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私有化

公用事业私有化将造福亚洲

杨忠礼集团董事总经理杨肃斌:许多亚洲国家依靠国家补贴,提供价格低廉但质量也同样低劣的公共服务,这种体系无疑是不可持续的。解决之道是引入民营竞争,建立透明、合理的监管框架。

人人都在讨论亚洲非凡的经济奇迹。亚洲的进步无疑是巨大的。但当成百上千万人跨入中产阶级行列时,仍有大量人口落在了后面。如要发挥出全部的经济潜力,亚洲国家必须让公用事业脱离政府的控制,而这种控制往往只是出于政治或意识形态的考虑。

在亚洲,享受到什么质量的基本服务差不多是靠碰运气。但人们是否能享受世界一流的供水、供电、交通和互联网服务,不应取决于他们碰巧生活在哪里。目前仍有太多国家限时供电。

所有人看到中国都会说——“哇,你能看到很多新建的高楼大厦”。但中国解决供水问题了吗?解决长期交通问题了吗?中国的公用事业在亏本经营,政府则为巨额亏空提供补贴。这或许现在管用,但多久之后,它就会变成过于沉重的负担,令国家无力承担?目前的体系无疑是不可持续的。较短期的投资者对印度拥有同样的热情。但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价格上有竞争力的关键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印度的增长将难以持续。

因此,亚洲各国的关键服务应当向民营竞争开放。杨忠礼集团(YTL Corporation)在英国经营供水服务,在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经营供电服务,在马来西亚本土经营铁路和互联网服务。我们之所以能在这些国家成功经营,向全球各地1200万人提供优质服务,是因为它们透明、合理的监管框架鼓励来自不同国家的公司经营关键的公用事业。

这些依法制定、透明公开的框架(例如英国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在20世纪80年代制定的框架)还确保提供服务的公司接受独立监管机构的问责。这些监管机构拥有强大的权力,能够对运营商处以罚款,乃至剥夺它们的经营许可。

监管框架意味着,任何国家的公司只要拥有合适的专业技术,便能竞争关键公共服务的运营权,而丝毫不用担心受到政府的干预。独立监管机构可以每5年对这些关键公用事业进行评审,保证它们得到妥善管理。如果管理不善,监管机构有权采取行动,对负责的公司处以罚款,甚至替换它们。

在亚洲发挥出作为全球投资温床的全部经济潜力之前,它必须先具备上述这些保障。亚洲大片地区的成百上千万人无法享受到有效的服务,年复一年,人们可能开始心生怨念。这体现在近期的阿拉伯民众起义中,普通百姓走上街头示威。此事应当起到警示作用。人们的容忍是有限的,等到忍无可忍时他们将不再害怕失去什么。自来水和电力供应应当成为基本人权。

人们讨厌僵化、滋生垄断的政府或经济制度。他们只是渴望方便生活的基本服务:廉价、可靠的供水、供电、互联网和交通系统。如果为人们提供这些基本服务,让生活一点点变好,他们的烦恼便又少了一项。

许多国家误以为,只要提供国家补贴、压低服务价格,公民就愿意忍受劣等公用事业。但人们关心的不只是价格。我的经验表明,人们愿意为优质的公用事业支付更高的价格,放弃拥有补贴、但劣质低效的服务。政府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得太远,现在是时候终结妨碍亚洲多国发展的现状了。建立透明、合理的监管框架(如英国的)是最佳方法,因为它允许所有人公开提出他们担心的问题。这些问题能够得到公开讨论,而且一切相关的研究报告和刊物都向公众开放。

亚洲的领导人们在谈论让6亿人实现互联。但东盟(ASEAN)必须在征集必要的政治支持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方能使泰国、越南、缅甸等该地区各国享受到世界一流的公共服务。而且,这些国家可以引进有建设此类基础设施经验的公司,从而缩短整个过程,避免像以前的其他国家那样走弯路。

这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但如果亚洲想发挥出全部的潜力,创造出造福后代的经济成果,它就必须抓紧时间踏上这条道路。

本文作者是马来西亚基础设施建设公司杨忠礼集团的董事总经理

译者/刘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