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联储

别押注美联储不会推高通胀

Gluskin Sheff首席经济学家罗森伯格:尽管通缩仍是市场考虑的重要问题,但实际上核心通胀已经触底。伯南克无疑曾努力消除通缩忧虑,但我相信,他推高通胀的追求最终会实现。

在人们热议谁将出任下任美联储(Fed)主席之际,现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的遗产看上去将不仅包括他从5年前爆发的金融灾难中拯救出来的世界,还有可能包括滞涨,或者至少是温和的滞涨。即便是在实际经济增长率只略高于零的情况下,在如此长时间保持实际短期利率为负值的过程中,不导致金融失衡和通胀过度也是不可能的。

债券市场的长期大牛市始于1981年,当时的通胀率和债券收益率高达15%,并有望进一步升高。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市场的普遍预测显然低估了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遏制通胀的决心。

沃尔克花了四五年时间才解决了通胀问题,而直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债券收益率最终跌破两位数,投资界才认同了美联储的努力,即:通过反通货膨胀(disinflation)稳住价格。

伯南克无疑花费了长得多的时间来消除通缩方面的忧虑,但我相信,他推高通胀的追求最终会获得成功,我关于长期利率将会走高的预测也是关于长期走势的一个新看法。

除非你预计将出现通缩或经济形势会再次恶化,否则经名义GDP增长率调整后的债券收益率转负为正可能为期不远了。

实际上,这种债券收益率跟随名义GDP增长趋势恢复正常的过程开始于三个月前,目前仍在继续。多年之后,人们会明白,通胀率和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百分之1点几的低点是一个长期拐点,对应的是30多年前的那个百分之15点几。

尽管通缩仍然是市场和世界主要央行考虑的主要问题,但实际上核心通胀已经触底。

那些未能看到源于就业市场的成本压力者,应该更仔细地查看8月就业报告,尤其是私人部门的工资账单——私人部门工资环比上涨0.7%,而且在过去3个月里一直以6%的年率上涨。

与此同时,随着诸多不利因素偃旗息鼓,美国经济在2014年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联储可能会在9月18日的会议上开始逐步退出其量化宽松政策。

然而,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几乎没有触动短期利率的打算——实际短期利率将在今后多年里保持负值。因此金融抑制将依然是当前要务,直至美联储达成促使通胀预期升至2.5%的心愿。

押注美联储不会得偿所愿将是无用之举,正如上世纪80年代初债券空头错误地与美联储反方向押注一样。对一个直到几年前仍在激辩通胀率是否真的更接近1%(而不是2%)的货币当局来说,这不只是政策的微调。按2.5%的通胀率计算,价格水平将在未来十年里上涨近30%。

这种隐形的违约举措是让债务与GDP之比重新回到更舒适水平的一个依据。

但这种政策驱动的推动通胀率上升的举措,将有助于让规模仍很庞大的未偿债务实际价值贬值。这并不意味着稳定的价格:对养老金领取者和那些依靠固定收益投资生活者而言,这是又一个坏消息,而对美国以及其他债务国来说,这是个好消息。通胀不会连续上升,但整体趋势是,国债收益率的低点已经离我们远去,长期熊市如今已初见雏形。

因此,如果你是一位债券发行人,你现在就应该进行再融资,不能再拖。而如果你是一位投资者,即便各国央行继续将短期政策利率保持在极低的水平,你别再花太多时间辩论这样一个问题:是否应该开始对冲自己的投资组合,以防长期利率可能不断上涨。

从财富管理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应采取这样两种投资策略:一种是随着时间推移将有效对冲利率风险的,另一种是与更陡峭的收益率曲线挂钩的。

这也意味着在股市上寻找那些在温和滞涨环境下能够受益的公司,也就是那些有能力将新增成本转嫁出去、从而保持原有利润率的公司。股市收益的主题也会从股息收益率转向股息增长率。

本文作者为Gluskin Sheff的首席经济学家兼策略师

译者/邹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