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泄密

有些工作是否不宜公开做?

凯拉韦:我对在公共场合泄密并不特别担忧

在近期从西棕榈滩到华盛顿里根机场的一次全美航空(US Airways)航班上(啊哦,我是不是透露太多信息了?),我的座位号是6D。过道对面5C座位上那个人,在两个小时的航程中都在处理员工评估的工作。对我来说,想要不看见她明亮的17寸电脑显示屏上的雇员名称或测评得分完全不可能。

我不知道公开进行与个人信息有关的工作是否明智甚至合法。您对此有何看法?

爱管闲事的商务旅行者,女性

露西的回答

我觉得你对这事考虑不够全面。对5C座位上那位妇女来说,要赶着完成对几个员工的评估,飞机是比办公室更合理的场所。华盛顿是个很大的地方,佛罗里达也是,6D座位上某个爱管闲事的女性认识相关员工的可能接近于零。即便你确实认识他们,发现他们在某个测试中得了62分可能也没那么有趣,不是么?与此相反,如果5C女士在办公桌前做评估,经过她身后的人认识相关员工的可能性接近100%。而他们实际上对这些信息可能极感兴趣。

我对于公共场合各种偶然因素导致的泄密并不感到特别担忧。即便我担心这事,对此也没有太多应对办法。如果你要求所有员工在飞机、公车或者星巴克(Starbucks)都不得查看任何敏感材料——即便只是略微敏感,你就得穿越回所有工作在办公室完成,多数还是在紧闭的大门后完成的时代。即便有人可能认为这正是他想见到的结果,现在也为时已晚。妖怪已从瓶中放出来了。

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人们要考虑一下常识。他们需要考虑信息的保密性有多高,身边的人有多大可能会对这些信息感兴趣。因此,如果你在一个满是银行家的人满为患的酒吧,大声在电话中谈论收购竞标是个极坏的主意。而如果你是在公共汽车上,用智能手机审批费用则问题不大。

即便在电脑出现以前,总有些敏感信息会无意中泄露。过去已经出现过这样的例子,比如抵达唐宁街的大臣手里拿着会被强大的摄像头识别的文件,或者备忘录被马马虎虎地扔进公共垃圾箱。

对计算机来说,真正的危险不是爱管闲事的旁观者。而是不该进入某个计算机系统的人侵入了该系统。因此,举例来说的话,彭博(Bloomberg)披露其记者能借近水楼台之便查看客户信息——这可真的是个问题了。

你的建议

防不胜防

在其他人可能看到细节的地方永远都不该打开这类文件,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谁可能在看着。我一位前同事曾在一次竞标中赢得大单,因为在飞机上他看见了竞争对手给出的条件,于是他下飞机后更改了他的价码。

咨询师,男性,66岁

贴警示标

经常进行商务旅行的人的笔记本电脑上应该贴张标签,上面写上:“我对保密数据足够小心么?如果不是,请拨打这个号码……”这样我们就可以向他们的主管告发他们。就像高速公路上卡车背后贴着的“我是个好司机么?”的标签一样。

男性,匿名

隔墙有耳

我做投资银行家时曾与一位客户一起吃午餐。一位我们银行的高管就坐在我们邻桌,不过他面朝另一个方向,因此没看见我。当时他正与同伴谈论即将开展的业绩评估和关于我熟识的一些人的晋升或奖金前景的问题。

如果有什么教训说明应把个人事务严格限制在私人场所,这就是一例。

前银行家,男性,42岁

享受一下生活吧

在航班上工作很不明智。睡一觉、看本书、吃吃喝喝要好得多。还可以看部电影。生命是如此短暂啊。

匿名

显示屏广告时间

5C座位那个人应该用隐私屏幕——一种带偏振的玩意,能让6D座位上人士的眼中一片模糊。

匿名

隐私已死

我们生活在一个透明时代——隐私已死,成千上万个cookie和社交媒体形成的远程显微镜已把个人隐私碾得粉碎。而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员工被要求在醒着的每个小时都保持高效和待命状态。

匿名

译者/简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