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卧底经济学家

中年人:你幸福吗?

哈福德:幸福感随年龄增长的变化呈U型曲线

几周前,英国一些不太严谨的报纸发布了一份“研究”,该研究的内容是:哪些迹象暴露出你已陷入中年危机。根据该研究,陷入中年危机有许多明显的信号,包括开始服用维他命、上Facebook搜索旧情人的主页,等等。英国《金融时报》科技编辑克莱夫•库克森(Clive Cookson)不知为何无视了这个报道,或许是因为该研究是一家渴望出名的生发诊所根据各种可预见事实拼凑出来的。

最近我比以往更加关注有关中年问题的研究:在长期的愉快相处之后,我和我的三字头岁月即将相互挥别了。我没有服用过维他命的习惯,对搜索Facebook也没有兴趣。但我对中年危机很好奇,因为尽管开头提到的那份研究是一家公司为了出名而瞎编出来的,但关于这个往往被当成笑话的话题,一些有趣的研究正陆续出炉。

研究“幸福”(用一个学界青睐的说法来说就是“主观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的经济学家早已发现,幸福感随年龄增长的变化呈U型曲线。一般来说,我们在少年时期、刚刚成年的那段时期以及退休以后这三个时期都比中年时期更幸福。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但一般来说,年龄与幸福感高度相关。幸福感的衡量方法往往是让人们就生活整体满意度或整体幸福感打分,最低0分,最高7分。步入中年后的打分呈一个低谷,打分至少比之前下降0.5分,只有失业或生病等巨大打击才会导致打分出现更大幅度的下跌。

这里还存在一个有趣的方法论问题:研究人员是应该直接从原始数据中寻找中年人不快乐的根源,还是应该先对原始数据进行统计上的调整、以剔除婚姻状态和收入等因素的影响呢?我们的结论是“中年人看上去不幸福”,还是“考虑到他们往往有着稳定的亲密关系和高收入,中年人看上去不如人们预想的那样幸福”?英国华威大学(Warwick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研究幸福感的学者安德鲁•奥斯瓦尔德(Andrew Oswald)用两种方法都发现了U型曲线的存在。

那么,中年的烦闷感缘于什么?通常被认为发明了“中年危机”一词的心理学家埃利奥特•雅克(Elliot Jaques)将其归因于“成年人遇到了生命的概念,生命就是个人在不断接近的死亡到来前度过的那段时间”。但这并非唯一的原因。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汉内斯•施万特(Hannes Schwandt)的一篇新工作论文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可能解释:中年之前期望过高,期望破灭后就会产生失落感。利用针对德国人开展的一项大型调查中的数据,施万特进行了一些对比研究。比如,他对比了25岁的人对自己在30岁时状态的预期与他们到了30岁时的实际感受。这种对比凸显出一条显著规律:年轻人对自己5年后的生活期望过高。随着年龄增长,人对未来生活的期望逐渐降低,到60岁出头的时候,人们开始惊喜地发现,如今的生活实际上比自己5年前预期的更幸福。

这一发现很有趣。奥斯瓦尔德教授告诉我,主观幸福感数据很少如此显著地体现出一条规律。

但这一研究也有其局限性。例如,施万特的数据无法揭示中年人失落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在性、金钱和地位方面的期望没有实现?还是因为性、金钱和地位带来的幸福感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强烈?

针对中年危机还有其他一些解释。或许既不是因为失落感,也不是因为畏惧死亡。尽管男性和女性都受到U型曲线的困扰,但或许还有一些生理甚至荷尔蒙的因素在发挥作用。如果这么说看上去牵强附会,那就思考一下奥斯瓦尔德教授等人组成的团队最近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研究吧。这项研究以笼中的猩猩和黑猩猩为研究对象,由饲养员评估它们的幸福感。结果呢?中年的猿猴看上去也感到沮丧。

译者/倪卫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