在董桥的《青玉案》中,记载着许多欧洲早期书籍的装订和善本,包括一些著名的装帧师的轶事。这些手艺今天已经在主流人群之中难以目睹了。不过,对于对购买和收藏书籍有一些爱好的人都知道,书的版本与装订,其实本身乃是阅读和历史的一个重要部分,甚至本身已经构成了一本书的部分意义。近些年来中国书籍的品色已经有了许多提高,但是却与欧美的书籍出版水平仍然有着极大的差距。书籍出版的创新,原本也是这个行业生命力的一个源泉。而这,自然只有在传统阅读中才能出现,才有意义。至于多媒体阅读,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它必然伤害重阅读所需要的清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