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产率

生产率不是一切

FT专栏作家布里坦:生产率是个不错的指标,它至少不会排除工作与休闲的选择。但我认为,更好的指标是增量资本产出比率。

人们常常指责经济学家纠结于衡量国民产出的两项联系紧密的指标——实际国民生产总值(GNP)或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两项指标有其用途。它们显示出,在发达工业国家中,美国相对于2007-08年经济危机前的巅峰状态复苏的情况最好(尽管仍不算快)。英国仍未恢复危机前的巅峰状态,跟欧元区国家一起垫底。

然而,不惜一切代价推动GDP增长的长期经济政策将是荒唐的。理论上,一个国家可以通过敞开国门、吸引大规模移民的办法,来实现GDP的最大化。或许移民中有些人会找不到工作,或者成为社会保障体系的负担。但只要劳动力出现净增长,这个国家的GDP几乎肯定会增长,不论这个国家可能变得多么拥挤、多么不适合居住。

一个略好一些的指标可能是每个劳动者实现的GDP。就连那项指标也近乎荒唐,因为通过牺牲闲暇时间、延长工作时间,可以强制性使这一指标最大化。

一个更好的指标可能是每小时工作实现的GDP,也就是常说的生产率。这个指标至少不会排除工作与闲暇时间的选择(在现代生产方法允许的范围内,这项选择应该留给个人自己做出)。我在这里对生产率记录的研究,借鉴了独立经济学家安德鲁•史密瑟斯(Andrew Smithers)的一份透彻的研究论文。

过去20年里,主要工业国家的每小时产出平均每年增长1.5%至2%。但在截至2013年初的3年里,情况出现了显著的倒退。美国生产率年均增长率已降至区区0.3%,而英国的这一数字更达到令人惊叹的-1.2%。德国和日本在这项指标上也表现一般,但至少仍维持了正值。

这些令人丧气的数字只是反映了两个英语国家复苏速度缓慢,抑或代表了情况已经发生根本性恶化?如果复苏保持下去并逐步加快速度,那么前一种情况将得到逆转。但史密瑟斯担心,情况可能是后一种。与多数现代经济学家一样,史密瑟斯关注于可量化的关系。投资与生产率增长之间的关系是最容易定量的方面。尽管英国前首相哈罗德•威尔逊(Harold Wilson)等左翼政治经济学家曾经在这个课题上振振有词,但投资与生产率增长之间并没有多少长期关系。

不过,如果读者容我提一个专业概念——增量资本产出比率(incremental capital to output ratio,简称ICOR),这个概念倒是值得关注的。这个概念衡量的是,要让产出增加一个单位,需要多少投资。因此,增量资本产出比率越低,经济就明显更有效率。为减少商业周期的干扰,最好考察一段较长时期的增量资本产出比率。从这一指标20年的数字看,令人意外的是,美国和英国经济的效率似乎比日本和德国高得多——不论是以总投资计算,还是仅以商业投资计算。但在截至2013年初的3年里,这项指标的情况也出现了戏剧性逆转。美国的增量资本产出比率在这段时间仍低于日本和德国,而英国的这一数字出现飙升,已高得离谱。

史密瑟斯担心,美国的增量资本产出比率在这一过渡时期的上涨可能不只是一种暂时现象,在美国,新资本带来的生产率可能已经减半。考虑到生产率趋势、以及美国劳动力数量的可能增长,史密瑟斯认为,目前美国的复苏将很快撞上通胀障碍,在美联储(Fed)占主流的乐观态度是错误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