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毕业生

毕业演讲不接地气

凯拉韦:演说者纷纷勉励毕业生改变世界,这有点偏离实际

每年的这个时节,名人们披上宽松的黑色斗篷,头戴奇怪的帽子,在大学草坪上对着成千上万的学生和家长们高谈阔论。

不过今年有点奇怪。每个大名鼎鼎的演说者似乎都碰巧在毕业典礼演讲中谈到了同样的主题——他们都告诉毕业生,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在史密斯学院(Smith College)表示:“我奉劝你们,不要只想着成为世界顶尖人物,还要改变这个世界。”

女演员凯丽•华盛顿(Kerry Washington)在其母校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在两次告诉学生她爱他们之后——表示:“世界需要你们的声音,需要你们中每个人的声音。”

还有这个,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在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讲道:“毕业生应该乐观,应该相信世界会变得更美好。世界在等待着你们的领导。”

每个在大学时光中学了点东西的学生都能发现这些言论中的废话。全世界已经有70亿人的声音,多一个还是少一个根本不算什么。为什么毕业生尤其应该乐观也不清楚,特别是在当下这个时候。世界并没等着他们领导,也许只有极少数人有机会领导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东西。

斯蒂芬•科尔伯特(Stephen Colbert)在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向学生们提出的建议就恰当得多,也时髦得多。这位讽刺演员一开场就嘱咐大家把手机都开着:“花点时间关注下我的推特(Twitter)账户,以免我在演讲期间发布任何推特消息。”我希望毕业生们听从了这一建议——我在YouTube上看这个演讲的视频时就感觉到受教了。

唉,他接下来的话把这次演说完全毁掉了,他建议学生“选择那条通向你们想要的生活、想要的世界的艰难道路”。谁说艰难道路就一定是比轻松道路更好的选择?至于我们想要的世界——这东西概不出售。所以说,毕业生们需要掌握的显然是如何适应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

只有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的演讲中没有鼓励任何人改变世界。这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世界是他的职权所在。抑或是因为他自己知道改变世界有多难——就算你碰巧是美国总统也是如此。他不仅没能改变世界,他甚至都没能让他的人民放下枪支,也没能解决他自己国家的预算问题。

2013年的毕业生与其好高骛远,不如把起步的目标放低点可能更好。当他们离开校园时,他们可能会说的不是:“你好,世界!”而是“你们好,爸爸妈妈!”

这是“飞去来器”的一代,他们中的多数人出校园后将径直回到他们儿时的卧室。赫芬顿、奥巴马和伊梅尔特应该说的是:如果你非要去做,那就去改变世界,不过先帮忙更换一下吸尘器里的袋子也不错。

接着,他们应讲讲赞美勤奋工作的逆耳忠言。可悲的是这些话如今已过时了。

我刚毕业的时候,所罗门兄弟公司(Salomon Brothers)首席执行官约翰•古特弗洛恩德(John Gutfruend)告诉我当时的男朋友——那时他已被该投资银行聘用——每天上班要“准备摸老虎屁股(ready to bite the ass off of a bear)”。三十年后我还记得他的原话,这部分是因为我喜欢美国人说“off of”的方式,不过也是因为这条建议太棒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