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联储

央行行长真的很重要?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当下的心态是政治家不被信任,而商业银行家是骗子。这就让央行行长们成为公众信任的载体。但问题是,他们被赋予了太多超自然能力的光环。

我要提出一条小小的异端理论。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选谁担任下一任美联储(Fed)主席引起的争论越是激烈,人选之争就越不重要。不管是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还是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都无所谓。地球照样会转,美国经济也照样会运行下去。

下面是第二条异端理论:马克•卡尼(Mark Carney)对英国央行(BoE)货币政策做出重大改变,引发媒体竞相报道,但这基本上是瞎忙活。这位新任行长的利率前瞻性指引方案解答了很多问题,但也引发了同样多的问题。它对英国经济走向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央行银行家是新的宇宙主宰者。当下的心态是不信任政治家,而商业银行家是骗子。这就让央行银行家成为公众信任的载体。我倒不是讨厌他们。他们总是执迷于经济理论,但总的来说,他们是一群聪明人。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是所有人)将专业精神和公共服务置于名利之上。

问题出在他们被赋以超自然能力的光环。不论是萨默斯与耶伦之争,还是卡尼抵达伦敦受到的欢迎,大体上都源于一个荒谬的假设:这些人有点石成金的能力。而金融市场上持这种假设的人太多了。事实上,他们的职责一是合理地控制通胀率,二是监督银行和金融体系的稳定,以避免经济受到危害。

但我们再清楚不过的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几年,他们在第二项职责上遭遇惨痛失败。他们的错误在于对新金融资本主义顶礼膜拜,信奉只要市场自由运转,就会万事大吉。要为世界陷入崩溃负责的罪人不胜枚举,但无论怎么看,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总是最突出的那位。

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央行银行家能够发挥作用。美联储很幸运,它有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收拾残局。罕有政策制定者能像他那样深谙20世纪30年代萧条的教训。伯南克拥有理性的自信和魄力,这让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另外,有些人会称赞欧洲央行(ECB)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将政策从欧元区各国政府的政治僵局之中解救出来,从而挽救了欧元。我认为这有点过头了,最重要的其实是一个政治决定——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决定支持欧洲央行,而不是德国央行(Bundesbank)。德拉吉当然发挥了作用,但欧元的未来仍然掌握在政治人物的手里。制定国家政策的主要杠杆也掌握在他们手里。

拉吉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出任印度央行行长挽救不了印度的经济。同样,除非出现新的危急局面,否则谁担任美联储主席都不重要。萨默斯的资历众所周知,他自己更是毫不讳言。耶伦似乎更为低调,但据说她也没有缺乏自信的问题。虽说有关接班人的争论已经耗费了不少纸张和字节,但我并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其中一位会与另一位在政策方向上截然不同。

至于卡尼,成为加拿大总理是他的理想。他或许拥有政治家的运气。他履任之际,正值英国经济开始复苏。卡尼很幸运,他的前任是默文•金爵士(Sir Mervyn King):后者从未逃脱过指摘,人们责怪他在信贷繁荣时呼呼大睡,泡沫破裂时又反应迟缓。

卡尼正确地向市场发出信号:英国的借贷成本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升高。但他循规蹈矩地将利率与具体失业率水平挂钩,必然会引入诸多预测上的不确定性和限制条件,与其说这是前瞻性指引,不如说更像是前瞻性猜测。大致申明政策意图应该更好。无论如何,英国经济所面临的巨大结构性难题都无法通过零星地调整利率来解决。

说回美国,奥巴马承认“必须把香肠切得很细”才能发现萨默斯和耶伦的政策差异。那么他应该选谁呢?很简单,抛硬币呗。

译者/徐天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