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电子邮件

你为处理电子邮件发愁?

凯拉韦:我装了一个屏蔽系统,过滤绝大部分邮件

现在加州的潮人们热衷于召开一种新型派对。其基本模式是,邀请好友以及同事来到自己家中,打开一瓶美酒,播放一个动听的音乐列表,然后大家拿着各自的笔记本电脑安顿下来开始清理电子邮件。

“收件箱清零派对”的创意来自兰迪•扎克伯格(Randi Zuckerberg,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之姐),并且很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社交聚会创意。相比之下,即使特百惠(Tupperware)派对都开始显得像是闪闪发光的知识分子沙龙。

兰迪•扎克伯格表示,未读的电子邮件会使她的精神产生负担。对于这种情况,解决办法并非开个派对,而是告诉她自己学会控制情绪。现在我的两个电子邮箱中共有2347封未读邮件,而我在精神上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我会在收到邮件时瞟上一眼,根据发件人是谁以及标题栏的内容选择是否阅读邮件。否则的话我倾向于不读邮件。

兰迪•扎克伯格称,为了营造派对氛围,她的所有宾客都要把抱怨“自己如何讨厌花费大把时间处理电子邮件”作为开场白。这种做法的问题在于,抱怨电子邮件甚至比抱怨天气还要无聊。无疑人人都会这么做,包括一开始带给我们电子邮箱的那些人。戴夫•科普林(Dave Coplin)是微软英国公司的“首席构想官”,他最近刚写了一本关于被瓦解的事物的新书,而电子邮件正是最为破碎的东西之一。他感叹称,我们都是电子邮件的奴隶。

上周我去聆听了一位女士的演讲,主题是如何更好地使用电子邮件。在听演讲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我们都应下定决心永远不再抱怨电子邮件是如何占用了我们的时间;正相反,我们应当提醒自己电子邮件是如何使我们能够应付过来。电子邮件最绝的一点在于,它使我们能够不用抬一抬手指就装出一副非常有条理的样子。

我没有在电子邮箱中设立文件夹,也没有用于整理资料的系统。这是因为我没有这个需要。邮箱搜索功能是如此有用,以至于任何人发给过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杂乱无章地存放在存储云中,而通过搜索功能又可以一瞬间将其找到。

我还学会了如何过滤信息,并在过去的一周当中很开心地安装了一个严格的屏蔽系统。我的邮箱现在拒收所有公关邮件和骚扰邮件,几乎所有的群发邮件,甚至少数几个同事的邮件。所有“不在办公室”的回复以及来自LinkedIn的邮件都被屏蔽了,因此我再也不用读到声称“某某人又增添了一项新技能!”的信息了,我甚至屏蔽了每日来自食堂的邮件,信中通常会告诉我晚餐的菜单包括面托烤香肠(toad in the hole)以及葡萄干布丁(spotted dick)。

通过这些过滤设置,我现在每天大约收到15至50封邮件。对于这些邮件,我会在我认为恰当的时候做出回复——我可能立刻回信,也可能永远不会回信。唯一一类我会设法立刻回复的邮件都是关于一些需要我做出否定回应的事。这些邮件会对我的精神造成负担,因此为了尽可能地减小损害,我已经学会了如何尽可能快地回复“谢谢,不用了”。

我意识到,承认电子邮件并未占用自己太多时间存在一些不合宜之处。这等于是在说:我既不是很重要,也不是很受欢迎。既受欢迎又很重要的人物在电子邮件上面临的麻烦比我要大得多,以至于他们中的某些人选择建造“电子邮件救生筏”来保护自己不被电子邮件淹没。在做过了这些事情以后,他们也很乐于和大家谈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