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

默克尔欧元计划:勇敢潜行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批评默克尔的人可以列出一大堆理由。但她是欧元勇敢的承担者,尽管这种勇敢被小心隐藏,甚至显得小家子气。她不会装腔作势,但有实际行动。

那么,“小气的默克尔(Merkel)”会最后一次扮演“勇敢的安格拉(Angela)”吗?欧洲其他国家迫切希望如此。我记不清上一次德国大选让我们如此关注是什么时候。但本月的投票对欧洲未来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对德国局势的重要性。

投票那天不会有任何悬念。人们普遍认为,无论9月22日计票时各政治力量之间的较量格局如何,默克尔无疑会第三次连任总理。不过我猜想这种假设可能是错的?她领导的基民党(Christian Democrats)与反对派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组建的大联盟政府,在方向上将会完全偏离当前与自民党(Free Democrats)达成的协议吗?可能不会。

普遍的说法是,默克尔已经决定在她干完第三任期后将不再谋求连任。她希望避免重蹈其导师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覆辙——在任时间太长(科尔自1982年至1998年任德国总理,是俾斯麦之后任职时间最长的德国总理)。也有一些人认为默克尔会在第三任期结束前离任。作为英国人,大家都还记得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到离任之际是变得有点疯狂的。不过形势是否允许默克尔早日离任则是另一个问题。

竞选活动的极端狭隘性符合德国人的情绪。除了向中国大量出口商品的议题以外,德国更愿意将目光放在国内而非国外。迄今为止,主导欧洲政治的欧元危机在选战期间只引起了短暂的关注。对欧元持怀疑态度的“德国其他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也许有可能给人们带来些意外,获得在联邦议院获得议席所必需的5%以上选票。不过,大多数民调的结果显示这一意外并不会发生。不管怎样,已有足足三分之二的德国人认为选默克尔的总理位置已经十拿九稳。

不过,欧元和欧盟的命运将勾勒默克尔第三届任期的轮廓,并决定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欧元面临的迫在眉睫的威胁已经解除。但是今后几年的决策将决定欧元能否有一个坚实的基础,而这些决策主要(虽然不完全)由德国做出。今后的历史,可能将默克尔记录为一位将独一无二的欧洲一体化试验引向失败的领导人,也可能将她写作成一位让严重漏水的航船驶往安全港口的德国总理。

我很难对默克尔下定论。与许多人一样,我一直尖锐地批评她在危机期间最后一刻才做决定,这种做法除了让远至华盛顿和北京的领导人血压升高以外,还增加了稳定欧元的成本。但是,我也对她一直心怀钦佩。在现代政治中,镇定是一种罕见的品质。深思熟虑亦然。

指责总是容易的,即便人们也认为一些欧元区南部国家对默克尔提出的更为歇斯底里的指责是不对的。德国的经济实力使得其在欧洲内外都要承担责任。但强迫伙伴国以衰退和创纪录的失业率为代价实施史无前例的紧缩措施,不会缔造一个有凝聚力的欧盟。经济调整的负担必须由债权国和债务国共同承担。领导者须主动去影响舆论,而不是受到舆论的操纵。

指望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做出艰难抉择以维护中东地区的秩序,而德国不承担作为盟友应承担的责任,这种外交并不适合欧洲大国德国。在保护德国不负责任的银行的同时惩罚西班牙、葡萄牙或爱尔兰的债务人的做法也很难说是团结。批评默克尔的人士可以列出一大堆批评的理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