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财务报告

市价未必反映公允价值

FT专栏作家凯:市场不活跃时,很难运用按市价计值的盯市会计原则。然而在市场活跃时,价格更有可能由投机、而非对基本价值的评估决定。

欧洲上市公司被要求按照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编制财务报表。公司的董事们有确保报表真实、公允反映企业情况的法定义务。

这些义务是否彼此一致?不久前,一些机构投资者联合致信英国《金融时报》,声称这些义务相互之间并不一致。信中还陈述了一位法律顾问表示支持的观点。该问题让英国议会银行业标准委员会(Parliamentary Commission on Banking Standards)非常担心,因此该委员会提议,银行应该编制两套独立的报表。银行成为此次争论的焦点,尽管这个问题具有更加普遍的意义。

主要的症结在于,无论是IFRS还是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会计准则都已经从“审慎”转向“中立”,从“历史成本”转向“公允价值”。把着重点放在这些方面,意味着要对交易性资产按市价入账。

人们往往担心,当市场不活跃时,很难运用盯市会计原则。实际上,市场活跃时会出现更大的问题。交易量越大,价格就越有可能由投机、而非充分掌握信息后对基本价值的评估决定。

这里还存在一个更深层的经济学问题。有效市场假说存在一个核心的矛盾:如果说市场价格的确体现了有关资产价值的所有可获得信息,那么,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有动机想要获得那些信息。认为资产的市场价格反映其公允价值的观点的荒谬之处在于,它意味着最有条件提供有关公允价值的信息的人(即资产所有人)会放弃做出支持交易员判断的评估的努力。这并非学术狡辩:从安永(Enron)和银行业的情况来看,交易性资产的估值并非由那些了解合同或贷款情况的人来决定,而是由交易员带有偏向性、信息不足的评估所决定。

企业报表的一个主要目的是提供有关企业活动的数据,为市场形成判断提供信息。把市场判断作为企业报表的依据是逻辑颠倒。如果把盯市会计原则所蕴含的逻辑推导到极致,懒惰的首席财务官大可以通过查看公司股价(股价决定其价值)和估算过去一年投资者总体回报(盈利或亏损)来编制年报。

对盯市原则至上的做法持保留意见并非是说,按历史成本对资产进行估值是最恰当的。市价往往为经理人和投资者提供相关性方面的指引。但人们可以承认这种功用,而不必在思想上信奉市场具有这种绝对可靠、或者至少无可辩驳的智慧。在过去十年里,有效市场假说已经受到了现实的打击。

可以理解的是,由于和不诚实的高管打过交道,而且面临潜在繁冗的法律义务,会计人员应会寻求利用日益复杂且被认为客观的规则来保护自己。同样可以理解的是,人们想要制定一套适用于所有企业的通用准则,无论这些企业的业务性质是什么,也无论这些业务发生在哪里。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如果牺牲了相关性,可比性和一致性毫无价值。编制能够真实、公允反映企业情况的报表必然既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活动,也是一种具有多样性的活动。

财务报表有许多使用者和许多目的,随着企业性质和经营环境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恰当财务信息的性质和内容应该由编制报表的企业和使用报表的各方协商的问题。在企业会计方面抛弃审慎、真实和公允等要求将是错误的。审慎、真实和公允源自于判断力和个人责任,而非遵守特定程序的成果。

译者/邹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