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凯拉韦

伦敦金融城里的痞子

凯拉韦:很多外汇交易员举止粗鲁、为人刻薄、以蠢为荣

20世纪80年代初,我在当时的摩根担保公司(Morgan Guaranty)伦敦外汇交易室度过了我职业生涯最不爽的一年。

让我不爽的原因有三个。首先,这份工作很无聊。汇率涨了,然后又跌了,但涨跌似乎很少能为人所预料。其次,这份工作压力大,因为假如你交易方向错了,就会损失一“大”笔钱。还好,我从未得到足够的信任来独立从事交易;我的职责是给大公司打电话,尽力说服他们通过我们交易外汇。但大多数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事要做。我就坐在那儿,看着交易员一会儿闲得发慌,一会儿忙得要死。

他们就是这份工作如此令人不爽的第三个原因。许多交易员都是举止粗鲁、为人刻薄,大搞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的“手推车货郎”,他们运作着一套有其自身邪恶等级架构的封建体制。交易“cable”(英镑兑美元汇率,因汇率数据最初是通过大西洋电缆传输的——译者注)的家伙是国王,交易“exotics”(比如丹麦克朗等不重要货币)的家伙则是受气包。我既不是男的,也没有过什么“手推车”,我太微不足道,只配得到对我声音和外表的例行嘲笑。

他们工作时言行粗鲁、令人生厌,下了班后,他们会去酒吧继续将这些行径发扬光大。他们的“酒会”分为三类:“小酌”(约3品脱),“适量”(约6品脱),“豪饮”。他们一周至少豪饮两次,而且总是以呕吐和种种蠢行告终,次日绝记不起前一天发生过什么。

近日,当我读到英、美监管部门公布的聊天室戏言时,一下子就回想起了那段时光。尽管自那以来的30年间发生了“金融大爆炸”(Big Bang,即伦敦金融业政策变革——译者注)、全球化、金融危机、多元化努力、对政治正确性的追求以及技术革命,但这一切却似乎基本未对外汇市场的文化产生什么影响。

我并不是在指那个时候交易员也操纵市场。他们当时可能操纵了,也可能没操纵过:我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因此他们从不向我解释他们在忙些什么。我的直觉是,他们从事了一些危害性轻得多的不当行为,我自己其实也从事了。我当时的部分工作,就是努力忽悠那些没有路透(Reuters)终端的客户接受一个比真实汇率略差的汇率。这么做完全合法,只是不那么光彩。

近日公布的聊天室聊天记录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一种夹杂着亲密与好斗的粗鄙。其中一条记录是这样的:“不想让市场中的其他傻瓜知道……但不仅仅是这个问题……他会像我们保护彼此一样保护我们吗?”换句话说,就像30年前那样,外汇行业是一个肮脏而惬意的圈子,任何不在这个圈子内的人都自动被归类为白痴。

像以往一样,你从这些聊天记录中也能品味到极为强烈的雄性气息。“干得好,先生们”,“漂亮,伙计”,“看这个,小伙子”,还有“牛逼,哥们”。他们的语言充满暴力——“套它,好多整点弹药”。一名交易员洋洋得意地拼凑出一个词“combo boom”。我完全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我敢打赌它绝不是出自女人的手笔。

总之,他们的聊天记录读起来像是充满雄性激素玩笑的欢乐产物。一名交易员在下午4点定盘前一瞬间发了条信息:“冲!”他的好友回复道“好啊,宝贝”,然后又加了句:“希望再多几个同道,这样咱们就能结伙揍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