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327事件

万国证券的最后一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对于万国证券在327合约上的结果,管金生非常清楚,要么等待结算、公司破产,要么砸盘,钻交易规则漏洞。最终他做出了铤而走险的决策:违规反击。

【编者的话】本文为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撰写的“还原327”系列文章第十篇。

就在管金生前往上交所以及离开后前往建行筹措保证金的这段时间里,万国证券部分中高层管理人员在23日中午12点以后,先后从位于瑞金一路的公司总部来到静安寺百乐门大酒店交易总部。

(插图:当年万国证券公司总部,百乐门大酒店外景。)

这里是万国证券公司总部的前所在地。在初创时期,公司曾窝在静安寺万航渡路口的狭窄门面里,好几年后才搬到了百乐门大酒店的6-8楼。在这里,万国证券迎来了在证券市场上的一个又一个辉煌。因此,在他们心中,百乐门大酒店是万国证券的一个福地。当时,公司的交易总部仍留在百乐门大酒店里。

下午1点开盘后,眼见上午借手无锡国泰打压327合约无效,辽国发在盘中突然倒戈,改做多头,将其50万口空单迅速平仓,反手买入50万口做多。100万口的多空互易,一下子竟将该合约在1分钟内推高了将近2元,10分钟后至当天最高价151.98元。比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上涨了3.77元。

此时,327合约每上涨1元,万国证券就要损失几个亿。当时有市场人士估计,按照万国的持仓量和现行价位,一旦到期交割,它将要亏损十几亿元资金。而该公司1994年的净利润只有5.5亿元。

面对如此严酷的现实,在万国证券交易总部现场的高中层人员认为,必须想办法自救,而自救的办法只有在高价位开设空仓,以阻止价格上升。

在这种近乎自杀的决策下,从下午两点开始,万国证券又在327合约上开出40多万口空仓。但在接近沸腾的多头行情中,这种出击没有任何效果,多方在承接万国证券抛出的空单后仍继续上拉价位。

下午三点多,管金生、滕伟直接回到交易总部与大家会合。在向大家汇报了中午去上交所“求见尉文渊”的经过和结果,以及下午去筹措保证金的过程后,管金生听取了在场人员介绍有关下午开盘后市场行情的变化和所采取的措施。

最后他对大家说:“看来现在交易所是不准备采取停市的行动,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就不是我们一个公司、是整个空方全部破产,这个责任就更大。现在大家商量该怎么办?怎么挽救公司、怎么度过危机?大家想办法,你们讨论、拿出一个统一意见出来,我来决策、责任我来负。”

眼看离下午4点半收盘时间越来越近,如不能制止价格上涨,结果必将是公司破产,万国证券上上下下都无法想象并接受这一残酷事实。在讨论中,有人提出了如同辽国发在314合约上的操作手法,建议用较大抛盘挂在一定价位上,令多头望而生畏,从而使自己全身而退。但最后,大家还是一致赞同向下打压的建议,以违规对抗违规。

对于后果,与会者和管金生都很清楚,要么等待结算、公司破产,要么砸盘,钻交易规则的漏洞,只要成交,就还有一线赢的生机——所有多仓都爆掉了。至于违规、对倒、透支(保证金不够)等等,这都是交易所的问题,让交易所去解决。最终交到管金生手里的就是这样一个简单而又鲁莽的结论:绝地反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