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信用评级

信用评级没那么重要

FT专栏作家凯:只要没有政治动荡或全球冲突,一个理性的人不会担忧英国等发达国家政府违约。若世界真的大乱,也还有很多其他事要先操心。

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的顾问詹姆斯•卡维尔(James Carville)曾说,如果他能够转世,他就会选择变成债券市场:这样他就可以恫吓任何人。

这种恫吓的现实几乎是毫无疑问的。2010年英国大选宣言中,保守党列出了“英国的一系列经济基准”。排在首位的是:“我们将捍卫英国的信用评级”。据报道,第二年,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总统告诉他的助理“如果法国丢掉了AAA评级,我就完蛋了。”几天之后,法国就丢掉了这个地位,几个月之后萨科齐果然在大选中落败。

主权信用评级应该是反映一个国家政府债务违约的可能性。那么英国和法国有可能会违约吗?这些国家的政府应不应该在意穆迪(Moody’s)、标普(Standard & Poor’s)或者债券交易商的看法?

2010年保守党写这份宣言的时候,英国政府利息成本大约是国民收入的2%,为100年来的最低点。从那之后,这一比例略微上升,但小于未偿付债务的增幅。平均利率在下降,因为当前利率低于历史水平,到期债务的再融资降低了整体成本。而且这些数据夸大了借贷的真正成本,因为很多高收益率债务是通过英国央行(BOE)由政府自身持有的。

相对而言,过去英国政府的利息成本是现在的三倍多,却没有任何人提到违约的可能性。(我忽略了一战期间英国对美国欠下的债务这个尴尬的问题,其中一些债务在协商德国赔款期间直接抵消了。我也忽略了未来某届政府默许通胀加速的风险,这是一个真实的风险,但不是信用评级中描述的那种风险。)

英国政府在债券上违约的可能性,很可能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美国功能失调的国会预算程序意味着技术违约是一种可能性,即使美国政府偿还债权人的能力是无限的。日本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高得可怕,而德国和法国已将各自对货币供应的控制权交给欧洲央行(ECB)。英国有着一个强大的行政管理部门、更加可控的债务水平和印钞机。

超然的观察家会得出结论认为,英国政府不能偿还其债务的风险与陨星坠落到人头的风险相当,比被雷电击中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只要没有政治动荡或者全球冲突,一个理性的人不会担忧这样的事。若真有那样的大乱,也还有很多其他的事要先操心。

一个明显的现实是,如今英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的政府,能够以接近于零的实际利率借款50年,这是数百年来的最低点。任何担忧未来融资需求的政府,都应该尽可能多地发行长期债券,并且是向市场(而不是央行)发行。

即使没有什么理由让任何人认为英国会违约,但交易商和评级机构可能会说服彼此相信:这样的情况即将发生。但如果你有政府可用的资源和实力,这种不理性既是问题,也是机会。因为政府实际上不会违约,它可以根据任何需要无限量地印钞,回购所谓的高风险债务,在交易商最终醒悟的时候进行再融资。这些就是英国央行目前正在执行的政策——在预期财务利润而不是亏损的背景下。

那么债券市场是如何获得恫吓的威力的呢?政客们花太多的时间与那些每天关注债券市场的人交流,最终相信他们的“痴迷”是重要的。英国的经济表现应该用就业、生产率、增长以及创新方面的基准来评判,而不是信用评级。

译者/王慧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