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女权主义

女方收入影响婚姻质量

凯拉韦:当她的职业成就超过了他,麻烦就开始了

最近看到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获得了价值6800万美元的赠股作为加入苹果公司(Apple)的欢迎礼物这条消息时,我的思绪立刻跳转到了她的丈夫身上。她的庞大资产又增添了一笔财富,这一定能让她的丈夫格雷格(Gregg)蹿升至全球“我的太太挣得比我多”排行榜的榜首。

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我完全不了解阿伦茨夫妇是否喜欢彼此,但他们的婚姻已经维持了很长时间。他们是在学校认识的,当她成为博柏利(Burberry)的首席执行官时,他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跟随她来到了英国;过去八年他似乎主要都在照顾他们的三个孩子、翻新他们的住宅,以及在她终于摇摇晃晃地踩着五英寸高跟鞋回到家时为她把晚餐端上餐桌。

我怀疑,阿伦茨女士的真正天才之处并不在于她如何说服人们购买售价22000英镑、用孔雀羽毛镶边的雨衣,而在于她是如何说服格雷格与她结婚,并在那以后一直和她待在一起。

女性成为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已经不是一件非常少见的事了——在美国,目前有四分之一的妻子挣得比丈夫多——真正少见的是这种关系能够维持下去。记者法努士•特拉比(Farnoosh Torabi)近期出版的一本书中收集了不少数据,表明维持这种关系有多么困难:高收入女性难以找到结婚对象,而当她们有了丈夫以后,丈夫出轨的概率比其他类型婚姻中丈夫出轨的概率高出四倍。女方所做的家务很可能比她本应承担的那部分更多;然而在丈夫开始熨衣做饭的罕见情况下,他最终可能会感到严重丧失男子气概,以至于对性生活失去兴趣。不管哪种情况,都难逃以离婚收场。

特拉比的书《当她挣得更多》(When She Makes More)是一本让人心情压抑的读物,感觉就好像倒退回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但我有一种糟糕的直感,这本书想要表达的中心观点并不完全错误。

我有不少女性朋友的收入比她们的丈夫高,当我逐一回想她们的时候发现,其中已经离婚的人数多得可疑。一位朋友抱怨称,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么想的了,因为他既挣不到多少钱,也从未表达过在家里给她帮忙的意愿。没有什么好吃惊的是,丈夫描述的情况大为不同:由于她坚持在职业上和家庭中都占据主导地位,他都变得不像个男人了,在家中很没有地位。

在我的好朋友中只有两对夫妇属于妻子薪酬更高、同时婚姻本身看起来较为稳固的情况。其中一对夫妇没有孩子,因此两人将闲暇时间用于善待对方。而另一对夫妇中的男方是如此擅长抚养孩子和烹饪,而女方在家政方面又是如此的无可救药,以至于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

必须承认的是,我的朋友圈是一个不够多元化的小样本,由经济收入和受教育程度均超出平均水平的五十多岁个体组成。为了获得全面一点的情况,我给英国《金融时报》的500位记者发了邮件——这些人的年纪在二十出头至接近七十之间——向他们征集妻子是家庭主要经济来源的婚姻案例。初步的反馈并不令人振奋。一些人说,我的前妻挣得比我多。也有人说,我的前夫挣得比我少。

我的绝大多数同事,即使是非常年轻的同事,似乎仍然处于男方收入较高的亲密关系中。一位极其聪明的年轻男同事说,他同样聪明的女权主义女友曾经告诉他,她绝不可能跟一个挣得比自己少的男人结婚,因为她不愿把一辈子花在维护他的自尊心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