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睡眠

你失眠吗?

我们对睡眠的执着,催生了一个巨大的产业

科学家近日宣称,我们对睡眠“极为傲慢”,并警告说,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正在损害我们的健康。这令我感到吃惊。正相反,我们对睡眠非常执着。

这已经催生了一个巨大且不断扩张的行业。监控睡眠质量的应用程序,建议如何入睡的书籍,还有向个人和企业宣讲睡眠价值的咨询师。谷歌(Goolge)和宝洁(Procter & Gamble)开设内部讲座,为人力资源经理提供入睡技能培训,如减少咖啡因摄入,按时上床睡觉,熄灯前将智能手机放得远远的。

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是最为积极宣扬睡眠益处的人,她恳请疲倦的女士们通过“改善睡眠走向成功”。在她的新书《茁壮成长》(Thrive)中,博客《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写道:“在重新定义生活中的成功时,我们可以做到的最基本的改变必须同我们与睡眠的紧张关系有关。”

还有激发睡眠的产品。想在机场打个盹儿么?套上鸵鸟枕吧,这是一种十分现代的软垫头套。想在办公室睡个充电式午觉?没问题,只要跳进睡眠舱就行了。

而这还没有把制药业算在内。在美国,每年开出的安眠药处方超过六千万张。

这只是成人市场而已。在婴儿市场有两种完全不同的建议,一个是伊丽莎白•潘特丽(Elizabeth Pantley)编写的指南《宝宝不哭之夜间安睡秘诀》(The No-Cry Sleep Solution),另一个是理查德•法伯(Richard Ferber)的《法伯睡眠宝典:如何顺利解决孩子的睡眠问题》(Solve Your Child’s Sleep Problems),他建议婴儿“哭出来”。昂贵的填充玩具发出子宫环境的背景声,据称可以诱导睡眠。狗狗舒缓毛毯,白噪声播放器,甚至是为幼犬制定的严格睡眠步骤,无不吸引着养狗人的眼球。

这个产业为一场当代危机提供了解决方案。悲观者感慨道,我们患上了失眠的流行病,白日辛苦工作,下班回家后刷推特(Twitter)和发短信的瘾又让我们兴奋得难以入眠。

但我们果真患上了失眠症么?睡眠债被夸大了,而且它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英国《金融时报》即将出版的有关睡眠的增刊里,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的吉姆•霍恩(Jim Horne)教授引用了《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中的警告,即“现代生活的匆忙与兴奋”导致了失眠。这一观点最早是何时提出的呢?1894年。在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问世的一个多世纪前,人们把越来越多睡不着的情况归罪于电灯泡。

霍恩教授坚称,没有证据显示我们的睡眠时间比100年前要少。总体来看,我们的睡眠质量有所提高,一起提高的还有埃及棉布床单的织线密度和我们的生活水平。

成功人士经常被神化为只需极少量睡眠的精英群体。据称,雅虎(Yahoo)首席执行官梅里莎•梅尔(Marissa Mayer)每天只需睡4小时;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每天只睡6小时。据说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每天只需几小时的睡眠(而关于他每天都要午睡两小时的报道就少得多,午睡时他还会换上睡衣)。霍恩教授指出,如果你能从正在做的事情中得到乐趣,并且兴奋地迎接一天的挑战,你的睡眠时间就会比较少。

在睡眠问题上,我们与先人的真正不同是文化方面的。在几代人以前,我们是把自己的问题留给自己解决。如今我们更愿意向他人诉说自己的苦恼。据说女性睡眠不足程度较高,但或许这更多地反映的是女性讨论私人问题的能力,而不是说男性入睡更容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