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索洛没有说什么?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徐建国:增长的原因是什么?索洛模型强调各种要素的作用,其实是更深层的制度的结果和表象,深层的改革才是中长期增长的基础。

我去年年初写过一篇文章《索洛说对了什么?》,讲的是经济增长需要要素投入,最终总可以归结到劳动力、资本、技术这些东西,因而教育、医疗、职业培训、在职学习、投资、研发这些提高人力资本、物质资本、生产技术的活动,终究都是可以帮助培育经济增长的潜力的。反过来也对。要提高经济增长的潜力,终究要积累这些要素,否则增长就没有了原材料,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

这个道理就是索洛模型的基本内容,非但不复杂,而且很简单。罗伯特•索洛1950年代建立的这一分析框架,对后世的分析、乃至政策制定,都产生了重要影响,索洛本人也因而获得诺贝尔奖。模型虽然简单,道理却是过硬的:没有投入,哪有增长?

但是即便这样简单的道理,现实中也是会常常被忽略的。比如说,讨论中人们常常会说过度投资,增长不可持续,这样的说法在投资占比GDP比重比较高的背景下很容易得到共鸣。可是不投资的话,物质资本的积累受影响,物质资本中蕴涵的先进技术也不能实现,就业机会减少,岗位培训、干中学这些都会受到影响,终究是不利于中长期的增长的。

由于投资比较多,而且有一些坏项目,讨论中人们倾向于更多关注投资的负面,对于投资的正面效应关注不够。其实直到2011年,资本回报率依然较高,过度投资的证据并不足。2012年以来企业利润大幅下降,投资回报率也显著下降,但是这与宏观调控、政府换届等因素联系在一起,很难说预期的未来长期平均资本回报率就一定已经很低了,周期性的因素和长期的考虑要分开来看。而且,增加一些基础设施的投资,降低交通运输、信息交流等方面的成本,是会减少交易摩擦、促进生产、提高资本回报率的。对过度投资的担忧,有时是对投资效率的担忧。但是这其实是两个概念,应该分开来看。通过反腐等措施提高投资效率,估计没有人会反对。

但是道理说到这里其实远没有说完,关于增长,有很多话索洛都没有说。索洛模型没有回答的,是人力资本、物质资本、生产技术这些要素为何会增加?倘若这些是增长的原因的话,那么为什么大家不去使劲办教育、搞培训、做研发、买设备、做投资呢?落后国家都可以做这些事情,积少成多,慢慢发展,为什么没有做?我们改革开放前也可以搞这些事情,为什么没有做?看起来,这些事情没那么好做,做成了,就是增长。可是谁能做成?为什么能做成?在什么条件下能做成?索洛模型并没有回答。因此,索洛模型所研究的,并不是增长的原因,而是增长本身。从这个意义上讲,索洛模型和有关的理论对于政策制定的参考意义有限。

那么增长的原因是什么?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一个“好”的制度,比如清晰的产权制度、良好的法治环境、公平的交易规则等等。有了这些制度,人们就有激励进行各种各样的投资,包括人力资本的投资、物质资本的投资、技术研发的投资,财富就会积累,经济就会发展。而且,很多人在这么回答的时候,脑子里其实是有一个原型的,就是以英美为代表的盎格鲁-撒克逊的模式。英美的经济成功无庸置疑,各国的经济发展,大多吸取其中的成功因素,中国亦不能例外。东西德国、南北朝鲜,这些难得的“自然”实验,鲜活地证明了制度对于经济繁荣的重要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